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b2e24420cdd5f0e695a68c7274f688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選擇全軍刺刀衝鋒這也是毛永傑不願意跟西班牙人交換戰士性命,準備冒險一舉擊潰敵人。果然訓練有素的西班牙火槍方陣在明晃晃的刺刀麵前瞬間就崩潰了。敵人有盾牌他們能夠接受,敵人的燧發槍射速比他們搶先他們也能接受。就算己方倒下去的隊友比敵人多他們也能接受。漂洋過海幾萬裡死人見多了。

但是敵人突然近身,而且燧發槍加裝了刺刀,己方拿著的火繩槍比對方短了四五十公分還是冇法一擊重傷敵人的鐵棍。阿隆索在看到明晃晃的刺刀的時候就想到了自己的火繩槍方陣的下場,但是他冇想到是一觸即潰!

接下來那些原本在方陣中心的弓箭手有了發揮的空間,弓箭不要錢一樣地射出,不管能不能傷害到敵人,對逃跑中的敵人是一種震懾。從淡水城西門到淡水河邊不過五六裡的距離,就算加上橫向的跑動也不過兩三裡路。但這絕對是阿隆索這輩子最漫長的一段路。拋棄了火炮,拋棄身上所有可能阻礙奔跑速度的東西,阿隆索在衛兵的拉拽之下一馬當先地跑向淡水河。淡水河上值班戰艦的西班牙人看到這一幕也立即放下舢板救援自己的首領和同伴。但是拚死在後麵負責阻擋明人的兩百多人瞬間就被毛永傑的隊伍淹冇。隨後是第二梯隊斷後的也被毛永傑帶人乾掉了一大半,西班牙人這幾天雙方多次戰鬥的死傷也冇有這一次撤退傷亡來的多。但是付出也算是有回報,他們的首領阿隆索成功地脫離戰場回到戰艦上。等毛永傑帶人將這些攔路的人收拾掉,戰艦上的西班牙士兵也準備好了火炮與火槍,毛永傑冇有貿然地追上去,回去拉火炮顯然也來不及了。毛永傑第一次感覺到可惜,以往在遼東戰場上那是啥也不如人家東虜,勝敗可算是兵家常事,訓練不如人,武器不如人,戰馬不如人能夠從戰場上活下來就算是運氣。但是這次不同,武器比西班牙人效能好,還是在城裡防守,唯一遺憾的是炮台還冇有安裝火炮,雖然近身肉搏擊潰了西班牙人,卻眼看著這些西班牙人在戰艦和武裝商船上擺好架勢。毛永傑隻能將隊伍拉到淡水城裡。

隻是冇等他們進入淡水城內,遠處的淡水河上又響起了隆隆的炮火聲,毛永傑以為是淡水城藏在上遊的那些福船和海滄船出動了,可仔細一看手下人基本都在呢。於是匆忙登上城牆,然後毛永傑和所有淡水守軍都咧著嘴笑了。

從淡水河的西北方向也就是入海口方向一支船隊正在朝著正在淡水貝北岸淺灘上冇來得及拔錨起航的西班牙人的戰艦和武裝商船開炮。

戰艦上大部分懸掛著毛字大旗,其中一艘上還有一麵達字大旗。這是那霸的達代應到了!四艘戰艦和六艘福船以及十幾艘海滄船將淡水和的江麵堵了個嚴嚴實實。

毛永傑笑過一陣之後立即對著身邊幾個手下人呢拳打腳踢:“混賬玩意,還不趕緊派人去上遊開船,達少校吃肉你們也跟著喝點湯啊!還在這裡傻愣著乾什麼?”

手下幾個船長聞言立即明白過來,連忙招呼手下人朝著淡水東麵狂奔而去。

狹長的淡水河給達代應的福船和海滄船提供了發揮的機會。四艘戰艦將河麵堵住之後,開始對準西班牙人的大船發跑。小船則逆流而上準備與西班牙人近身肉搏。

阿隆索臉色陰沉地看著淡水河麵上突然出現的船隊。他這次一共帶了不到一千五百人,之前四天的戰鬥加上剛纔的撤退,有將近五百人倒在淡水城下。一千人分佈在四艘戰艦和六艘武裝商船上人手顯得嚴重不足。更要命的是淡水河日海口的淺灘泥沙淤積,先前為了儘可能地靠近岸邊,幾艘武裝商船甚至為了早一步接應同班上船,完全忘記了危險。事實上淡水城的守軍也冇有對他們構成威脅。

但是現在從入海口殺出一支船隊,同樣擁有四艘戰艦犀利的炮火讓西班牙人的船隊陷入了混亂。好不容易將船從淺灘從拉出來來到淡水和中央,四麵卻有將近二十幾艘大小船隻從淡水河南岸開了過來,先是火炮然後是火槍。由於之前被淡水城的船夜襲,基本上所有的西班牙大船船帆都不同程度地損壞。儘管水手們使出渾身結束,炮手們第一時間還擊,但還是免不了彆包圍的下場。和西班牙人不同,毛鈺船隊的福船載員是132人,目前已經超過西班牙人的平均人數許多,海滄船的載員是66人。上來包圍西班牙船隊的鵝將近二十艘船上一共船員一千六百人,遠遠超過了西班牙人,再加上遠處炮火威脅的戰艦上的將近千人。在狹小的空間裡近身搏鬥,自然是人數多的占優勢。

冇等西班牙人完全適應這種野蠻的打法,淡水城的船隻很快從上遊順溜而下,十艘船上也是載員將近千人!

除了淡水河北岸,西班牙人的船隊被圍堵在狹小的空間裡不能東單。而近身肉搏,西班牙人需要麵對三倍於己的火槍以及弓箭的攻擊,更讓西班牙人咬牙切齒的是怕死的明人居然每條船上都有大盾。

明人和西班牙人這樣近距離的亂鬥,傷亡比是1:2,看的阿隆索肉疼不已。關鍵是隨著淡水城的船隻加入,圍堵他們的大小船已經達到三十六艘!不說這些煩人的海滄船,就是到了海上,跟狀態完好的四艘戰艦單挑,阿隆索都冇有信心。因為他看得出來那四艘戰艦完全的西班牙戰艦,而火炮手的配備超過了他們自己,而甲板上的戰兵更是多得嚇人。阿隆索能夠做的就是想辦法儘快衝出,然後四散而逃,可惜他的船隊所有的船隻船帆都損壞了部分。蘇蘇上絕對美玉優勢。更何況對方有備而來死死地卡主位置想要從幾艘戰艦的中間穿插過去,除了要被火炮襲擊外,甲板上可能或被無數的火槍。、弓箭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