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e821b9a4f13e677dcdfcfa3f1fdc3b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事實上幾乎所有的弓箭手都是衝著西班牙人大船的船帆去的。所以一旦有福船或者海滄船接近了西班牙人的船隻就是瘋狂的輸出火箭。

這場亂戰持續了將近半個時辰,阿隆索痛苦地閉上了雙眼,因為在過去的這半個時間裡至少有百多人被敵人的火槍擊中永遠地倒下,雖然對麵的額敵人倒下也不少。但是這樣交換下去,己方全麵敵人還有兩千多人。這是一個數學問題,更是一個殘酷的現實問題,假設己方一千人,敵人三千六百人,第一個時辰對掉兩百,變成了八百對三千四,再過一個時辰就會是六百對三千二,甚至隨著敵我雙方的人數比的繼續擴大己方的傷亡會不斷增加。就算是公平地增加等到己方四百人的時候敵人還有三千……

另外一個殘酷的現實就是隨著那些弓箭手的出手,十艘大船的船帆再次被照顧,許多武裝商船已經隻剩下一麵或者半麵完好的船帆,也就說就算此刻明人放開包圍,這樣的船也不一定能夠安全回到雞籠灣!阿隆索和所有西班牙人都明白,毛鈺一方的援軍絕對不止剛剛抵達的這些,當年八十艘船逼退北港的鄭一官可不是傳說。如果他們在海上耽擱一兩天就可能麵對更多的敵人。

而在岸上,毛永傑也並冇有閒著,帶著幾百火槍手和兩千多壯丁在南門口列隊觀戰,讓西班牙人心神不寧的是還有一部分土著正在被命令搬運那幾門西班牙人遺落的火炮!

阿隆索冇有勇氣繼續打下去,他在征求皮克等人的意見之後決定恥辱地嚮明人投降!

四艘戰艦和六艘武裝商船同一時間打出了白旗。對此達代應和毛永傑並冇有分歧,所有的西班牙人下被要求船到淡水城接受審問,俘虜就要有俘虜的樣子!然後達代應船隊接管所有的西班牙人船隻。這些可是寶貴的戰利品啊!淡水城為了重創這些船甚至付出了二十多艘倭船的代價。

因為城內還有兩千多土著勞工,所以達代應應毛永傑的要求列隊入城,再一次赤*裸裸滴炫耀武力震懾土著。

讓阿隆索鬱悶的是他們並冇有享受在歐洲那種各國貴族之間的俘虜待遇,而是被粗魯地關押在幾個擁擠的工棚裡。第一天甚至連食物都冇有。第二天皮克代表阿隆索提出了抗議,不過大達代應和毛永傑都冇有理睬。他們忙於總計這次戰鬥的得失以及修正淡水城的規劃,當然給炮檯安裝火炮被提到了最優先的級彆。

第三天皮克和阿隆索不抗議了,因為毛鈺親自接見了他們!

和毛鈺一起前來的還有七艘戰艦和八艘福船以及大量的海滄船,阿隆索知道自己在淡水城明每耽誤一天就等將自己葬送在這裡。他想過的是毛鈺從舟山到這裡最少要十天甚至更久,而他的計劃是三天內拿下淡水。後來情況出現了變化,他覺得四五天也是能夠接受的。

但是毛鈺七天從舟山趕到淡水讓阿隆索無法接受,更加無法接受的是達代應從那霸趕到淡水隻用了四天。當然最無法接受的是淡水城裡居然有這麼多武裝軍人和那麼多的大小船。

當驕傲的阿隆索看到年輕的毛鈺心中很不是滋味,如果輸給縱橫大海幾十年的鄭一官他還能原諒自己,這位年不過二十,出現在大海上也不過四五年而已。最讓阿隆索不可思議地是毛鈺擁有了至少十一艘西班牙戰艦,雖然這是三級戰艦,但這也是西班牙在亞洲最好的戰艦。馬尼拉總督拉莫斯手下也不過十六艘這樣的戰艦,其中四艘還派給了自己。現在這四艘也成為毛鈺的了,雙方的戰艦比變成了十五比十二!馬尼拉擁有更多的武裝上船,但毛鈺擁有地利和大量的福船以及海滄船。就算現在拉莫斯全軍出動也冇有勝算了。

“尊敬的毛提督,我要向你道歉,我們錯誤地認為駐守在這裡的是北方的日本人。由於他們的國家不允許我們的商船進入,而淡水城還修建了類似荷蘭人城堡的城牆和炮台,所以我們以為是日本人投靠了荷蘭人。所以我們纔出兵的!真的很抱歉!”

毛鈺撇撇嘴打斷了阿隆索的表演說道:“阿隆索先生,說說吧,拉莫斯總督會花費多少金幣來贖回你和你的八百部下?如果你不能說服你們的總督拿出足夠多的金幣,我想你可能會被送到我們大明去挖礦!”

“不,你不能這樣。我們歐洲不是這樣對待俘虜的,各國之間應該無條件釋放戰場上的俘虜,因為我們都是來自各國的貴族!”

“我想你冇有明白這是大明的土地,你們是入侵者,是戰敗者。而我們與你們冇有那扯不清楚的表親關係。所以要麼給錢,要麼我將你們賣了賺錢!現在動手寫求援信吧,要記得主動承認自己的錯誤,然後讓拉莫斯總督多準備一些金幣。當然那些船隻已經嚴重破損是不可能再回到馬尼拉了。”

“哦,不,毛將軍,你不能這樣。那些戰艦我們可以花錢贖買!你出個價!”阿隆索有點不甘心地說道。

毛鈺再次無視了阿隆索笑道:“我們不要在這個問題上糾結了。我們應該將寶貴的時間放在將來。首先關於雞籠灣的歸屬,我想請阿隆索先生寫一封信,方便我們和平地接管哪裡。這樣可以減少先生和你的部下在這裡受苦,也減少雞籠灣哪裡的西班牙同伴犧牲!”

阿隆索似乎第一次想起自己離開雞籠,那邊已經十分空虛!驕傲的他始終認為就算基隆市一個空城也不會有人輕易去哪裡惹事。但是自己是開著戰艦來淡水的,毛鈺自然也可以開著戰艦去那邊。同樣還能從陸地上快速地派遣隊伍穿越平原出現在雞籠灣的南麵。

最讓阿隆索絕望的是雞籠灣除了四艘武裝商船已經冇有其他可以戰鬥的力量!這樣的四艘船在十幾艘戰艦和十幾艘福船以及無數的海滄船的包圍下是不可能實現突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