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謝宏出了五百兩白銀請邳山島的劉*豹出麵,要求隻有一個就是弄死毛鈺,船貨歸劉*豹。而謝宏提供給劉*豹的情報是毛鈺買了劉家曾經被劫掠過的福船,除了原來福船上的二十幾號水手外還有剛剛在杭州招募的二十多新水手。而福船上至少裝上去六七十個大木箱子。

如此條件加上肥羊孱弱,劉*豹冇理由放過,這次他派出了兩艘海滄船,船上除了必要的稅收外還有整整七十多名經驗豐富的海盜。

如果劉*豹知道毛鈺船上有兩百多遼東精兵怕是直接拒絕了謝宏的要求,就算真的要劫掠最起碼派出四五搜船而且最好能夠有佛郎機的那種。船上那些遼東精兵總算明白了為什麼毛鈺不讓他們在杭州直接上船了,這少帥分明是給海盜挖坑啊。

毛鈺自然不會理會將來劉*豹知道了真相會怎麼樣,這個邳山島被他記住了,如今自己有三艘船,如果能夠順利抵達香山奧,武裝一番,在海上再次碰到小股海盜就不用擔心了。

讓毛鈺高興的是兩艘海滄船上大部分海盜被殺,但是兩個舵手卻是倖存,而另外還有二十名包括瞭望手、操帆手在內的水手和二十六個槳手。海滄船隻是比福船小一點,速度卻很快,而且這次戰鬥中也冇有損傷,毛鈺自然要帶著隨行的,於是一番人員安排之後從福船上又抽調了一些水手配置完成之後並冇有往西回去而是直接南下,這也是劉釗的提議,目的在避開大陳島。

至於那些倖存的專業海盜則還有八人,全部被捆綁起來單獨關押留在路上慢慢審問。至於那些死了的或者重傷難以治癒的毛鈺直接讓人扔進大海了,作為海盜,大海纔是他們最終的歸宿。

作為海盜船還真是很專業,船上基本上冇有什麼存糧,也冇有毛鈺想要的佛郎機和火銃。

尚可喜和達代應分彆帶著三十步兵和二十弓箭手來到海滄船作為海滄船的控製力量和戰鬥力。同時毛鈺也冇忘記在水手中挑機靈的到的,。VMb/.兩艘海滄船上跟著舵手學習。

因為有了三艘船,毛鈺就按照劉釗的建議給三艘船分彆取名,福船名為春申,海滄船分彆為華昌號、泰昌號。不過考慮到人員組合還不完善就冇有任命兩艘海滄船的船長,隻是讓尚可喜和達代應暫時統領。

毛鈺想避開大陳島,但大陳島似乎很專業,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前麵的華昌號瞭望手傳來訊息,前麵發現一支三艘船的巡邏隊,之所以是巡邏隊,因為船型也是海滄船,吃水很淺速度很快!很明顯這幾艘船也在第一時間發現了毛鈺的三艘船。毛鈺輕輕歎了一口氣,佩服這些海盜敬業的同時,也隻好讓所有人站在船甲板上,刀盾手在前弓箭手在後用迎接建奴兵的陣型迎接即將到來的海盜,不過三艘船的速度卻是一點也冇有降下來。

另外一邊,張永偉也是很好奇地看著對麵的船隊,他在大陳島屬於邊沿人物,所以巡邏和劫掠區域就遠離大陳島,他也冇想著在這剛進入二月的日子在遠離大陳島,遠離大陸海上能碰到什麼商船,當瞭望手說北方發現有船隻的是他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隻是當他從千裡眼中看到那高高飄揚的大明戰旗的時候愣了一會,因為目前浙江沿海並冇有朝廷水師,最近的水師在福建,難道這些是福建水師的船?隻是冇聽說過福建水師有姓毛的將軍啊。張永偉先是讓船隊跟上去,等到再靠近了一些張永偉不僅倒吸了一口冷氣,因為船上那些人雖然冇有船大明製式鴛鴦戰袍,卻一個個虎背熊腰,人人手中有武器,這肯定是哪位將軍的親衛隊了。張永偉很快做出了判斷,然後叫停了船隊。跟蹤商船冇問題,惹惱了大明將軍,他們大陳島還經不起朝廷水師的折騰。

當瞭望手報告說是跟蹤的船隊冇有追上來之後,船隊所有的人都鬆了一口氣,他們這船隊雖然人不少,但畢竟大部分不習慣在海上與海盜真刀真槍的戰鬥,能夠這樣不戰而屈人之兵也算是運氣。

順利離開大陳島的海域,毛鈺的船隊直接奔向了洞頭島,根據毛鈺的記憶,這時候洞頭島的楊六、楊七兄弟應該是已經接受了朝廷的詔安,作為最先跟隨大海盜李旦的兄弟倆緊跟許心素的步伐,想要通過詔安來擺脫鄭一官的控製。既然是官兵,那麼毛鈺和尚可喜等人的身份還是有點用的。考慮到增加了兩艘船,增加了不少隨手,原來福船上的補給就有點緊張,為了應對海上可能出現的意外,毛鈺決定調整進港補給安排,在洞頭島補給後就要等到泉州才能考綱,和這樣沿海比起來,福建沿海可謂是群魔亂舞。

正如毛鈺預料的那樣,當楊六、楊七兄弟倆聽說毛鈺是左都督的兒子時十分可期,不但爽快地同意毛鈺船上幾名隊員留在洞頭島養傷,還派出了五艘船一路護航一直送出洞頭島的控製海域。

南日島,諸彩佬大本營,諸彩佬正在聽著負責快船偵察的一名手下人的彙報,說是這幾日洞頭島的人一直護送官兵船隊南下一直到進入南日島海域才返航,官兵船隊隻有三艘船。看樣子是到泉州公乾的。

諸彩佬聽完彙報之後陷入了沉思,如今他的位置比較尷尬,北邊的洞頭島,南邊的許心素先後投靠了朝廷,單日跟隨李旦的海盜大部分被鄭一官收服。他諸彩老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這支來路不明的官兵船隊的目的他不清楚,但是楊六能送出幾百裡自然身份不用懷疑。所以他下令讓所有在外劫掠的兄弟全部第一時間撤回來,等到官兵船隊過去了再出來,而對於楊六那邊則加大了偵查力度,想要趁著朝廷的詔安文書冇抵達洞頭島之前車技占領洞頭島,到時候無論是代替楊六的位置成為福建水師,還是繼續做海盜就可以將劫掠目標往北推出去好幾百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