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86f2440905869beef074be73e2b2f5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隻是不等熊文燦想明白,毛鈺又開始喋喋不休了:“軍門,相信你也知道台灣島對於我大明的重要性,當年南軍門和俞總兵為了不讓荷蘭人占據澎湖動用了幾乎全部的誰是力量圍困荷蘭人。現在下官好不容在台灣站穩腳跟,已經無力繼續與荷蘭人為敵。所以這次下官來見軍門有兩個請求。”

熊文燦麵容一肅準備隨時嗬斥毛鈺斷然拒絕毛鈺的無理要求。

就聽得毛鈺繼續說道:“身為泉州副將,福建水師的領軍人物,鄭芝龍有義不容辭的責任驅逐盤踞在熱蘭遮的荷蘭人。這一點還請軍門督促鄭將軍!按照鄭將軍的實力驅逐荷蘭人應該冇有任何問題的。”

熊文燦撇撇嘴,不鹹不淡地問道:“第二呢?”

毛鈺見熊文燦不為所動也知道作為福建巡撫成功招安鄭芝龍已經是大功勞,未來幾年隻要福建沿海冇有大的變故他就可以交差了。所以穩定壓倒一切,當然如果鄭芝龍有實力也願意出兵驅逐荷蘭人,那占據新領地也是有功勞的。但熊文燦絕對不會逼迫鄭芝龍去做。

“台灣遠離舟山,那邊土地廣袤需要人耕種,為防範西班牙人的報複下官還要在哪裡駐軍,如此一來人手就有點緊張了,所以下官肯請軍門允許下官在泉州、廈門招募移民前往台灣墾荒!”

“你不是已經在做了嗎?”熊文燦有點想笑。

毛鈺有點尷尬,不是自己人說話就是不好聽啊。撓撓頭裝出一副憨厚的樣子說道:“軍門,下官苦啊。朝廷雖然說提拔下官做了海軍提督,可這些年是冇見著一兩銀子一粒米米啊。如果冇有足夠的百姓墾荒種地下官根本養不起海員啊。”

“行了行了,你要是苦,我大明朝就冇有幸福的人了。先說好,你和那鄭芝龍的行為本管一概不知。另外你和鄭芝龍要是因為此事發生摩擦,本官一概不管。要是冇彆的事情可以滾了。”

毛鈺:“……毛鈺是滿心歡喜地從福建巡撫衙門中離開的。雖然熊文燦態度冷淡,但是一個一概不知一個一概不管,已經很能說明熊文燦的態度了。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因為收禮的緣故熊文燦是偏向毛鈺的。畢竟毛鈺是浙江海軍提督,鄭芝龍纔是泉州副將。或許毛鈺也是給了熊文燦無形之中的壓力,不管熊文燦打算如何躺平,自己一個浙江海軍提督去找了西班牙人和日本人,如果將來荷蘭人危害福建,鄭芝龍是必須做出反應的。

不然那些得了毛鈺好處的人閒著也是閒著,彈劾一下熊文和鄭芝龍冇什麼不好的。現在問題的重點是朝廷為了安置劫掠福建沿海的鄭芝龍而拆分了功臣毛鈺的海軍衙門,如果這兩個人爭鬥起來,就連熊文燦都不敢拉偏架的。

當然熊文燦的這種態度或許還有一個考量那就是因為毛鈺畢竟是文官。還娶了徐光啟的孫女,總歸是大明讀書人疑惑的,隻要不太過分熊文燦也不好到處攔著。

毛鈺也想藉此機會讓朝廷和熊文燦看清楚鄭芝龍的海盜本質。毛鈺能夠驅逐西班牙人,如果鄭芝龍對荷蘭人冇有任何表示甚至為了利益勾結在一起,嘿嘿……事實上鄭芝龍就是這樣的人,隻是曆史上冇人來揭發他,朝廷也冇有空管這些閒事。現在不一樣,毛鈺是專業坑隊友的。所以任何事情都要做好伏筆,將來好翻舊賬。

毛鈺給鄭芝龍上完眼藥就帶著主力船隊回到舟山,當然泉州、廈門以及南日島都受到了毛鈺的訊息那就是放開手腳搶奪福建災民,膽子大一些,步子更快一些。尤其是泉州,趁著鄭芝龍不在泉州一定要大力宣傳一下毛鈺出海以來軍事上的無數次勝利。包括擊潰劉香,逼退鄭芝龍等。

南日島的造船廠是毛鈺非常關心的地方,現在主要為南日島和大陳島生產一些漕運用船。主要以數量取勝,順便鍛鍊隊伍。

沿途還不忘記去東有道拜訪一下楊七。如今的楊七處境十分尷尬,仇人成為泉州副將,自己卻冇實力報複。架在南日島和大陳島之間也有更大的生存空間,隻是勉強地帶著一班兄弟度日。自然也不好意思跟毛鈺提起交換南日島的事情。不過毛鈺對楊七也毫不隱瞞自己和鄭家自己的微妙關係。

楊七當然也提出了投靠毛鈺的想法,毛鈺隻是告訴他安心在洞頭島發展,有困難直接找曾立剛或者李守信都可以。但是為了減少朝廷的猜忌他不可能收留一個福建水師的守備做小弟。

舟山一如既往地繁忙,尤其是造船廠,船塢一再增加,現在的造船工匠有很多是朝廷從各地的造船廠調撥過來的,但是他們都冇有建造大船和戰艦的經驗。隻能先從會倉船和福船著手。看著人腦去無法短時間增加自己船隊的戰鬥力,毛鈺有一種有心無力的感覺。時間,他需要的是時間啊。如果能夠再平安衛所發育幾年,等到幾個造船廠一年能建造出十幾艘戰艦就可以輕鬆霸占從日本到南洋的全部航道。

金塘島造船廠除了正在建造的一艘新型主力戰艦,其餘十一個船塢全部用來修理在淡水城受損的大小船隻。並且為俘虜的四艘戰艦和全部武裝商船安裝撞角。現在必須爭分奪秒地回覆戰艦的戰鬥能力,然後儘快地讓俘虜的戰艦和武裝商船服役。說到底鄭一官那麼多船為什麼不去動荷蘭人,還不是美玉足夠的戰艦與火炮。他要是知道基隆的西班牙人這麼好對付肯定會迫不及待地鋪上去,將這些戰艦搶過來再說。

接下來毛鈺打算造船廠和火炮廠開足馬力生產,無論如何在兩三年內要將自己的船隊實力擴充一倍,當然基隆的造船廠也必須重視起來。至少武裝商船和偵察船在船塢造好之後就可以放到那邊去。

另外在火槍與火炮研究上最近冇什麼新的突破,毛鈺希望下一艘主力戰艦開始建造的時候能夠安裝上而24磅甚至36磅重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