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ce765e4a72f7ba5abc170119fedc93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就在毛鈺準備召開高層會議重新整編劃分各支隊的時候,大舅哥徐玉順專門從上海趕來求見。毛鈺原本以為是因為二舅子徐玉林在自己這裡混得不錯,大舅哥終究是坐不住了想來找個事情做。毛鈺並不是那種盲目清高的讀書人。更何況他現在急需要人手,尤其是讀書人,還是自己人。隻是等見了麵才發現徐玉順一同前來的還有一位三十來歲的讀書人。

“承鬥,這位是餘姚朱之瑜,現在已是鬆江府貢生,特彆擅長古文。爺爺認為你的學校雖然都是為了培養作坊的技術人才,但是儒學不可廢。所以特意請朱先生先前前來到你的兩所學校任教。”

毛鈺愣了一會,隨即猛然站前幾步躬身作揖:“鈺見過舜水先生!先生大駕光臨,我舟山蓬蓽生輝啊。”

徐玉順和朱之瑜同時皺了皺眉頭,按照這兩位堵人的想法年輕居高位的毛鈺突然這麼恭敬是有點過頭了。他們哪裡知道毛鈺在聽說徐光啟那拉頭將明末的大學者文武全才朱舜水送到了自己身邊有多麼激動。這位在南明可是曾經三次征辟都不就任,父兄都是漕運軍門。

毛鈺看到兩人的表情也意識到自己似乎過了,因為朱舜水來舟山教書純粹是看在徐光啟的麵子上,而且教書育人也是朱舜水的心願。於是連忙打哈哈:“鈺是自己讀書不行卻佩服真正的讀書人。朱先生是江南聞名的大學者,能夠來我舟山曲就,鈺一時激動……一時激動……”

徐玉順和朱之瑜對視一眼發現毛鈺似乎不像是在作為,也就鬆了一口氣,朱之瑜隨即也拱手回禮:“毛提督抬愛,之瑜受之有愧啊。”

雙方又是一陣客套之後毛鈺親自帶著兩人在舟山島和金塘島轉悠了好幾天。顯然徐玉順和朱之瑜冇有徐光啟那種心智,他們是一路張大著嘴巴從頭看到尾的。當最後在金塘島看到那艘正在趕工的擁有將近八十門紅夷大炮的戰艦的時候朱之瑜心中那些衝動因子似乎被啟用了一樣,站在船塢久久不能平靜。

毛鈺是有意為之自然一直在觀察著朱之瑜,見到自己的這一番舉動果然有效果於是趁熱打鐵地笑道:“舟山受到地形的影響其實根本擺不開。前些日子我們在海峽對岸的台灣島建造了一座新城,裡麵已經有五千多福建移民和兩千多土著在建造城池的同時在附近開墾農田。西班牙人覬覦我們的淡水城,結果派遣了四艘戰艦和六艘武裝商船進攻淡水,被我們的守軍拖住,一直到那霸支隊的戰船趕到纔將這些西班牙人全數俘虜。如今沃野千裡的台灣島,淡水河以北以及整個雞籠灣幾百萬畝等待開墾的土地將會為浙江海軍提供源源不斷的糧食。我們還打算在哪裡建設貿易港口和造船廠,將來的台灣島將勝過舟山數倍。不知道兩位有冇有興趣去台灣島看看?”

朱之瑜當然想去,不過他是徐光啟請來幫毛鈺把握儒家學問方向的。免得毛鈺誤入歧途被人詬病,可是毛鈺嘴裡的台灣島確實令人嚮往。於是他習慣性地看了一眼徐玉順。

徐玉順和朱之瑜不同,來之前他純粹是負責替毛鈺引薦,等參觀了舟山的軍事訓練場所以及縱橫捭闔的軍田水渠以及熱鬨非凡的舟山港口之後就開始心動了。等到金塘島見識了那些各種作坊以及龐大的造船廠,他就感受到自己的這位妹夫不是一般人,更不是一個簡單的海軍提督能夠形容的。毛鈺說的輕描淡寫,但徐玉順可是知道當年俞谘皋為了圍困占據澎湖的荷蘭人可是動用了幾乎全部的福建水師力量。那可是足足兩萬人啊,而澎湖島上的荷蘭人不過也就是幾艘戰艦幾艘武裝商船。那一次是荷蘭人受不了講和撤出了澎湖,但是冇什麼損失。而眼前的這位隻是那霸的一個支隊趕到就全殲了上千西班牙人並且俘虜了四艘戰艦和六艘武裝商船。被人或許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但是徐玉順受到徐光啟的影響,知道那種稱為戰艦的西班牙大船和大明的一號福船一樣大,而且擁有三十多門火炮,再加上武裝商船那可就是兩百多門火炮,而且是寧遠城頭那種令東虜膽怯的紅夷大炮!

而從毛鈺的嘴裡徐玉順還知道目前包括新下水的三艘戰艦,毛鈺已經擁有了十八艘戰艦和十艘武裝商船!徐玉順總感覺哪裡不對,不過這位是自己的妹夫,不然他的第一想法就是趕緊向朝廷揭發這位年輕的海軍提督。

看到朱之瑜投過來的眼神,徐玉順點點頭,他不但要去台灣好好看看,還要去那霸,等對毛鈺的實力有了全麵的瞭解之後他必須回去跟爺爺說明白,然後再決定是不是要馬上加入毛鈺的團隊。

前往台灣島的船隊最多的自然還是福船,當大量的水泥被裝上船的時候兩位新來者看的目瞪口呆,據說這些就是舟山大街上那些巨大無比的鋪設在路麵上的石頭的原料。毛鈺裝運這麼多的水泥根本就是要重建一座舟山啊。接著是四艘運兵船全部出動,不過裡麵裝載的隻有兩個陸戰營,另外的兩艘船轉載的是從福建而來的災民。

等到兩人登上舟山號,徐玉順終於忍不住問毛鈺:“你這次到底要帶多少人去台灣島?”

毛鈺笑道:“兄長,這隻是一次普通的運輸而已。台灣島沃野千裡足可養活千萬百姓。如今除了北港有六七萬人,荷蘭人占據的熱蘭遮有兩三萬之外,就是散落的島上的十幾萬土著。你說哪裡還能容納多少人。要知道哪裡河道縱橫一年三熟,可是比山西、陝西那些地方要好得多,比福建西部山區更是強出百倍,隻要朝廷不加以阻止,小弟相信不用十年就能移民百萬!”

徐玉順和朱之瑜同時倒吸一口涼氣。人口百萬的府城大明不缺,但是十年移民百萬就讓人無法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