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c8d93f16a3f7b17803bf623b90bc89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荷蘭人在西班牙人之前來到了基隆,還是毛鈺的老熟人斯內德與何兵。荷蘭人來此除了試探毛鈺的態度以及窺探基隆和淡水的虛實外,主要是鄭芝龍在北港緊鑼密鼓準備與荷蘭人乾仗。荷蘭人可以聯合西班牙人與葡萄牙人一起襲擊北港,鄭芝龍也可以聯合劉香和毛鈺一起襲擊熱蘭遮。

奎一是聰明人他當然不希望毛鈺在關鍵時刻與鄭芝龍聯手。所以斯內德來了,荷蘭人在得知淡水城的訊息就坐不住了!畢竟這樣的海戰贏了的一般實力都會大漲,奎一不確定毛鈺到底俘虜了多少可以繼續使用的西班牙人的戰船。所以斯內德一開始也是試探性地問了幾句淡水當日的戰鬥情況。

“回去告訴奎一總督,本官可以以保證你們與葡萄牙人在香山澳一樣享受自由貿易的權利,但前提是接受大明朝廷的監管。在此之前就是放棄對台灣島的占有。比如熱蘭遮城邀請大明朝廷官員和稅吏進駐。作為交換你們的商船可以自由前往基隆和那霸甚至舟山。”毛鈺也知道斯內德來意,所以直接開門見山。

隻是毛鈺這樣的態度讓斯內德大吃一驚,以前他和毛鈺接觸隻是知道這位大明年輕的將軍雄心萬丈。而現在成功地驅逐西班牙人之後竟然將台灣島劃做了自己的地盤,聽毛鈺這語氣分明就是北港也好、熱蘭遮也好統統要歸大明管轄。寺內的指導北港肯定不願意,他們和看人也不願意。相信毛鈺不會不知道,那麼毛鈺這麼說的用意是什麼?

毛鈺能有什麼用意,他想讓荷蘭人滾蛋,但是是是不可能的,曆史上荷蘭人寧願每年給鄭芝龍上百萬的保護也要留在熱蘭遮就是想必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和英國人距離大明貨源更近一些,能夠低價拿到更多的大明貨物。如果荷蘭人是幾十年前被西班牙人一隻壓迫的荷蘭,他們或許會考慮毛鈺的建議。

畢竟和葡萄牙人那樣其實冇什麼不好。但是驕傲的荷蘭人自認為已經取代西班牙人成為了海上霸主,憑什麼連像樣的海軍都冇有的大明能夠如此強勢他們荷蘭人卻需要退讓?所以斯內德的回答是:不!根本不需要請示總督奎一的那種家堅決。

不過斯內德提出了一個替代方案,他笑著說道:“尊敬的毛將軍,相信你也知道現在在香山澳的就是一群連國家都冇有的海盜。如果將軍願意,我們可以聯手講這些海盜驅逐甚至剿滅,那些人的財產以及香山澳的兵工廠歸將軍,繳獲的戰船評分。將軍隻需要出麵幫我們聯絡大明朝廷,允許我們荷蘭東印*度公司與那些人呢一樣在香山澳合作貿易。”

毛鈺苦笑,果然還是我們的漢語精辟,冇有永遠的朋友隻有永遠的利益。荷蘭人遠離?來到大明說起來他們與葡萄牙人也算是同恩童淵,尤其是上流社會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親戚,前段時間還聯合在一起偷襲北港,如今卻想著和毛鈺聯合驅逐他們。

毛鈺苦笑的另外一個原因是葡萄牙人在香山澳經營多年,十六艘戰艦分兩撥輪流駐守香山澳。自己的船隊中海油幾百名葡萄牙雇傭兵。荷蘭人這種不願意做葡萄牙第二隻想著做2.0的想法完全是他們國家強大的海軍導致的傲慢。

毛鈺也相信斯內德和奎一肯定知道自己不會對聯合驅逐葡萄牙人感興趣。不過對方既然談到了合作毛鈺也就順著這個話題說道:“斯內德先生請回去轉告奎一總督,葡萄牙人不足為據,如果貴國和東印*度公司真的有興趣,我們雙方可以合作,不過目標不是香山澳,而是馬尼拉、1不管你們承認不承認,目前在那樣你們最大的敵人不是鄭家也不是葡萄牙而是盤踞在馬尼拉的西班牙人。現在我已經成功地將西班牙人驅逐出*台灣島。不出意外拉莫斯有兩種選擇,忍氣吞聲繼續做大南洋貿易。或者鋌而走險全軍出動進攻基隆,無論是他們是采取哪種對策,成功奪回基隆或者在馬尼拉擴大貿易份額,隻要他們成功了你們的日子也不好過。

而無論拉莫斯做出怎樣的決斷,隻要你們從馬達維亞或者熱蘭遮派遣戰艦牽製西班牙人對你們對有好處。”

“將軍想對付馬尼拉?”斯內德有點不敢置信地問道。

“不光是我,還有北港的鄭家以及大明朝廷的有識之士都想對付馬尼拉的西班牙人。因為他們在哪裡屠殺了我們大量的移民這是不可饒恕的。大明東南沿海許多官員鄉紳都和那些移民有各種親戚關係。這也是為什麼日本、朝*鮮和大明一直排斥他們不允許他們登陸靠港做貿易的主要原因。香山澳的葡萄牙人能夠那麼順順噹噹地做自己貿易,也沾了西班牙人的光。因為他們滅國的對頭不被大明朝廷待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相信斯內德先生和奎一總督應該明白。”

斯內德陷入了沉思,他冇想到毛鈺提出來的是共同打擊馬尼拉的西班牙人。雖然這對荷蘭人也有利,但這涉及到整個東印*度公司的佈局,就連奎一也不一定能夠做主。眼前看這次會麵又毫無成果,斯內德有點不甘心。

他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道:“將軍說得對,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那麼北港的鄭家應該是將軍的敵人吧,不管是以前還是以後,除了朝廷內部的競爭,貿易貨源的競爭現在再加上台灣島控製權的衝突。將軍與北港打過一隻一次仗,雖然表秒傷將軍都贏了,但相信將軍自己也不會覺得實力已經超過了北港。如今鄭芝龍成為了朝廷的二品將軍,名正言順地洗白了。那麼將軍之前所做的努力朝廷剿匪的功勞也就一筆勾銷了。我還挺說朝廷為了安置鄭家將將軍的地盤也劃出來一部分。

我們熱蘭遮的貨源幾乎完全被鄭家控製,鄭家的總部北港與我們也近在咫尺,我們預備剛也是天然的敵人。所以我們兩家應該精誠合作先出掉這個對我們兩家威脅最大的敵人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