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0de2c21b00572ee45aa3539b43bb30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崇禎四年五月,南直隸歙縣,前南京兵部右侍郎畢懋康府邸前來了一群不速之客。這群人個個鮮衣怒馬,其中還有一輛印有毛字標記的四輪馬車。為首的自然就是浙江海軍提督毛鈺。在安定了台灣北部之後毛鈺認真總結了這些年來自己參加的大小戰鬥,目前在訓練和戰陣上毛鈺手底下的將士已經領先這個時代的大部分國家和武裝集團。海戰方麵除了大型戰艦的建造戰船需要大量的錢財和精鐵因而不能一蹴而就外基本上逐漸追上這個時代西方先進的造船水平。唯獨武器方麵,火炮的大口徑以及線膛炮和開花彈的研發、製造不理想。另外就是火槍的研發和製造,雖然在自己的乾預下工匠們成功地製造出了燧發槍並且開始大量獵裝。隨著後來鏜床的引入,線膛燧發也開始少量生產。但是遇到了一個全世界軍事界都尷尬的事情,那就是前裝線膛燧發槍雖然命中率高、射程遠,卻麵臨裝彈困難和子彈製造麻煩,很難有效發揮火藥威力的尷尬。

火炮方麵毛鈺自然想請徐光啟的弟子質疑孫元化來,不過人家現在是登萊巡撫,登萊新軍的繼承和發揚者。想要請動他可能要等到吳橋病變。隻是孔有德被自己摁在舟山,也不知道曆史上的吳橋病變會不會發生。

大明朝的武器專家自然非畢懋莫屬。於是毛鈺帶著人親自前來涉縣想請這位年過花甲的老人出山。

隻是毛鈺恭敬地地上名帖卻被門房退了回來,人家說了我家老爺閒居鄉裡不見外人大人請回吧。

毛鈺想想也是畢懋康本就是因為過於清高而多次被貶,年紀大了成績多了朝廷不貶了他卻多次辭官。自己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還是個依靠皇帝恩賜才得來的進士,又去了勞什子的海軍當提督。人家一個兵部右侍郎不待見他很正常。搖了搖頭,讓馬光將馬車裡的兩個長方形盒子拿出來,自己一手一個拎著再次撬開了畢府的大門。

看門的老頭之前收了毛鈺的銀子,事情卻冇辦成有點不好意思,於是尷尬地說:“毛大人還是請回吧,我家老也這些年很少見客。”

毛鈺點點頭表示知道這事,接著打開了其中一個木盒子遞給門房說道:“還請老人家將這兩樣東西帶給畢公。小子這就告辭了。”

門房原本以為是普通禮物打算拒絕,卻瞥見了裡麵的東西於是笑著接過兩個盒子關上了府門。

馬光見狀說道:“少爺,這畢老頭好大的架子,連見少爺一麵都不肯。不就是個南京兵部右侍郎,溫閣老家的門都冇這麼難進。”

毛鈺笑笑,並不說話,卻也冇有離開的意思,馬光看得奇怪,剛纔少爺明明說了準備告辭了。不過少爺不走他也不好多問。

隻是讓馬光驚訝的是很快畢府內就傳來嘈雜的聲音,然後一個極具穿透力的男聲從裡麵傳出來:“毛家小子走了冇有?”

馬光古怪地看了一眼自家的少爺,卻發現毛鈺正一臉得意地看著畢府大門。很快畢府中門打開,一個年過花甲的老人大踏步從裡麵走了出來,看到毛鈺一群人的時候似乎鬆了一口氣,接著在毛鈺等人身上逡巡:“那個是毛家小子,這兩杆槍是從哪裡弄來的?”

毛鈺見到此人年過花甲,頭髮鬍子全白了,八成就是畢懋康本尊了。於是躬身作揖道:“小子毛鈺見過……”

“你就是毛鈺啊,我問你那兩杆火槍你從哪裡弄來的?”

毛鈺苦笑,這位還真是武器專家,對先進武器到了癡迷的地步,完全不像一個六十歲的官場老政客。好在老人身後的一箇中年人及時站了出來對著毛鈺拱拱手隨後對老人說道:“父親,毛提督遠道而來,不如先請人到內堂說話。”

老人虎目一瞪中年人,隨後似乎好像又覺得子說的有道理於是說道:“小子,帶著你的人跟老夫來!”說完轉身大步流星地朝著府內而去。

中年人一臉尷尬地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毛鈺微笑著點點點頭,隨後對馬光等人說道:“你們在這裡等著,不可驚擾左鄰右舍。”

畢懋康聞言同時回頭看了一眼毛鈺和二十多個如狼似虎的手下,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等到進了畢家花廳,毛鈺再次躬身對著老人作揖:“毛鈺見過畢老。”

“小子,你不用那麼多繁文縟節了。這位是我次子畢文超。你給老夫說說這兩杆火槍是怎麼回事?”畢懋康進來之後第一時間打開了兩個盒子將一杆燧發槍拿在手裡仔細端詳,另外一杆遞給自己的兒子畢文超。畢文超接過來也是很認真地段想起來,他知道能夠讓自己的父親親自到府門外接的,除了朝廷聖旨,這些年怕也就隻有眼前的這位年輕人了。

毛鈺並冇有急於說話,而是等父子倆認真地看了一會燧發槍,一直等到投畢懋康再次投過來目光才緩緩開口道:“這是小子在舟山的工坊那些工匠搗鼓出來的。”

畢懋康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毛鈺,又轉向自己的兒子,顯然老頭是不相信毛鈺所說的。

毛鈺尷尬一笑接著說道:“是這樣的,小子幾年前從香山澳的佛郎機人手中購買了一批火繩槍,雖然威力不錯,但江南潮濕多雨使用很不方便,於是就突發奇想看看更不能將火繩去掉,弄個自發裝置,後來和一些老工匠們商量了好久這纔好不容易弄出來的。”

“放屁,那你說說這槍管裡的膛線是怎麼回事?”

毛鈺知道在這位麵前不說實話也是不行的,於是將從佛郎機人手裡購買機械和警惕以及鐵礦石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給父子倆。

畢懋康顯然還是不相信,毛鈺也不多解釋隻是說道:“目前滑膛燧發槍已經至少生產了五千杆,線膛燧發槍裝備了三百杆。”

畢懋康點點哦頭,毛鈺這麼說就不存在說假話了,畢竟五千燧發槍不是一個小數目,工藝不成熟幾年也造不出這麼多。於是他對兒子說道:“你去準備一下,我要試試這兩杆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