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48eb8fd9922762a6e80ee2927bdb95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畢文超連忙去屋外準備。隻是畢府冇有這麼大的空地,試槍隻能在府門外的大街上找了塊空地。很快畢懋康和毛鈺也出來了,在毛鈺的提示下畢懋康就準備自己來,畢文超和毛鈺自然不能讓他這麼做,兩人連忙擋在麵前,畢懋康無奈擺擺手錶示自己不動就是。

於是在毛鈺親衛的安排下,畢文超和毛鈺先後試驗了幾次。畢懋康連連點頭對燧發槍的效能很是滿意。

再次回到府內畢懋康一臉古怪地看著毛鈺:“小子,你大老遠跑來老夫這裡總不是為了炫耀你的槍吧?”

“畢老明鑒,小子是遇到問題了……”毛鈺於是將燧發槍發展史上的一個世界性難題說了出來。燧發槍在發明最初的一百多年裡很少有軍隊願意獵裝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前裝線膛燧發槍的裝彈速度比滑膛槍滿許多,而且因為線膛的存在,彈藥的密封性很難保證。戰場上那怕是快出一秒都是性命攸關。

畢懋康聽完了毛鈺的話也是陷入了沉思,他這些年整理的思路裡麵是有關燧發槍的,不過冇有製造出原型。至於先堂鏘的優點,這位武器專家自然是秒懂的。而毛鈺的兩個難題是世界性的,所以不可能一時半會解決。

毛鈺見到時機差不多了於是再次躬身作揖:“畢老,小子有個不情之請。小子在舟山的作坊工匠雖多,經驗也不缺乏,但讀書人少,很難在這上麵取得突破。小子就想請畢老前去現場指導一段時日。”

聞言畢懋康陷入了沉思,畢文超則周起了眉頭,他的父親做過戶部侍郎、兵部侍郎,那都是正三品。毛鈺一個右僉都禦史、海軍提督正四品何德何能要求自己的父親幫他做事?

畢懋康顯然想的不是這些,他是個武器專家,更時癡迷於武器製造。他聽完毛鈺的話之後第一時間就在設想解決的辦法。

毛鈺直接無視了畢文超,而是悄悄來到畢懋康跟前然後掏出兩張皺皺巴巴的白紙。畢馬康自然一看就明白了毛鈺的用意。毛鈺一張紙上畫的是米涅彈的構造,另外一張紙自然就是後裝線膛搶的示意圖,所謂的示意圖也真正就隻是個示意而已。

但是作為專業人士,這些已經夠了,那些作坊裡的工匠一時無法明白毛鈺的用意,但同為理論專家,對於毛鈺這種超前的理論構想自然接受起來要快很多。然後畢懋康就用古怪的眼神看著毛鈺:“徐閣老說你在西學方麵超過他了,現在看來在火槍方麵你也超過老夫了。”

“畢老說笑了,小子也隻是偶爾聽人說起過,覺得火繩槍受到天氣的限製那就采用不需要點燃火神的發射裝置,彈藥前裝不方便那就後裝。燧發槍小的跟工匠們說了他們很快就解決了,這個後裝的問題實在是太難了。還有小的在想既然裝彈很麻煩,很多邊軍不願意用火槍而更喜歡弓箭,就是因為弓箭射速快。假如我們能夠走出來一次裝上五發甚至十幾發的火槍,拿到戰場上去豈不是占儘先機。”

畢馬康原本開始平靜的心團又被吊了起來,心中甚至纏鬥了好幾下,天才,這真是天纔想法啊!燧發、線膛、後裝、多發……或許這就是未來幾十年甚至更多年火槍發展方向。這小子有這樣天才的想法再請一大幫有經驗的工匠捨得砸錢什麼樣的武器造不出來?

想來這位年輕人在西學方麵也是這麼天馬行空卻見解獨到,纔會讓徐光啟倍加推崇。畢懋康想的出神,毛鈺卻是一臉的擔憂,生怕這老頭說出半個不字。

時間就這麼悄悄流逝,良久畢懋康終於抬頭對毛鈺說道:“老夫隨你去舟山看看!文超你也隨為父一同前往,這多發的火槍為父要是弄不出來就指望你和毛提督了。”

畢文超無奈苦笑,自己的父親就這麼被毛鈺騙了,說好了安度晚年,朝廷聖旨請他去當尚書、閣老都不去的。現再倒好,啥名分都冇有,待遇也冇提就要跟著人家去舟山。父親要去,兄長在外為官,他自然要跟著去。而父親點名讓他去是因為考慮到可能會長時間呆在舟山。

毛鈺聞言則大喜,他不知道畢懋康能不能造出後裝的線膛燧發槍,但是理論上畢懋康顯然比他更紮實更係統。有了這個專家指導,舟山那麼多能乾的工匠說不定還真是什麼奇蹟都能創造出來。

老爺子要出門畢府自然要一通忙亂。不過顯然毛鈺早有準備,一輛四馬拉動的四輪馬車載重超過一噸,畢懋康父子其實也就是工具多一些,所以裝下之後綽綽有餘,父子倆還能在馬車裡對坐飲茶、下棋。

四輪馬車畢懋康自然見過不少,但是等到上了車就發現這馬車震動非常小,而等到馬車上了路很快畢懋康就發現這四輪馬車轉軸非常靈活。畢懋康想將毛鈺拉到車上問個明白,想想還是忍住了,顯然這馬車肯定也是增加了毛鈺的一些奇思妙想。

等到父子倆一路抵達舟山金塘島之後,先是被金塘島的繁榮震驚,隨後諸多的作坊讓見多識廣的畢家父子眼花繚亂。

當毛鈺將他們領到屬於父子倆專屬的四合院的時候畢文超總算感受到了毛鈺的誠意。雖然是在金塘島,但是這樣一個四合院外帶假山、魚池怎麼酸也得好幾千兩。而父親的月前是兩百兩,自己是五十兩。另外家丁、伺候的丫鬟也早就準備好了。

毛鈺承諾任何工藝上的改進以及裝備上的突破都會按貢獻發放獎金,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金塘島專門為畢懋康設立了一個而研究基金,啟動資金是三萬兩,隨時可以根據申請增加。毛鈺的口氣就是一句話可以總結,老子有錢,你們隨便花!這讓老爺子十分激動,如果朝廷能夠有這種底氣,他畢懋康也不至於年過花甲卻冇能拿出來什麼鎮國利器!

如今這種環境美日歐朝廷壓力冇有言官的束縛再加上資金充裕、工匠隨時接受調遣,畢懋康相信肯定能對所有的武器進行一番改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