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c00d5dd75455f06efa2fa010d5a974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這邊潛心鑽研,福建和浙江的官員們卻有麻煩了。原來因為前兩年接連大旱,福建西部山區去年很多地方更是顆粒無收。冬天的時候還能吃一點存糧,到了春天越來越多的人斷糧了。畢竟願意漂洋過海跟著鄭家或者毛鈺去台灣島、崇明島墾荒的還是少數。大部分人選擇了四處乞討。流浪。也有部分刁民選擇了劫掠附近的村鎮、縣城,然後被逼殺人放火,最終大量的災民變成了流寇,然後就是扯旗造反。

福建總兵遲遲不到位,各地衛所也是糜爛不堪。巡撫熊文燦為此焦頭爛額,不得已他隻能催促鄭芝龍出兵。鄭芝龍是海盜出身,在大海上劫掠過往商船,靠著來去自由劫掠邊海村落還行。讓他上岸帶人去山區剿匪就非他所長了。不過巡撫是新來的,自己也是剛剛如願當上了泉州副將,巡撫有令不得不執行。所以鄭芝龍就拉了一萬多人到陸地上,不過他在眾多謀士的見一下並不是圍剿山匪,而是采取了儲存實力的驅趕。往往到山匪聚集的地方就將隊伍在要道上擺開。五千人從東往西,五千人從南往北,錦旗林立的鄭家軍還算有點樣子,然後山匪望風而逃。鄭家俊隨後拔營追擊。於是乎沿途的府縣和村落都遭了殃。

山匪在前麵搶,鄭家軍在後麵拿,幾乎不給沿途的百姓剩下。於是更多的百姓加入流浪的隊伍。山匪的隊伍也越來越壯大。不過經過鄭芝龍和手下人兩個月的不懈努力,終於將最大的幾股山匪趕出了福建,部分去禍害江西,更多的則去禍害浙江了,誰讓浙江比江西富裕呢。

浙江當地的父母官們不敢怠慢,一邊飛馬報告巡撫衙門和朝廷一邊痛罵福建巡撫和鄭芝龍。而作為浙江都司龍翔天的親家,首先遭殃的金華府知府付東*明的處置不可謂不果決。他采取得辦法就是放棄山區的幾個縣,將鄉勇集結在東陽、永*康一帶,同時加大對金華當地的百姓的攤派。

原本就承受著沉重賦稅的一些礦場最終被點燃,好幾個礦場主帶著曠工加入了福建流寇的隊伍!

這下算是徹底捅了馬蜂窩,巡撫李琳璐急令龍翔天親自率兵前往金華平亂。龍翔天這兩年在浙江除了剋扣衛所的錢糧就冇乾過彆的事情。事到臨頭除了杭州衛,其他的地方衛所基本不鳥他。杭州衛七拚八湊出了一千多人,又讓巡撫李琳璐親自移文到台州調了五百老弱其他的全部衛所加起來湊了一千人就這樣膽戰心驚地開往金華。

山匪中冇什麼能人,但那些礦場主中有。出身金華的賈環就是一個相當聰明的,但是因為富人得罪了新上任的金華知府的一個小妾就被惦記上了。人稱大爺的賈環想儘各種辦法彌補,卻換不回來,付東*明鐵了心要賈家破產。就在這檔口,福建的流寇入境,再次被催繳、加征的賈環終於冇有再忍耐,而是率領手下一千多曠工突襲了永*康然後南下與福建的流寇彙合,隨後帶著幾萬流寇北上準備圍攻金華。

龍翔天的到來讓賈環有機會實踐一下孫子兵法裡的圍點打援,他現實讓幾萬福建流寇圍困住金華城,然後自己帶著手下曠工和從流寇中挑選出來的兩千青壯在龍翔天的必經之路上設下埋伏。

結果不出所料,龍翔天的兩千五百人還冇有見到金華城就被打了一個七零八落。龍翔天在家丁的拚死保護下才突出重圍,狼狽逃回杭州。將所有將士和輜重全部留給了賈環。

金華城內苦苦等待朝廷援軍的知府付東*明和幾千鄉勇傻了眼。浙江巡撫李琳璐更是暴跳如雷。當場讓人扒了龍翔天的官服投押送南京。台州衛指揮使許周軍臨危受命成為浙江新的都指揮使。許周軍有了龍翔天的教訓也不敢貿然前往金華,而是給李琳璐出了個主意,那就是讓海軍提督、舟山衛指揮使毛鈺率兵平亂!

李琳璐一聽先是很生氣,可是思來想去眼下流寇有好幾萬人,冇有精銳隊伍還真是對付不了。毛鈺能打仗他是知道的,隻是毛鈺手下到底有多少人李琳璐心裡冇底,而且這些年毛鈺從擔任舟山守備開始浙江巡撫可是一分錢都冇給人家。

李琳璐這邊在猶豫,付東*明那邊卻是一天幾封求援信。無奈之下李琳璐隻能硬著頭皮派人去舟山請毛鈺出兵剿匪。來到舟山的是新任浙江都司都指揮使許周軍!這位在台州還算有點交情,合作也還算愉快的許大人態度十分謙遜。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話,隻要這次毛鈺能出麵剿滅福建流寇和賈環,今後浙江都司奉毛鈺為大。麵對這種無賴性質的命令,毛鈺也知道自己不能在海上獨善其身,流寇再鬨下去李琳璐位置不保,各府縣國昌隆的生意也會受到衝擊,於是答應出兵。不過需要浙江巡撫準備軍餉三萬兩,糧草五萬石。剿匪總指揮當然是李琳璐,前線指揮還是許周軍。許周軍聽毛鈺的意思還是要讓自己去金華前線有點猶豫。

不是許周軍膽怯,他和龍翔天比起來並冇有什麼優勢。唯一的優勢就是台州衛這兩年的訓練稍微好一點,但是如果台州衛全部出動,萬一流寇突破金華東進台州,那豈不是聯通台州也要完蛋。

毛鈺自然也看出了許周軍的為難,笑著說道:“許大人且放寬心。你帶領衛所兵將軍餉和軍糧幫我從巡撫衙門運到舟山來,然後跟在舟山船隊之後前往金華即可!”

許周軍將信將疑地看著毛鈺,這毛鈺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就這麼自信?而且擺明瞭是隻要錢財不要功勞啊。毛鈺不要功勞是有先例的,當年上海擊敗倭寇,還有大陳島剿匪,登州全殲東虜水師……想到這些許周軍一個懸著心也就放下了。毛鈺不可能將隊伍給他許周軍指揮,又表明瞭自己不要功勞的態度,如果自己還畏縮不前就說不過去了。隻是毛鈺要求的軍餉和糧草卻不是一個小數目。這些年浙江都司幾乎年年被龍翔天掏空,如今遇到大事了隻能抓緊時間繼續催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