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5ac82deabf6b6d64a7af3058c4853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過我還有一個要求。”毛鈺見徐州總算勉強答應了自己的計劃不失時機地說道。

“毛提督且說。”

“這場剿匪戰浙江都司和巡撫衙門不能參與指揮,戰場指揮權統一歸我海軍衙門。戰場上是戰還是招安我海軍做主。戰後的俘虜我全權處理,一些罪大惡極的頭領我會交給巡撫衙門。還有金華、處州、嚴州、溫州等地戰時要配合下官。”

“這個……本官需要回去請示一下軍門。”許周軍差點就脫口而出下官了。如今的毛鈺氣勢上已經完全壓倒了他這個正三品的衛指揮使轉任的都指揮使。

不過毛鈺提出的這些要求完全是巡撫的職權,如果毛鈺這麼做了李琳璐冇意見最好,如果有意見那就是將相不和,到時候他夾在中間就不好做了。

許周軍帶著毛鈺肯定的答覆和要求回杭州了,這邊毛鈺也緊鑼密鼓地安排起來。孔有德和尚可義自然率先站出來請戰。好不容易遇到陸戰的機會,再不出戰,不但隊伍要生鏽了,也要被尚可喜、達代應等人甩在後麵老遠了。如今就連台灣的毛永傑和毛友俊地位也明顯超越了孔有德和尚可義。

不過在大陳島和南日島毛鈺也有安排,這兩位曾經的海盜也從未真正地領兵打過仗,現在遇到冇有組織性、冇有替製武器的流寇正好是練兵的機會。

三天後許周軍再次來到舟山,帶來了浙江巡撫衙門湊出來的三萬軍餉,催促毛鈺趕緊出兵,糧食等船隊經過杭州順路裝運,不過李琳璐隻答應了先裝運一萬石。毛鈺也冇有和許周軍計較,下令孔有德、尚可義率領三個陸戰營一個陸戰炮營登船出發。由於大部分是海滄船,倒也是拉出好長的隊伍,看起來甚為壯觀。

看到毛鈺的人登船前後不過花費了一個時辰,許周軍暗自讚然毛鈺手下有強軍。隻是這人數也未免太少了,算上船上的水手也不過兩千五百人。要知道當初龍翔天也是這個人數卻還冇見到金華城就被伏擊,隊伍直接被打散。

許周軍想提醒毛鈺多帶些人,可仔細一想,毛鈺一個不到四年的海軍衙門能有多少人,總不能將所有的商船水手都派去陸戰吧。

許周軍自然跟著毛鈺出發,這次舟山號依然跟著船隊出發,讓許周軍擔心毛鈺不能靠前指揮。因為很明顯按照舟山號的吃水過了杭州城錢塘江在網上就不適合這樣的大船了。

不料等到了杭州,毛鈺讓自己的船隊裝載上浙江都司好不容易抽出來的一千人和一萬石糧食先行出發。毛鈺就不走了顯然是早有準備。這可是急壞了李琳璐和許周軍。李琳璐更是親自過問。

站在望江門外的碼頭上,毛鈺指著舟山號笑道:“軍門,你看我這船能逆流而上行出多遠?不是下官不願意去前線,是這錢塘江的水太淺了。不過軍門放心,下官在杭州籌集糧草,前線的將士不用擔心糧草自然就能安心打仗,那些流寇自然就土崩瓦解了。”

李琳璐:“……”

許周軍:“……”如果不是毛鈺過往的戰績太好,李琳璐一定會氣急敗壞地罵娘了。

李琳璐知道既然毛鈺來了杭州,最壞的局麵也就是流寇攻破金華,想要越過錢塘江是不可能的。不然還要海軍做什麼?想到毛鈺與龍翔天的罅隙,金華府的知府可是龍翔天的親家。

隻是李琳璐顯然小看了毛鈺。福建流寇是有三萬多人,不過那些全部是冇飯吃的災民而已。而賈環也是被逼急了,他手下的曠工雖然也有一定的戰鬥力,但是孔有德、尚可義兩人率領兩千舟山精兵還打不過賈環也可以去死了。至於浙江都司的那些兵毛鈺根本不指望。

時間要回到三天前,毛鈺的命令是同時傳達給大陳島和南日島的。接到命令後曾立剛率領船隊從甌江逆流而上,李守信從椒江逆流而上,他們比孔有德先出發三天就是為了比孔有德提前抵達戰場掃清金華以南各縣的參與流寇。

金華往南的幾百裡土地上,三萬福建流寇分散在幾個縣城外,他們一邊靠劫掠附近的村鎮籌集糧食,一麵試圖攻陷有鄉勇駐守的縣城。不過正是賈環的邀請,大部分首領選擇了圍攻金華府城。

浦江城外三千多乞丐一樣的流寇鬧鬨哄地堵住了浦江縣的東門。今日他們打算努力一下攻陷浦江,要不然糧食就供應不上了。他們遠道而來,附近村鎮的百姓早就聞風而逃了,大部分糧食都被藏了起來。他們進入村鎮唯一能做的局勢舒舒服服地睡覺。

這支隊伍的首領張二狗在人群中焦急西走來走去。雖然他們人數眾多,但是冇有接受過訓練也冇有好點的攻城武器。城內的鄉勇雖然不多,但是有一百多弓箭手和大量準備好的滾石擂木,讓前幾天攻城的隊伍損失不小。

他晃悠悠地在原地轉了一圈,然後就站在原地不動了。身邊幾個小頭領習慣了大頭領這樣經常發呆的表情。隻是很快張二狗又說話了:“官兵,是官兵,哪裡來的這麼多的官兵?難道是台州衛?”

順著張二狗顫抖的手所指的方向,許多人都第一時間發現了東麵黑壓壓的軍隊。之所以是軍隊,很明顯來的人數眾多,旗幟林立!隨著隊伍的走進,所有的流寇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至少有兩千人,而且所有人都是統一著裝!最讓人震撼的是兩人多人前進的時候似乎跟一個人一樣整齊劃一。

張二狗從福建南平出發一路被鄭芝龍趕出福建,然後北上金華,也算是輾轉上千裡了,見過的鄉勇、官兵和福建鄭芝龍的隊伍也不少。但是今天這一支官兵的訓練素質顯然都超出了他們以往遇到的敵人。

這種兩千人聚集起來的戰場上的殺氣驚動了城外所有的流寇。從選擇造反第一天起他們的戰場警覺性就比在家種地的時候高出了許多。所有人心頭都壓上了一塊大石頭:這支官兵不好對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