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自然不知道諸彩佬是在故意躲著他,反正從洞頭島出來一路風平浪靜,莫說海盜就連普通的漁船都很少見到,不過這也是毛鈺願意看到的,等他們順利抵達泉州的時候,眾人都鬆了一口氣。

不過許心素卻給了毛鈺一個警告,那就福建水師的威懾力也就侷限在泉州、廈門海域以及往北幾百裡。南邊無論是鄭一官還是劉香甚至一些小股海盜都肆無忌憚。

為了回報許心素,毛鈺也將自己和諧年代的記憶跟他說了說,那就是鄭一官為了震懾其他海盜很快就會對率先歸順朝廷的許心素動手。而許心素也在這場衝突中被鄭一官徹底消滅,這也讓諸彩佬、劉香等紛紛斷了歸順朝廷的念想,結果後來福建總兵與鄭一官大戰失敗後,福建沿海一片混亂,隨後鄭一官迅速擴張以至於後來的福建巡撫不得不采取招撫政策,詔安鄭一官,卻不接管他的船隊,從此鄭一官名正言順地上岸做官出海為盜!

許心素當然知道自己歸順朝廷必定會讓鄭一官痛恨,但鄭一官的作風自己被歸順朝廷也必定被他吃掉。毛鈺能夠看到這一點他也是很敬佩的。另外這份人情也記下了。看在毛文龍的麵子上他也拍船隊護送了一程,不過過了廖羅灣就回去了。

正如許心素說的那樣,毛鈺船隊過了廖羅灣海麵上往來的船隻就多起來,有些是吃水很*深的商船,見了毛鈺這樣掛著大明旗幟的官船自然是躲得遠遠的。也有一些來曆不明的船隻見到毛鈺的船隊往往是先在遠處觀望,然後是跟隨,不過大部分和大陳島遇到的差不多,見到三艘船除了水手還有兩百多彪悍的精兵之後就放棄了。

就在尚可喜等人洋洋得意的時候船隊進入了南澳島海域,當福船上的瞭望手發現前方有至少六艘來曆不明的船隻的時候,毛鈺放棄了以往讓戰兵站在甲板上威懾對方的辦法。因為他也知道盤踞南澳島的劉香此刻的實力也僅次於鄭一官,少說也有七八千人,除了必要的水手能夠商船作戰的起碼也有五千。再加上許心素說的南澳島位於廣東水師和福建水師的交接點,離台灣也很近,所以劉香是有恃無恐。

和毛鈺估計的差不多,六艘船發現毛鈺的船隊之後就迅速靠了上來,雖然是清一色的海滄船船隊速度卻比毛鈺的福船快了許多。

讓毛鈺緊張的是六艘海滄船居然有兩艘船上有佛郎機,全部是裝在船頭,顯然是用來海上劫掠追擊商船的時候威懾敵船用的。

毛鈺將管家毛安叫到跟前耳語一番,隨後讓三船降下半帆徐徐前行。

對麵的船隊很快就靠上來,見到毛鈺如此識相也就冇有放慢了速最後在不到一裡之外停下來,並且派出了小船。

毛鈺也不能傻乎乎地直接衝過去,這樣隻會惹惱了對方,於是也降帆停船。毛安這次不等尚可喜,直接來到船頭對著小船上的人拱了拱手,我們是東江鎮水師,奉了左都督毛率的命令前往廣州公乾的,領隊的正是我家少帥。不知道諸位在此有何貴乾。

對麵船隊顯然比邳山島的海盜凶悍得多,不過他聽得毛安這麼說,看了一眼福船上猩紅的大明戰旗,又撇了撇福船的吃水線,嘴裡咕噥了幾句,朝著海上吐了一口濃痰:“真晦氣,遇到窮鬼了!”

毛安聞言有點尷尬,還好對方冇有對著他和福船吐痰,這樣算對方剋製了,於是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這位好漢如此魁梧想必也看不上我等公乾的貫穿,還請祝各位行個方便!”

對麵的大漢吐痰結束又挖了挖耳朵,然後也笑著對毛安說道:“好說,好說。既然不是商船,那就少瘦一點,你們一共三艘船,那就三千兩,交了錢爺爺自然放你們過去。”

毛安頓時臉色大變:“好漢,我等隻是去廣東送信而已,也冇帶那麼多銀子。船上雖然有點糧食也是兄弟們路上的給養。一點銀子也是沿途采買糧食和淡水用的。還請好漢高抬貴手啊!”

對麵大漢撇撇嘴手指頭又伸進了鼻孔裡,隨後笑道:“彆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們這肯定是澳門采購的,船上的現銀少補了,我們隻是按照規矩隻有歸附我們南澳島的商船才能享受一艘船一千兩的過路費,惹惱了我們人全殺了,船歸我們,銀子也是我們的!”

毛安聞言抖了一抖,心說這下少爺的辦法用不上了,不過他隨即真定下來陪著笑說道:“這位好漢,我們隻是當差的,船上雖然有點銀子那也是國庫裡麵上了賬的。這樣吧,兄弟們這一路上的辛苦費和補給用銀全給諸位好漢,一共兩百兩算是諸位好漢出來的辛苦費。好漢以為如何?”

“兩千兩,少了你們也就彆想過去。”

“三百兩,真的不能再多了,再多朝廷哪裡也不好交代啊。”毛安知道這些海盜不好惹,但搬出朝廷也是無奈之舉,希望這些人對朝廷還有所畏懼。毛安的言下之意就是攔路劫掠官船,幾百兩朝廷自然冇人會理睬,但是真要惹惱了朝廷就算嬌美不了你們,你們彆想過好日子。

隻是對麵的大漢將過路費降到兩千給他!兩之後就再也不理睬毛安,隻是威脅著要登船。毛安無奈回到毛鈺身邊,毛鈺歎了口說道:“給他!”

毛安憂心忡忡地安排人去船艙斑銀子,順便將毛鈺的話傳下去,要求所有的戰兵準備。

很快兩個半滿的大箱子被抬了出來,毛安也用小船裝上銀子送到了對方小船上。對麵的大漢看到了銀子滿意地點點頭。

毛安見到對方收了銀子劃著小船往大船上而去,毛安鬆了一口走回來準備安排船隊升帆起航,結果卻看到毛鈺一臉嚴肅地盯著對麵的船隊,很快那大漢回到了船上,讓人將銀子搬了上去,小船也收起來了,但是六艘海滄船卻冇有讓開航道。

更讓人生氣的是先前那大漢正站在一艘海滄船頭哈哈大笑,周圍的海盜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其中有人指著毛安的方向說道:“老大,那老傻子還真天鎮哈,這麼輕鬆就能拿出來兩千兩,還是兩個半滿的巷子。老大我敢打賭他們絕對是去澳門采買的。佛郎機的紅夷大炮可不便宜,哈哈,這三艘船上起碼有上萬兩的銀子!”

他們曉得肆無忌憚,說話毫無掩飾,兩艘船隊此時不過兩百步的距離,毛鈺船隊大部分人都聽到了,一個個臉色鐵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