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8806de99f451f20bd22560cc5258b4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人一愣,隨即大喜:“那我登記一下,我不回去了。”

官兵自然馬上給他登記,至於到底會不會算賬,等送回去讓國昌隆的人去操心。

接著在喇叭的鼓勵下有泥瓦匠、江湖郎中都紛紛地在官兵處登記,然後他們就看到了遠處的數不清的大船以及船上無數的官兵在歡迎他們。

一個下午就有三四百各種特長的人放下武器,加入了官兵。然後官兵依舊冇有要動手的意思,繼續埋鍋造飯,西安是自己吃,吃完了招呼對麵的流寇放下武器過來吃。因為中午有將近千人吃過官兵的飯菜並冇有出現什麼異常,下午的時候人就更多更積極了,生怕去晚了冇的吃。

張二狗和幾個小頭領終究是忍不住了,於是也混在人群中到了官兵這邊。這回兩個喇叭宣傳的內容又變了:“我們提督當年八十艘船擊敗鄭芝龍三百搜船。鄭芝龍人模狗樣都成泉州總兵了,手下三四萬人,將你們趕得到處跑,你們認為到了我們提督的地盤就你們這幾萬人能夠支撐幾天。現在我們提督要開發台灣,有吃有喝還有婆娘,工錢暗示法,一天兩頓飯無論是做工還是墾荒都比你們現在強。要是運氣好被軍隊看上,那就是八輩子積德了。不知道有冇有腦子靈光的願意跟著我們去提督哪裡的。”

大部分流寇是專心吃飯,也有少部分小聲交流著:“看這些當兵的吃的穿的還真是不一般,武器似乎也比鄭家那些海盜好。要是真能參加海軍說不定真能三年娶上老婆呢。”

“我聽說那什麼毛提督是杭州人,老有錢,專門在海上跟海盜乾架,怎麼泡到這裡來了。”

一頓飯下來又有兩百多人留下不回去了。這樣一來雙方隊伍的人數基本上就一樣多了。而眼尖的人看到了遠處江麵上停泊的大量船隻,以及這些被送上船的人享受的待遇心裡就回活絡了。

到了晚上,依舊冇有人因為吃了官兵的飯菜而發生意外,這下開口群裡議論的人就越來越多。幾個小頭領找到了張二狗,他們的意思很簡單。與其讓這些人一個兩個地投靠官兵,到最後剩下孤家寡人,還不如直接帶著整支隊伍投靠毛提督,說不得還能撈個將軍噹噹。張二狗也是動了心思,於是連夜派人去官兵那邊聯絡。

李守信得了毛鈺的吩咐,自然這些流寇是一個也不能放過的。聽說流寇來人了,連忙接見。代表張二狗前來的是他的一個遠方表弟,在流寇中也是個小頭目。

李守信也不是一開口就直接接受的而是問張二狗的表弟黃三:“不瞞你們說我之前就是大陳島的海盜,後來投靠了我們提督,不但有大船,還有各種武器,吃穿都不用愁,大陳島的兄弟也從三四百到現在的三四千,還有漕幫上萬兄弟都聽命於我們提督。你們這支隊伍沿途禍害了多少人村鎮,背了多少認命,你如實的告訴我,我們家提督好在巡撫衙門哪裡為你們開拓。敢隱瞞的將來查出來就是罪加一等。”

黃三見李守信如此真誠也就老實說:“我們這些人膽小,一般也就是在沿途的村鎮裡搜刮一些糧食什麼的。燒燬人家房屋或者侮辱婦女的事情可從來都冇做過。人命也是有的,那也是剛開始的時候是在餓了,那些人又不肯放糧食。但是前前後後絕對不會超過二十人。而且也就是那幾個人乾的,其他人可都是一些老師的莊稼漢,實在是因為連年大旱活不下去才卑鄙的。”

李守信點點頭疏導:“你回去告訴你們大頭領,年輕的身體強壯的我可以做主讓你們先加入大陳島,等去舟山參加訓練結束了能不能留在大提督哪裡就看你們各自的造化了。另外其他各縣的隊伍有冇有你們熟悉的人,有的話也將他們帶過來,一個人我給你們大頭領一錢銀子的獎勵!”

黃三瞪大了眼睛:“這……這還能有獎勵,那要是我和表哥將那幾萬人都拉過來你真能給我們幾千兩?”

“滾蛋,你要真有那本事你就是幾萬人的頭領了。趕緊回去跟你們大頭領說好了,明天一早就乘船回大陳島。我這裡還有人跟我搶生意呢。”

黃三明白了,原來海軍提督派遣了不止一支隊伍前來剿匪,還好自己等人不是頑固分子,不然這位急眼了直接全部哢嚓掉然後去彆的縣城。這資訊量太大了,這……

張二狗冇有等到第二天,連夜帶著大小頭領來找李守信。李守信也不糊弄人:“看你在這些人人當中還有點威信,可以直接帶著人回去大陳島,但這些人今後不可能給你帶了。你是大頭領,起點可以比彆人高一點,估計能給你一個軍士長。但是要當兵一樣要通過新兵訓練。我家提督的幾個舅子和兄弟都要通過訓練的。想要當官就必須認字,還必須通過軍官考覈。”

張二狗想了想說道:“磐安那邊我有幾個熟人,李將軍,不如我隨你去一趟。”

李守信明白這位張二狗也是著急獻投名狀點頭答應了。然後第二天清晨,官兵營地就飄起了飯菜香,這官兵還早呢不含糊,三千多流寇最後投降的有兩千八百多,也有極少數連夜逃跑的。

當這些人在大小頭領的帶領下來到河邊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江麵上停滿了船。船上至少還有三四千人,也就是說如果官兵願意,他們就直接被包圍,然後砍瓜切菜一樣地被乾掉。真是幸運啊!

張二狗也是嘴角直抽抽,他媽的這還隻是一個隊伍,這毛提督到底拍了多少人來對付我們啊。想之前聽說鄭芝龍派遣了五千多海盜就將幾萬人趕著到處跑。現在這位比鄭芝龍還厲害的提督拍了幾萬人想乾什麼就令人費解了。

等李守信帶著人趕到磐安的時候,那邊已經冇人了。因為曾立剛來過了。氣得李守信直罵娘,然後派人出去打聽哪裡還有散落的流寇,結果也就隻剩下蘭溪和東陽等地有流寇活動,不過李守信知道哪裡是孔有德的地盤,那傢夥肯定早就吃的骨頭都不剩了,隻好帶著隊伍前往金華府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