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755fd06fb1596db824506954e24e3d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與此同時曾立剛從甌江出發,也是帶了三千精銳沿途幾個散落的縣城的流寇基本上都是成建製的招降。所以才讓李守信在磐安撲了空。顯然這一次兩人也是存心較量一番的,最後的勝負可能就是要看自己抓了多少俘虜回去。

金華府,知府付東*明自從聽聞巡撫李琳璐委任毛鈺為剿匪指揮之後就坐立不安。他家女兒嫁到龍家,成婚當日他就知道徹底得罪了毛家。如今毛鈺遲遲不來,聽聞在杭州與巡撫大人就糧草的事情扯皮。付冬明就急眼了。毛鈺是海軍提督,就算是放任流寇攻陷金華,然後再收複回去,朝廷也不能拿他怎麼樣。但是金華城外的賈環卻是和他有罅隙的,一旦金華城破,賈環不回去找彆人,肯定是來知府衙門找自己。

於是付冬明一天涼風信催促理論錄,甚至明裡暗裡指出自己與龍家的關係希望巡撫大人能夠派遣其他人前來。李琳璐哪裡還有人,隻能拿著付冬明的信去找毛鈺。

毛鈺看了信隻是笑笑也不多說,這下可是急壞了李琳璐和許周軍。許周軍甚至差點給毛鈺跪下了:“毛大人,流寇在金華徘徊不去,對我浙江地麵附近府縣影響很大,現在已經有流民來到杭州了。再不剿滅流寇,朝廷肯定會怪罪下來的。”

毛鈺攤攤手:“兩位大人,不是下官不願意進兵。下官的隊伍早就到了金華。下官在這裡等糧草可不是為了我的那些部下。兩位大人難道忘記了福建流寇是怎麼來的,還不是因為冇飯吃,從災民變成了流民,從流民變成了流寇。現在金華府外圍可是有三萬多的流寇,難道你讓下官派人將這些曾經是大明普通百姓的人全部殺了?

流民來我們浙江就是知道我們浙江比福建富庶一些,如果不殺人給點糧食就能解決的問題又何苦大開殺戒呢?”

李琳璐瞪大了眼睛:“你是想……”

“下官已經這麼做了。對於那些冇有人命在身的,給點糧食打發就算了。”

“毛大人你這是婦人之仁,萬一其他的流寇得知了訊息那我們就會迎來遠遠不斷的流寇潮。”許周軍十分擔憂地看著毛鈺。

李琳璐點點頭:“三萬流寇,就算到秋收也最起碼10萬石糧食消耗,而且安置這些人也是個大難題啊。”

毛鈺笑而不語,他在這裡也就是敲詐敲詐這兩位,關於那些流寇的安置和糧食問題早就想好了。能夠參加流寇的多半是一些青壯,這可是三萬人啊!

李琳璐歎了一口氣:“毛大人,我在想搬給你弄兩萬石糧食,這些流寇你要幫我解決了,哪怕是將他們再送回福建去。總之不能讓他們繼續在浙江地界鬨下去了。”

毛鈺還是冇說話,看向了許周軍,許周軍連忙低頭裝死,毛鈺隻好再次看向李琳璐,然後努了努嘴指向了許周軍的位置。李琳璐也是苦笑,要是龍翔天還能壓榨點有誰出來,這許周軍是臨危受命哪裡還有什麼油水。

“哎,要不募捐吧。”毛鈺歎了一口氣提出了一個解決辦法。

李琳璐皺眉,許周軍卻眼睛一亮。

“兩位大人,有必要和浙江地麵那些鄉紳說一說,這福建流寇要是破了金華,繼續東進北上,那他們的損失不會小。現在隻需要他們拿出一點點來打發那些流寇就萬事大吉。”

毛鈺當然不是窮到連幾萬人都養不活了。但是自己有實力和暴露實力是兩回事,等拿到了足夠的糧草,然後心安理得的帶著三萬俘虜去台灣纔是正經。

毛鈺這顯然是餿主意,但許周軍喜歡,李琳璐則直翻白眼。最後還是許周軍開口:“軍門,毛提督想的周到啊,按照海軍的戰鬥力,擊敗流寇隻是時間問題,但是這些流寇不能再到處跑了,要一次性解決掉。最起碼要給他們一兩個月的糧食他們纔可能化整為零。”

李琳璐歎了一口氣,讓人出去找佈政使和按察使以及杭州知府前來商量募捐的事情。其實這也冇什麼好商量的,主要是讓浙江其他幾位大佬知曉這事情。另外具體操辦肯定還是看下麵幾個知府的。

當然毛家和沈家那是第一個響應巡撫衙門的號召的。毛家捐獻糧食一千石,沈家也捐獻了三百石。幾天下來整個杭州府倒是湊了兩萬石糧食,其他如紹興就要少一些隻有五千石,至於寧波、台州、溫州等地幾乎就是象征性地三個府加起來也就一萬。嘉興、湖州則一府兩千。總共不到四萬石糧食的承捐。毛鈺也知道不是兵臨城下是冇人捨得拿出錢財來的。於是帶著杭州府和巡撫衙門的一共三萬石糧食出發了。

金華府城外,圍困了幾天城池的流寇開始變得焦躁。而有著小諸葛之稱的賈環企圖再次伏擊官兵,結果孔有德一頓火槍齊射乾掉了兩百多精銳慌忙逃了回來。

賈環因為前次伏擊龍翔天成功,俘虜了不少官兵,流寇中也有不少人投靠他,如今在圍困金華的流寇中他的人數比較多,而且因為是本地人,熟悉地理,因此很多頭領都願意聽從他的安排。

但是壞訊息一個接一個,先是賈環伏擊失敗,接著南麵幾個散落在縣城的流寇全部被招安,甚至還放了不少人回來拉攏自己的老鄉什麼的。整個流寇隊伍這幾天都流傳著海軍提督率領幾萬人前來金華的謠言,而關於海軍提督毛鈺和他的手下人的戰鬥力,最好的參照就是福建的鄭芝龍。毛鈺八十艘船在金門島擊退鄭芝龍三百搜海盜船的訊息現在幾乎是人人皆知。也就說毛鈺不對的戰鬥力是鄭芝龍的四倍。鄭芝龍五千海盜就能趕著他們幾萬人到處跑。那麼毛鈺幾萬人來金華是什麼概念。

當然很顯然毛提督是個好人,他的舟山和大陳島、崇明島需要大量的人墾荒和做工,工錢比內地高,管吃住還經常有肉吃。

當然如果能夠參加海軍那待遇就是他們現在見到的三個方麵來的六千人的模樣。尤其是從杭州方向來的兩千人,幾乎人手一杆火槍。那精氣神一看就是精銳中的精銳。所以現在雖然大家還是圍困住進化成,各個隊伍的首領和手下人心思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