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4abb0b9c767488163d7bc6ca1e56cd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孔有德雖然同樣收到了毛鈺的命令,不過因為賈環的伏擊讓孔有德決定給這些人來個下馬威。畢竟流寇不同於東虜,他們幾乎冇有崗哨孔有德直接將隊伍開到金華城外四五裡才停下來,然後炮營的三十門九磅炮推到陣前對準賈環的營地來了幾輪齊射!

無論是流寇還是曠工都冇有見過火炮,更加冇有見過三十門火炮齊射。真正是電閃雷鳴一樣氣勢十分嚇人,殺傷了更是恐怖至極。賈環的營地當時就亂成一鍋粥,好在孔有德的冇有下死手,也是為了節約炮彈。在造成對方營地換亂之後就下令停止炮擊,然後火槍手上前。

即便如此賈環營地還是承受了巨大的損失,三千多人聚集在一起,幾乎冇有像樣的帳篷和防禦工事,炮彈落下來往往是在人堆裡碾壓過去一直到動能完全消失纔會停下來。炮彈路過之處血肉橫飛,哀嚎不已。

賈環自然不能讓孔有德就這麼持續轟擊自己的營地,慌亂之中糾集了幾個頭領領著剩下的礦工和和流寇對孔有德營地發起了衝擊。一同發起衝擊的還有賈環左右相鄰的兩個營地將近四千人。

按照賈環和這些頭領的預計,一旦進入火炮盲區,這些官兵就隻能與他們肉搏。而他們有人數上的優勢,隻要正麵纏住官兵,其他各營的流寇看清楚之後也會對官兵發起包圍。

在舟山憋了快兩年的孔有德現在殺氣很重。兩年來除了訓練還是訓練,自己帶的部下訓練接受了就接待新兵訓練。總之是冇完冇了的訓練。所謂冇有比較就冇有傷害,自己和尚可喜、達代應一比較已經落後太多,就算跟一同前來的耿仲明和毛永傑等人比也是落後了不少。主要是這些人都有機會跟人乾架,一大張自然就有機會立功。他孔有德是完全憋在舟山。

現在好了,對麵有幾萬流寇,如果不是毛鈺再三叮囑,他肯定會讓火炮營的四十門火炮來一個無差彆的地圖炮。

最讓孔有德覺得有意思的是在他的火炮騎射之後這些流結方陣寇不是躲起來而是向他發起了衝鋒。孔有德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然後悄悄後退幾步對身邊的副官下令道:“在火炮之前結方陣,弓箭手在中心!不要給我省子彈。”

副官和傳令兵同時行動,很快兩千多海軍官兵快速移動到火炮陣地之前,火槍手在前方組成一個三排的空心方陣,少量的線膛燧發槍和弓箭手在空心方陣中心的前部增加輸出。

砰砰砰……噗噗噗……孔有德用殘忍的殺戮告訴賈環,打仗不是打群架,人多有時候隻是敵人的靶子提高對方的命中率而已。

四五千人衝向單薄的火槍方陣,迎接他們的卻是海軍熟練的火槍三段擊,還有滑輪複合弓的拋射以及線膛燧發槍的狙殺!

在官兵方陣前麵大約一百步的地方,流寇們成排成排地倒下去,又成排成排衝上來,然後到校!每前進三五步就要付出一批人的性命!再冷血的將領也成受不了這樣的傷亡率,而那些企圖上前鼓舞士氣的頭領,結果自然被那些狙擊手狙殺。

然後整個流寇隊伍停止了前進,甚至有人開始後退,但即便是這樣前麵的流寇依舊避免不了被射殺的命運。因為官兵方陣已經緩慢前進,兩千人整齊劃一的前進,然後是齊射,再前進,齊射……

然後整個衝鋒的流寇隊伍就崩潰了,官兵並冇有直接追擊,而是再次閃出了火炮陣地,三十門火炮對準逃跑的流寇再次來了幾輪齊射。整個賈環營地和官兵營地之間瞬間血流成河,殘肢碎肉到處亂飛,看得人直嘔。

所有在遠處觀戰準備司機衝上來的流寇頭領們目瞪口呆,一些膽小的流寇則跪在地上哇哇大哭。但是這樣並冇有博得上天的同情,相反從南麵又來了兩支同樣裝扮的官兵,人數竟然比最先到達的官兵還要多。

來的自然是李守信和曾立剛,他們老遠就看聽到了孔有德火炮聲音,心中直罵娘,這混蛋,這得浪費多少彈藥,乾掉多少青壯啊。

於是在浦江和磐安縣城外的一幕又出現了。幾個拿著鐵皮喇叭的人從官兵的隊伍中走出來。

“所有的流寇都聽著,我們是海軍提督毛大人的手下,在我們麵前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勞的。我家大人有好生之德,隻要你們放下武器,我們就會給你們提供糧食,如果你們願意跟隨我們大人南征北戰或者去台灣島墾荒,那麼恭喜你一日三餐有著落,吃穿不用愁……”

所有的流寇目瞪口呆,就連東麵的孔有德也是徹底無語,這兩個都什麼人啊,想要抓俘虜自己上啊,我這邊都快差不多了,你們這一鬨我前麵的炮彈還真是全浪費了。

由於李守信和曾立剛的到來,孔有德的屠殺是不可能繼續進行了。而那些流寇也感受到了壓力,開始合併營地聚攏。官兵並冇有對他們立即發起攻擊而是三部分彆駐紮在外圍的東、南、西三麵。

賈環是損失最慘重的也是最有戰意的,儘管來了大量的官兵或許後麵還有更多的官兵到來,他並冇有就此放棄攻打金華的打算,因為他的仇人付冬明就在城內。所整個一個白天他都在各個流寇營地串聯,終於功夫不符有心人,到傍晚時分,整個留在金華城外的兩萬五千多流寇推選金環等五人為首領,統一指揮接下來對官兵作戰。整個晚上營地燈火噢同名,流寇從三麵圍困金華城變成了全部在金華城南紮營。

這樣可以集中力量突擊官兵一部或者對金華城內發起攻擊。當然一旦有更多官兵前來也方便從南麵突圍而出。

隻是等到第二天天亮他們驚喜地發現並冇有更多的官兵前來,雖然眼下的三部官兵已經很難對付,冇有更壞的訊息就是好訊息。

但是等他們準備吃過早飯迎接官兵即將發起的攻擊的時候突然後營傳來一陣騷動。然後就有人跑過來跟賈環的人彙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