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2d3ef45f86bb5ebc49c085e64de5f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幾位大人,官兵……官兵占領了後營。”

賈環等人一聽眼睛頓時就紅了,後營是他們看了官兵的佈置才選擇一麵靠山的位置,前麵是青壯營地掩護。後營主要是一些頭領的家屬和沿途搶來的年輕女子和絕大部分糧草和錢財!雖然那些糧草非常有限,但那也是他們保命的東西啊,官兵是怎麼插上翅膀飛過去的?

當然現在想這個已經來不及,賈環帶著幾個頭領就要率人去奪回後營。結果他們就看到官兵已經從其餘兩麵圍攏過來。

等到賈環來到後營不遠處,卻發現那裡冒起了濃煙,賈環第一想法就是官兵放火燒了他們的糧草燒了後營。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那些濃煙慢慢變淡了,後來再近一點發現有部分官兵正看押著後營的家屬,部分人則在地上埋鍋造飯!

這自然是李守信的主意,他陳燁派出兩百多特戰隊員端了流寇的後營,不過不是燒殺一番,而是直接生火做飯,食物材料竟然是官兵這些天準備好的。接著不斷有人從打開的一個缺口有官兵將後營的家屬趕出來。

這些家屬不是驚慌失措哭哭啼啼,而是端著一個個飯碗津津有味地吃著,吃完了,就有人走向前招呼他們的男人或者鄰居放下武器過去吃飯。

對,就是放下武器過去吃飯!後營的家屬是固定人數,但是進入後營的官兵卻越來越多,突襲已經失去了最好的機會,除非他們拚著放棄後營所有人。

而那些婦女兒童用渴望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家人呢,向他們招手,希望他們能夠過去吃飯。因為這些官兵的飯菜實在太好吃了。

李守信這一套曾立剛也曾經用過,所以十分配合地將隊伍靠攏過來。可是東麵的孔有德看傻了,這是什麼操作,這李守信玩什麼啊?隻是出他意料的是看起來十分簡單絕對不可能有流寇上當的計謀,結果不到半時辰就有上千流寇進入了官兵控製的後營,然後坐下來吃飯。然後大部分人冇有再回到流寇陣營,而是順著官兵臨時開辟的通道來到了李守信與曾立剛的方陣後方。傻子也明白這些人是投降了。

賈環也看傻了,他想象過各種官府剿匪的場麵,甚至連招安的籌碼都想好了,結果李守信這麼一來,他就有點控製不住下麵的人了。因為那些放下武器走過去吃飯人不但冇有任何意外,還能領著他們的家屬離開。

流寇中有窮凶極惡的,但是大部分還是良心未泯的淳樸百姓。李守信這一招是在孔有德的屠殺之後更有殺傷力。一麵是好菜好飯和家人,一麵是火槍與火炮。其實選擇並不困難。

於是在三部官兵和金華城城牆上鄉勇和幾千百姓的見證下先是幾百然後是幾千人走向了官兵搭設的臨時廚房。美美地吃上一頓,然後投降。

他們丟下的是糞叉、竹搶,得到的卻是豐盛的飯菜,然後帶他們加入台灣開發的承諾。整整一個上午,官兵臨時營地的大廚們幾乎冇有停歇,而那些排著隊等到吃飯的流寇也是源源不斷。

最終孔有德額不得不放下身段,下令派出部分陸戰隊員協助李守信等人疏導投降的流寇。

金華城牆上的人看到這一幕,除了不敢置信就是趕緊派人去通知知府。付冬明證在書房裡生悶氣,他昨天寫了一封書信投向朝廷,控訴李琳璐與毛鈺勾結,打壓龍翔天卻不顧金華百姓死活。金華旦夕之間就可能被流寇攻陷,身為巡撫的李琳璐和前線指揮的毛鈺都冇有抵達戰場。這是挾私報複,這是瀆職,有負皇恩,有負百姓。懇請朝廷降旨處罰毛鈺,並且派遣得力人手前來金華鎮壓流寇。

付冬明還特彆指出了毛鈺的海軍明明已經抵達金華卻在城外遲遲不見行動。毛鈺更是離譜居然半個月都一直呆在杭州不敢前往金華!

當下人通知他說城外的官兵在招降流寇的時候,他第一反應是不可能。隨後問清楚來人,大概有多少人投降了官兵。結果得到的回答是現在還不知道,不過總是有一萬多人的!

這是他不願意看到的,金華南麵幾個縣被他主動放棄,金華城也被流寇圍困了半個月之久。自己的親家更是被賈環半路伏擊丟官罷職。如果就這麼招降了流寇他如何洗刷恥辱如何分得剿匪的功勞?

所以他第一時間來到城頭,並且派出使者要求見城外官兵的最高指揮官。在他看來毛鈺馬玉冇來那麼前來的最多就許周軍,甚至可能是其他四五品的武將,在他這個正四品的文官麵前肯定會唯唯諾諾。

隻是使者回來說,官兵將軍們現在忙於處理降兵冇時間拜會知府大人。至於知府大人說的對待流寇的事情,這是官兵自己的事情,浙江巡撫衙門已經將這次平亂全權交給了海軍。

氣得付冬明七竅生煙,他冇想到毛鈺的手下人都這麼跋扈。完全不理睬他這個知府。孔有德等人當然不會鳥付冬明,不說付冬明和龍翔天是親家。就算冇這層關係,孔有德等人也隻認毛鈺。投降的流寇部分被孔有德安排到船上,其他的則大部分跟著李守信和曾立剛在官兵外圍建立了臨時營地。到日落時分,不再有流寇前來,白天大概有將近一萬五千人直接選擇了投降。但還有更多的流寇選擇了觀望或者頑抗。

不甘寂寞的付冬明晚上派出一隊人馬前往賈環營地招降,結果悲劇了。賈環正在為白天的事情氣急敗壞,幾個頭領認為應該立即撤退。但賈環不想就這麼離開。不過想要偷襲來援官兵已經不可能。因為三部官兵已經聚攏。突圍的話需要付出不菲代價纔會拖住幾千官兵。

但是突圍之後後去哪裡?福建有鄭芝龍,浙江有毛鈺,難道去江西?不等他們商量出辦法,金華知府派人來勸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