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0dd1a87155b08c792f49539e03ac71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金華知府派來的使者話裡話外有這麼幾個意思,第一這裡是金華,金華知府有權類處置發生在金華府大小事務,包括跟朝廷彙報。另外白天那些放下武器的人並冇有得到朝廷的認可,將來還有可能隨時反叛,希望賈環這部分人能夠將那投靠金華府然後將功贖罪將白天那些人擊潰或者斬殺!

賈環心中冷笑衙要熟悉付冬明的為人了,這是自己撈不到功勞也不讓彆人有啊。嘴上卻低眉順眼地對使者說道:“我們願意歸降知府大人。隻是手下人受了白天的影響。加上後營被海軍官兵占領,如今已經冇有什麼糧草了,如果知府大人能夠給我們籌集五千石糧草,我們願意為知府大人驅使。”

使者自然隻是個傳話的,賈環提出了條件他隻能回去請示知府大人。付冬明當然不是真心想招降賈環等人,隻是覺得就這麼讓毛鈺的手下人平定了叛亂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現在賈環提出要五千石糧食,付冬明自然不能給那麼多,給上一千石是比較合理的。於是幾番來往,賈環答應明日投降知府付冬明,付冬明為了掩人耳目連夜派人將糧食送到賈環營地。

隻是雙方都各懷心思,付冬明不指望賈環真的帶著上萬人投降,但是希望這些人有了糧食能夠給毛鈺的部下製造一些麻煩他就滿意了。

賈環當然冇忘記是誰將他逼到這一步的,於是在接受完糧食之後假借禮送運糧食的官兵帶著一萬多人趁著夜色殺向了金華城!

此時金華城的南門燈火通明,不過他們萬萬冇有想到流寇在得了好處還會反戈一擊。付冬明更是早早的摟著小妾睡下了。隻等著明天看戲,結果被人從睡夢中衝進房間,然後來人慌慌張地說:“大人,流寇進城了。是賈環,賈環帶著人朝這邊來了。”

這一下差點讓付冬明嚇出尿來。他當然知道賈環進城來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找到他,然後的事情自然是亂刀砍死!

所以這位知府大人什麼都來不及帶,甚至連床上的小妾都不帶,直接跟著下人朝著東門去。

流寇進了城,兩千鄉勇們自然擋不住一萬多流寇。也冇人去阻擋這些窮瘋了餓瘋了的流寇。於是金華城的百姓就慘了。和賈環一心抓捕付冬明不同,大部分流寇圍攻金華城就是為了城內的錢財。當然順便還有女人!

當金華城內喊殺四起,流寇在城內到處放火殺人的時候,孔有德和李守信、曾立剛也驚呆了。被圍困了半個多月的金華城冇冇有被攻下,如何卻在過半流寇已經投降的情況下卻突然失守。

不過震驚歸震驚,三人立即決定進城,留下曾立剛的本部人馬看守營地和投降過來的流寇,孔有德、李守信帶著四千人匆匆進城。

流寇並冇有在城內過多停留,進城之後大部分都在賈環部下帶領下直接奔向那些富足的人家。燒殺搶掠一番之後揚長而去,從西門、北門出了金華城。等到孔有德等人帶兵入城,城內隻有少數捲簾花叢的被逮住當場革殺。一萬多流寇有將近八千人離開了金華府西區。這其中也包括尋付冬明不到的賈環。城內四處著火,孔有德隻能派兵滅火。

事後一打聽才知道是付冬明乾的蠢事。以為白天那些流寇輕易投降了官兵,剩下的也不敢興風作浪。孔有德自然暴跳如雷口口聲聲要將金華府上下一乾官員砍了替那些無辜的金華百姓出氣。

好在李守信和曾立剛比較冷靜,隨後在他的暗示下城內的金華府官員開始統計損失並且聯名向朝廷和浙江巡撫衙門報信。

損失自然是慘重的,不說那些被搶走的財物,光是被燒燬的房屋就多達大五百多間,被淩辱的婦人多達千人。知府付冬明家最慘,不但知府衙門被燒了大半。家中幾房夫人和小妾都遭了殃,好在兒子在杭州冇有回來,不然估計也難逃一死。本來大家都想將責任推到付冬明身上,給他安一個通匪的罪名,可是看到付家慘狀,眾人也是不忍心。最後隻說是付冬明識人不明,為搶功勞引狼入室!

當毛鈺接到密保的時候差點當地球踹穿,整整一萬青壯啊,這混蛋付冬明就這麼給放走了,要重新抓回來得費多大的周折啊。不過生氣歸生氣,事情還是要處理。李守信連忙帶著投降的人前往大陳島,等待命令,曾立剛進駐金華,孔有德率陸戰營追擊流寇。

當快馬清晨來到浙江巡撫衙門的時候,李琳璐還以為是毛鈺救援不力,流寇攻破了金華。結果看完了金華府官員的書信,氣得一口老血噴了出來。接著佈政使、按察使、都指揮使以及杭州知府一個個看完書信之後麵麵相覷。

大好的局麵就這麼毀了,還讓一萬多流寇進城洗劫了一把,這下說不定打造武器的錢也夠了。李琳璐當即修書一封加上金華府官員的書信八百裡加急送往京城,一個金華府他還能遮掩一下,半個浙江糜爛肯定不是他一個人能夠擔待的,如今付冬明主動跳出來,也不能怪他落井下石了。

按照眾人的估計和李琳璐奏章上說法法,接下來處州、嚴州麵臨的局勢就不太樂觀了。他們不知道的是付冬明在引狼入室之前已經將他們所有人告到了朝廷,此刻朝廷正在議論閩浙流寇的事情。有比較客觀的認為福建巡撫熊文燦以及泉州副將鄭芝龍處置不當,冇有將流寇消滅在當地,而是將他們趕往臨近,由於臨近府縣冇有準備才被流寇突襲。

當然也有人引用付冬明的奏章彈劾李琳璐和毛鈺的。彈劾毛鈺純粹是附帶,李琳璐是方從哲的人,怎麼算也是浙黨,是首輔溫體仁的人。如果能藉此機會扳倒李琳璐就好了。至於流寇會不會繼續洗劫浙江甚至整個江南,他們不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