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d82ade3a3e4e2b01408a8909434d06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溫體仁也很鬱悶,他覺得李琳璐不應該讓海軍來剿匪。畢竟福建西部多山,浙江西部同樣多山,海軍的特長自然是海戰。他不相信李琳璐和毛鈺會放任流寇繼續鬨下去,因為畢竟李琳璐和毛鈺兩人的基本盤都麵臨流寇的威脅。所以溫體仁要努力保下李琳璐,而最好的辦法自然是進攻福建巡撫熊文燦和他招安的泉州副將鄭芝龍。

而熊文是東林黨推舉出的人選,當初在對待鄭芝龍的態度上東林黨內部都發生了分歧,畢竟常年為海盜對江南商人的禍害也不小。而皇帝朱由檢也是不喜歡鄭芝龍的,甚至有給毛鈺的秘密聖旨,讓他找機會乾掉鄭芝龍。現在是鄭芝龍禍水東引,朱由檢自然更加厭惡鄭芝龍。這也讓東林黨人為難,要保住熊文燦,自然要保住鄭芝龍,要保住鄭芝龍就會惡了浙江和皇上。

不過很快浙江巡撫的奏章讓雙方不必為此糾結了,因為這件事發生了轉折!毛鈺不負眾望,率領浙江衛所兵和海軍對流寇進行合圍,並且招降了部分流寇。關鍵時刻金華知府付冬明為了搶奪功勞,居然引狼入室,不但給流寇提供大量糧草,居然對圍困金華半個月之久的流寇疏於防範。結果導致流寇入城,不但讓毛鈺等人的努力化為烏有,還金華城拱手讓給流寇禍害。

在金華府眾官員給巡撫的書信中付冬明給賈環等人流寇的糧食不是一千石,而是五千石。這是罪大惡極的通匪!五千石糧食可以供金華城內的兩千鄉勇三個月堅守。三個月朝廷甚至可以從南直隸調兵前來。而付冬明居然將這麼多糧食給了流寇。最要命的是原本很多鄉紳對付冬明就有意見,這下總算找到了出氣的機會,於是各種添油加醋的書信飛向浙江巡撫衙門、南京乃至京城的各達官貴人府邸。

選擇李琳璐還是熊文燦是一個難題,但是推出付冬明做替罪羊朝廷大佬視乎瞬間就達成了共識。於是很快關於流寇攻陷金華城的處理結果很快以聖旨的形式下達浙江巡撫衙門和福建巡撫衙門。對於福建巡撫熊文燦自然是申斥一番,要求福建做好災民救濟,不能再出現大量流寇為禍的事情,更不能簡單第將流寇趕出本地。

對於浙江巡撫則包括立即捉拿付冬明及家人押送京城,選派精兵強將合圍剩餘流寇。毛鈺平匪有功,但是部署不周密導致流寇破城且隨後逃竄,功過相抵繼續留用。

麵對聖旨李琳璐等人鬆了一口氣,也替毛鈺惋惜,本來三萬流寇如果能夠招降大部分,這也是大功勞一件啊。儘管主要功勞是浙江巡撫和浙江都司的運籌帷幄。但前線總歸是毛鈺的人在打仗。對此毛鈺無所謂,他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功勞,他知道表麵說是功過相抵,其實大家心中都有一個評價,朝中大佬和皇帝是虧欠他毛鈺的。而毛鈺問李琳璐要糧草更是理直氣壯,原因無他,接下來想要儘快剿滅賈環等人,需要調集幾個府的鄉勇以及整個浙江衛所的精銳。而那些在金華城下投降的人總不能讓門捱餓繼續造反。所以五萬石糧食是必須儘快到位的。

另一麵,孔有德率領的陸戰炮營回到舟山,更換一營陸戰並前往,加上李守信和曾立剛兩部各處部分精銳,共計五千精銳尾隨流寇行動。這一次毛鈺特意提醒孔有德招降為主,為此還特意將尚可義的軍銜提升到與孔有德平級,李守信、曾立剛則返回各自島嶼,安置將近兩萬人的俘虜,其中金華城下有一萬五千人,其他個縣城招降了五千多人。

這些人毛鈺從中挑選三千人作為陸戰隊員,其中兩個山地營,專門為應對福建、浙江西部山區和台灣東部山區而建。又挑選兩千人作為普通水手,將來加入商隊和內河運輸。兩千多人送往崇明島墾荒,剩下一萬多多人送往台灣。

送往台灣的大部分則留在淡水河道基隆港之間廣袤的平原上墾荒,大約兩千人則參加城市和港口建設。

至於孔有德何時能夠全殲或者招降流寇,毛鈺並冇有給出期限,而是要求浙江巡撫衙門移文各府縣支援大軍行動。

既然不能速戰速決,毛鈺就打算利用難得機會練兵,讓陸戰隊熟悉一下山地戰,也讓大陳島和南日島的部分精銳有實戰機會。

賈環等人其實也冇什麼地方好去,往東是紹興、台州,往北是杭州都是不能去的。隻能往南和往西。南邊已經被福建流寇來的時候禍害得差不多了,所以幾個頭領一商量就繼續往西。

本來從行軍速度上來說,這些流寇當然不是孔有德率領的海軍的對手。所以在第三天孔有德就出現在流寇大軍身後十裡之外。這樣的距離保證不至於失去流寇的蹤跡,也給流寇足夠的壓力,隻能沿途洗劫村鎮,稍作停留,不能對縣城打主意。這也是毛鈺的底線,如果再出現縣城被攻陷,那麼這些流寇說不得就會據城而守。而處州和嚴州各地早就得到了浙江巡撫的通報。他們擔心的就是流寇攻不下金華,又不敢去杭州,轉而路過處州前往江西。但這個季節正是農忙,許多百姓儘管得知了流寇要來的訊息也捨不得離開。好在孔有德也算吸取了教訓。在追上流寇之後就派出了了呀戰隊員在流寇前麵通知沿途村鎮百姓躲藏,同時尋找合適的地形與流寇決戰。

多年在遼東與東虜作戰的精銳帶領的陸戰隊員用來對付這些流寇是有點大材小用。但也也給了孔有德充分的發揮空間,每天行進多少,在哪裡適合伏擊,哪裡適合決戰,都逐漸掌握。隻等時間差不多,流寇進入預定區域就來一個一鍋端。

當然沿途替毛鈺刷名聲也是必要的,那些村鎮的百姓得了訊息很多人將信將疑,膽小的則將家財藏起來,自己躲到山上去,等到流寇真的來了將村鎮洗劫一空,很多人慾哭無淚,但也有人因此感謝毛提督的警告。有了前幾天的教訓,和一些逃離本土的百姓的扣扣相傳,沿途村落的百姓越來越精明,大部分時候流寇僅存都是空手而回。正想放火燒存就會有小股官兵及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