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ca1636f9095c39972b3d7a0fdeb634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孔有德按照毛鈺的部署這麼做其實也就是讓所有參戰將士增加一些山地作戰經驗,然後讓當地府縣提供糧草。刷聲望還能混個臉熟,這是毛鈺的原話。至少秋天之前毛鈺是不打算召回孔有德和尚可義。不過這個計劃很快被南邊的變化中斷。

三千多投降的流寇有四五百屬於不可饒恕的,加上之前毛鈺從投降的兩萬人中甄彆挑選出來的兩千多人同時送到巡撫衙門,這些人作為戰俘交給李琳璐去交差,毛鈺也可以剩下不少糧食。致此福建流寇作亂浙江算是基本平靜。浙江巡撫衙門一本花團錦簇的奏章送往朝廷。流寇數量之多肯定是要翻倍的,擊斃的流寇數量則要翻好幾倍。當然消耗也是要翻倍的。作戰應用的將士撫卹也是要翻好幾倍的。對此毛鈺冇興趣在杭州磨蹭,將李琳璐的三萬軍餉拿出來一萬,分給巡撫衙門和浙江都司以及佈政司和巡察使等大小官員,自己撤了。對此做法,浙江的官員是很滿意的,不搶功勞,不搶封賞的年輕人真是少見啊。

至於幾萬投降的流寇的安置問題被這群官員集體無視了。反正想起來還要花錢,毛鈺不管是將他們送回福建還是販賣到南洋,隻要不花錢財就行。

浙江平靜下來了,福建卻風起雲湧,先是鄭芝龍抽調萬人上岸。為了防止流寇返回福建,其他區域的流民繼續變成流寇,鄭芝龍也變成了救火隊員。海上的力量自然就薄弱了。

荷蘭人得到了訊息自然就蠢蠢欲動。而劉香經過一段時間的回覆也對占據泉州和廈門的鄭芝龍心存嫉妒。雙方一拍即合,就在南澳島醞釀著進攻北方還是泉州。商量的結果就是荷蘭人出動十艘戰艦和十二艘武裝商船,劉香出動一百二十餘艘大小船隻浩浩蕩蕩地殺向金門島!

駐守金門的是鄭芝虎,雖然鄭芝龍帶走了一萬精銳海盜,但船隻還在。所以當荷蘭人和劉香來襲的訊息傳來,廈門、泉州、金門島和北港的鄭家船隊立即聯動。

收到訊息的鄭芝龍也連夜趕回泉州,接著去拜訪巡撫熊文燦。

“軍門,荷蘭人的戰艦和武裝商船非浙江海軍提督毛鈺的戰艦才能對付。我鄭家和福建水師負責對付劉香和纏住荷蘭人。要真正打敗荷蘭人還是要請毛鈺出兵。”

熊文燦皺了皺眉頭,他一直以為大明東南沿海各大勢力當中北港鄭家是第一。既然是第一還有官方身份,加上名存實亡的福建水師怎麼說也能抗住荷蘭人與劉香的聯軍。冇想到鄭芝龍如此乾脆承認自己不如荷蘭人。這是想儲存實力借刀殺人?又還是真請透露?

不管是哪一種,作為福建巡撫,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拆分了閩浙海軍衙門,然後接著鄭芝龍將幾萬流寇趕往浙江。現在荷蘭人打過來了,鄭芝龍不是想著如何迎敵卻是要自己出麵請毛鈺出兵。熊文燦心裡是不高興的,也是難為情的!

毛鈺是年輕,但當年毛文龍在東江連登萊巡撫袁可立都能趕走,毛鈺更是在皮島連袁崇煥都不懼的人。現在自己福建巡撫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請動毛鈺。就算是兵部下堂軋也不一定能夠讓毛鈺出兵。思來想去隻能走浙江巡撫李琳璐的門路。但李琳璐是浙黨,自己是東林骨乾,道不同,不但萬不得已熊文燦也不想求人。

想到了這一點熊文燦也不隱瞞鄭芝龍:“毛鈺對老夫雖然也算恭敬,但畢竟交情太淺,更何況他之前就是閩浙海軍提督。和南居易、俞谘皋合作愉快。是你我擠走了南居易、俞谘皋和毛鈺。現在如果不到萬不得已還是免了吧。”

正海張龍急了,連忙跪在地上磕頭道:“軍門,不是下官危言聳聽。如果擋不住荷蘭人的戰艦,就算我北港有再多的戰船也近身不了。荷蘭人的重炮可以在幾裡外轟擊金門島、廈門和泉州。到時候就不是福建水師全滅,而是福建沿海糜爛啊。”

熊文燦心中不悅,鄭芝龍雖然是在求人卻有點威脅的味道了。按照鄭芝龍這個說法,那當初自己為什麼要招安,直接讓毛鈺接管福建水師不就行了。說不得許心素和楊六、周守成、柳林等人在毛鈺說下還能發揮作用,這樣福建沿海不照樣是太平的麼?

不過看到鄭芝龍老老實實地跪在地上一副軍門不答應就不起來的架勢,熊文燦也知道鄭芝龍這是慌張了。於是試探性地問道:“若是將西部山區的人抽調回來,勝算幾何?”

鄭芝龍動容,隨後回答道:“軍門,西部局勢好不容易控製住,如果這時候撤回來,難免死灰複燃。而且據說毛鈺將部分流寇趕到江西去了。如果得知我們撤軍,說不定江西那邊的流寇又會席捲回來。”

“這個暫且不論。眼下還是擊退荷蘭人要緊,你就說那一萬人撤回來,勝算幾何?”

鄭芝龍想了想說道:“那應該在六成左右。那一萬人至少能夠出動一百搜主力戰船,荷蘭人戰艦再厲害也架不住群浪圍攻。”

熊文燦心中罵娘,這個鄭芝龍看來也是外強中乾。一萬人撤回來武裝一百戰船,勝算還隻有六成。那以目前的實力豈不是隻有三成。想當初俞谘皋出動全部水師圍困荷蘭人也隻是講和,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了。

而按照鄭芝龍的說法,這場仗想打贏必須有毛鈺參戰!他隻能硬著頭皮走李琳璐的門路求毛鈺了。

歎了一口氣熊文燦說道:“毛鈺安小子雖然年輕確實摳門得很。據說他隻是拍了兩千多海軍到金華城下轉了一圈就敲詐了浙江旬夫婦衙門三萬軍餉和五萬石糧食。老夫如此去請人呢前來助戰怕是……”

鄭芝龍見到熊文燦終於鬆口連忙膝行幾步來到熊文燦跟前說道:“軍門,我鄭家這些年也積攢了一些錢財,值此關鍵時刻,下官願意代表鄭家捐獻銀兩五萬。軍門務必要請毛鈺全軍出動,我大明纔有勝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