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2334f3928e0e8c73c8522731db70df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熊文燦差點氣笑,毛鈺那麼摳門的人,兩千海軍轉一圈就能敲詐浙江巡撫衙門,現在是福建有難,想要毛鈺全軍出動,那不是伸出脖子等著他宰嗎?而且看這種情形,荷蘭人能夠聯合劉香,說不得就給了毛鈺好處。如果荷蘭人也給了五萬,或者許諾戰後分船或者分地盤,那毛鈺會站在哪一方還真不好說。他可不指望毛鈺對大明朝廷的忠誠,更何況鄭芝龍並不能真正代表福建。

另外一個重要的是毛鈺的船和火炮、彈藥都是自花錢買的,這一旦開戰,損失肯定不小,毛鈺絕對冇有高尚到免費參戰的地步。伸手要軍餉要彈藥費並不算什麼過分的要求。

熊文燦穩了下心神問道:“你們經常與毛鈺在海上打交道,毛鈺到底實力如何?”

鄭芝龍想了想說道:“在擊退基隆的西班牙人之前,毛鈺的的主力是七艘戰艦和十幾艘福船以及威尼斯城邦共和國那個女侯爵的四艘武裝商船。據說在基隆毛鈺俘虜了至少四艘戰艦,十艘武裝商船。就是不知道有多少留下來可以繼續使用,有冇有修理好。如果全部能夠參戰如此戰艦和武裝商船就能與荷蘭人相抗衡。再加上大量的福船和海滄船自然可以擋住荷蘭人。那我鄭家擊敗劉香就不用費勁了。

關鍵是毛鈺與香山澳關係不錯,香山澳曾經派遣艦隊幫助毛鈺擊潰劉香。卻也參加了荷蘭人和西班牙聯軍襲擊了北港。如果毛鈺參展就會避免荷蘭人再次聯合香山澳。香山澳平時是八艘戰艦輪流駐守香山澳,最多的時候是十六艘戰艦。”

熊文燦:“……”

熊文燦是徹底無語了,毛鈺到處有朋友,威尼斯什麼女侯爵還能說是色相誘惑。這香山澳是怎麼回事?如此說來荷蘭人呢,於是他忍不住問道:“荷蘭人與毛鈺關係如何?”

“他們之前有冇有利益衝突不是很清楚。不過毛鈺當日大婚,荷蘭人是派了特使去杭州的。另外現在荷蘭人從南洋來的貨物大部分銷往毛鈺控製的那霸。”

熊文燦:“……”

鄭芝龍說到這裡臉色也變化不定,如此分析起來毛鈺的態度還真是難以琢磨。當初南居易和俞谘皋那麼捧著毛鈺。毛鈺在金門島也捨不得和北港拚命。現在想要讓毛鈺出兵,五萬顯然是不夠的。於是咬牙說道:“軍門,銀兩我會想辦法,爭取給毛鈺湊齊十萬,還請軍門務必督促毛鈺儘快出兵。不然我福建邊海危險了。”

熊文燦沉思了一會說道:“鄭將軍,巡撫衙門湊五萬出來,你們鄭家再多湊點,準備二十萬吧,想要毛鈺出全力,錢少了是不行的。”一邊說一邊將跪在地上的鄭芝龍扶起來。

鄭芝龍有點不願意,不過熊文燦說了他也隻能照著去做。畢竟和地盤以及鄭家的船隻比起來十五萬兩白銀不算太多。

南日島,毛鈺自從收到顏永林手下從熱蘭遮和香山澳傳來的訊息之後就帶著船隊來到南日島等待局勢變化,並妾讓李守信出動船隻將孔有德和尚可義以及大部分陸戰隊員接了回來。同時毛鈺還下令那霸支隊達代應率領船隊前往基隆,以防萬荷蘭人或者北港突襲。

毛鈺來到南日島的第四天,海麵巡邏的船隻帶回來兩艘福建水師的船。等上了岸才知道是福建巡撫熊文燦和泉州副將鄭芝龍的特使到了。

福建方麵求援特使是分海路和陸路同時進行的,就怕不能及時找到毛鈺。

海路來的是毛鈺的熟人鄭彩。鄭彩聽聞毛鈺已經率領船隊來到南日島自然驚喜萬分,見了麵撲通一下跪在毛鈺跟前:“提督大人,救救我們福建,救救我們鄭家吧。”

毛鈺不習慣彆人動不動就跪下,雖然如今已經是正四品文官,鄭彩隻是個正六品武職,讓他跪多久都是應該的。他第一時間將鄭彩扶起來笑道:“我也隻是湊巧來南日島巡查,你且說說南邊的形勢如何了?”

鄭彩也是個極其聰明的,並不在毛鈺為何提前來到南日島的問題上糾結,而是將荷蘭人和劉香的實力誇耀了一番,又提出由於鄭家的精銳都被派遣前往西部山區剿匪,所以實力大打折扣。而且部分人船在北港很可能會被荷蘭人切斷聯絡。

總之一句話,荷蘭人非毛鈺出馬才能對付,這場仗非毛鈺船隊參戰才能取勝。毛鈺就是那個左右戰局的定海神針。大明東南沿海能不能保全就全在毛鈺一念之間了!

對於鄭彩的吹捧毛鈺是冇有放在心上的他想了想說道:“不滿你說,上次在淡水一戰我船隊損失不小,船隻、戰兵都消耗了三四成。那幾艘西班牙人的的戰艦雖然俘虜了,但是破爛不堪到現在還在修理廠躺著呢。另外為了維護航道,大部分戰船和福船都派去那霸和基隆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們熊軍門和鄭船主也知道,為了彌補提督大人的損失,這次我們準備了二十萬兩白銀,用來給提督大人提供火器彈藥開銷以及船隻維修。等成功擊退荷蘭人,我家軍門和船主還會重謝提督,也會向朝廷表彰提督大人的功勞。隻是荷蘭人隨時可能進軍金門島,還請提督大人速速發兵支援啊。”

二十萬兩,熊文燦和鄭芝龍好大的手筆!毛鈺心中感歎,不過這也說明鄭芝龍意識到了危機,這是生死存亡的局麵。和北港幾百艘船和每年幾百萬的貿易額比起來,二十萬卻算不得什麼了。

用這些錢請毛鈺出戰,其實福建方麵並不虧,因為二十萬隻夠毛鈺建造三艘三級戰艦,而毛鈺出戰肯定是至少十幾艘戰艦和幾十艘福船、海滄船,到了戰場上,那樣大規模的海戰,損失的船隻肯定不少,還有戰艦上火炮消耗的彈藥也將士一個天文數字。而人員傷亡的杜旭在福建可能不算什麼,在海軍克也不是小數目。關鍵是這些年朝廷冇給毛鈺錢建設軍隊,所以福建方麵想用人蔘戰就必須花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