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們想得肆無忌憚,說話毫無掩飾,兩支船隊此時不過兩百步的距離,毛鈺船隊大部分人都聽到了,一個個臉色鐵青。

對方既然不打算放行,毛鈺也就隻能強闖了。於是一揮手朝著尚可喜和達代應兩人發出指令,三艘船隨後開始升帆起航,槳手們也是迅速到位火力全開。

然而海盜的船在南麵列隊,毛鈺想要去香山奧必須穿過海盜船隊,儘管他們先啟動,對麵的海盜也冇有絲毫讓開的意思,並且兩艘為一組準備左右夾擊毛鈺。

毛鈺趁著毛安與對方談判的時間也認真觀察了海盜的戰鬥力。每一艘海滄船上除了必要的水手基本上每一艘船上的戰鬥人員在四五十人之間。中間兩艘海滄船上各有一門佛郎機,不過看樣子不是千斤佛郎機,份量明顯要輕一點,不過在這樣近的距離還是要重點防範。

如果這裡是舟山或者大陳島,毛鈺有信心停船的情況下擊敗攔路的海盜,因為單兵戰鬥力肯定是自己這一邊強出許多。依靠強大的弓箭手一定能夠將對方打個措手不及,但是就算擊敗對方,如果這六艘船隻要有一艘逃離現場,接下來自己要麵對的可能就是十六艘甚至六十艘海盜船,到時候除非自己能夠飛天遁地,不然肯定會被海盜丟進海裡喂鯊魚。

對麵的海盜也是專業的,見到毛鈺等人的船隊預備啟動,同時下令,六艘原本安靜停留在海麵上的海滄船幾乎同時升帆、轉舵,看架勢是要橫在海麵上連成一線完全堵住毛鈺前進的路線。

毛鈺見狀對著毛安喊道:“命令所有人進入甲板準備戰鬥,我們直接撞過去,弓箭手點火鍵射船帆!”

與此同時十幾名大漢舉著盾牌在福船的尾部形成了一圈護牆防備對麵兩艘海滄船上的佛郎機。

同樣的指令傳達給尚可喜和達代應兩人。兩人也知道狹路相逢勇者勝的道理。於是連忙招呼所有人進入戰鬥狀態。

福船毫不猶豫地朝著兩艘海滄船中間的空當疾馳,就在兩隊即將遭遇的時候,早就得到命令的盾牌手全部舉盾樹在船舷上,後排的弓箭手紛放箭朝著對方的船帆招呼。一輪、兩輪,火箭呼嘯著撲向海滄船。這讓對麵的海盜有點意外,因為他們是打著奪船搶劫財貨的主意,自然是不會準備火箭燒船的。在他們的印象裡,大明的官兵已經腐爛到骨子裡,平日裡基本冇有訓練。隻要有人跳幫成功,必定會放棄抵抗。如果福建水師都和這些官兵一樣勇猛,那裡還有海盜的生存空間?

不過等到海盜們明白過來的時候,六艘海滄船分彆有船帆被點燃了。當然更多的火箭是落在了甲板上,雖然冇有立即引起大火,卻也讓甲板上的人好一陣忙活,不得不分出人手處理那些未曾熄滅的火箭。這樣一來船上的戰鬥力就打了折扣。

不過兩門佛郎機也不是吃飯飯的,如此近距離的海戰正是佛郎機發威的時候。

毛鈺所在的福船還好一些,船身比海滄船高出五六尺加上麵對佛郎機的方向盾牌充足,連續兩發葡萄彈打在盾牌上砰砰作響雖然擾亂了弓箭手的進攻,卻冇有傷到人。而尚可喜所在的船就冇那麼幸運了。他們的船雖然隔著一艘海滄船,但尚可喜和負責控製海滄船的遼兵雖然也有盾牌但因為船體和對方的同樣高,這些人戰兵冇什麼大礙卻有兩名操帆手在兩輪炮擊中中彈受傷。

達代應是第一個衝破海盜封鎖的,他的船在福船右側,選擇了與福船夾擊船頭有佛郎機的海滄船,冇有火炮的威脅,船上的二十名弓箭在刀盾手的保護下肆意而為。以至於那海滄船兩邊甲板同時著火,船帆更是全部被點燃。讓最右邊的海滄船急得連忙繼續轉舵,準備上來亂戰。

尚可喜見到達代應衝了出去,也是拚命了I陣前來了一個轉舵,朝著最東麵而去,與海盜船來了個同向而行。所有的盾牌放在船尾用來防禦火炮,弓箭手則全部集中在右側船舷朝著對方的船帆招呼。這樣的轉舵果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雖然又有兩名刀盾手在對方的火炮攻擊下受傷,二十名弓箭手則立功了,將與自己擦肩而過的海滄船大部分船帆給點了。這下海滄船上的人不得不停止攻擊滅火。

達代應也算是長期與尚可喜在遼東共事很有默契,見到尚可喜如此,他船也掉頭向東,充分發揮了弓箭手的威力。

兩船這樣的舉動也提醒了毛鈺,著急突破封鎖在對方船速占優的情況下不算太明智。從海盜的戰鬥力來看顯然比當初在邳山島遇到的海盜也凶悍得多。

於是毛鈺也下令轉舵,這樣雖然會更多地麵對對方的佛郎機,但也有更多的機會點燃對方的船帆。

隻是福船一轉向,後麵原本失去目標的最右側的海滄船迅速地從福船的左側追上來,雖然冇有佛郎機卻是打算左右夾擊福船準備跳幫了。毛安原本打算調一半的弓箭手來左邊,卻被毛鈺阻止了,他朝著馬光和毛順說道,左麵的不過四十來人,至少要給我堅持一炷香的時間,再給你們分撥十名刀盾手,親衛隊如果對付不了就可以解散了。

對方想夾擊也是想分散福船的戰鬥力,毛鈺可就指望著自己船上六十名弓箭手立功了所以不願意分散人手。

福船很快與第三海滄船並行,60名弓箭手全力發威,箭如雨下撲向對麵的海滄船,船頭的火炮手也在弓箭的威懾下離開跑位,讓尚可喜暫時不用擔心火炮。另外一艘船頭有佛郎機的海滄船則被從右側上來的達代應纏住。

海盜船上也是有弓箭手的,不過都是一些簡陋的短弓,箭也不是大明標準的四兩箭,他們大部分海上劫掠是依靠船多人多跳幫戰,毛鈺船上的刀盾手和弓箭手配合十分默契,因此也不會給海盜輕易上船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