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ba88d030fa50571e9b90bd03460a66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鄭芝龍頓了頓,看到毛鈺嚴肅的表情尷尬地笑了笑:“毛提督,是這樣的,由於之前部分精銳被派遣前往西部山區剿匪,現在已經來不及撤回來。目前福建水師泉州、廈門加上金門島一共有船一百五十餘艘,戰兵一萬三千人。為了防範荷蘭人和香山澳偷襲北港,北港的人船暫時不能動。所以展示就這麼多了。”

聞言毛鈺直接站了起來瞪著鄭芝龍:“如果本提督不來,你們打算就用這些人船抵禦荷蘭人、劉香聯軍?一萬三千人,一百五十艘船還分兵三處駐守。撇開荷蘭人的戰艦,任何一處都不是劉香主力的對手!鄭將軍還真是看得起毛某人啊。”

熊文燦見到毛鈺發怒本想勸一下,可是聽了毛鈺的分析又不說話了。不說分兵三處,就算是廈門灣和金門島各一半,也很容易被劉香攻破,當然鄭芝龍怎麼不知也是確定毛鈺回來才做出的決定。北港不準備支援也是建立在毛鈺肯定會來的前提下。但是這個不能擺出來說啊。毛鈺生氣的正是這個。你鄭家明明還有餘力卻要留著,讓毛某人來替你們鄭家做打手,哼哼……

鄭芝龍苦笑著說道:“下官是有點私心。不過這也是因為毛提督率領船隊已經抵達泉州,有毛提督在荷蘭人與劉香聯軍必敗,所以下官就冇讓北港準備支援。”

儘管這些都是藉口,但是毛鈺不得不麵臨一個現實,那就是荷蘭人的戰艦和自己一樣多,武裝商船多出來的戰力完全可以抵消鄭芝龍與劉香船隊之間的戰力差。

這不是讓自己來幫忙,這是將毛鈺當做上個來出死力的傻子了!一個不小心就可能全軍覆滅。二十萬能抵什麼用,毛鈺正想改口要兩百萬。

生氣歸生氣,錢收了,船也來了,總不能拍拍屁股掉頭走人。所以毛鈺態度十分強硬地對著熊文燦說道:“軍門,下官浙江海軍的全部力量都在這裡了,南日島還有一些內河的漕運船在待命。希望不要用到那些小船。鄭將軍這邊是不是應該立即通知北港,劉香能夠傾巢而出,北港就算不來金門支援也應該去南澳島轉一圈。我不希望看到福建水師和關寧軍一樣在戰場上專門依靠出賣友軍生存!”

這話說得很重,熊文燦一時半會都不知道怎麼接話。鄭芝龍更是滿頭大汗地陪笑。

熊文燦點點頭轉而對鄭芝龍說道:“毛提督說得對,現在事關我福建水師存亡,鄭將軍除了要立即將西麵的一萬精銳調遣回來之外,北港也應該儘快派出援軍前來金門島。北港冇了可以重建,如果福建水師這一次戰敗了,那就北港也不能獨善其身。”

鄭芝龍唯唯諾諾連連點頭,但毛鈺看得出來他是在應付熊文燦。不過一個很重要的資訊就是熊文燦寧願放棄福建西部大好局麵也要全力以赴和荷蘭人打一場。這就是熊文燦和巡撫衙門的態度。相反不主動的是鄭芝龍!

船隊在泉州休整了一晚上,天明時分就離開泉州奔赴戰場,鄭芝龍已經連夜趕往廈門前線。熊文燦想要上毛鈺的戰艦靠前指揮被毛鈺斷然拒絕。熊文燦不是俞谘皋,雙方之間冇有充分的信任,熊文燦一個讀書人也冇有俞谘皋那種隨時殺身成仁的決心。

毛鈺船隊駛出廖羅灣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和上次金門島海戰起始時間差不多。現在必須做出選擇,是去廈門灣還是金門島。這裡兩邊的距離都差不多。整合子龍分兵兩處不但牽製了敵人也牽製了毛鈺。

其實熊文燦分析的並不差,因為劉香有過劫掠福建沿海的經驗,也組織人手攻打過廈門城。而荷蘭人的優勢是火炮射程遠,但不足以從海麵上攻擊廈門城,但是炮擊金門水寨和金門島上的建築確實足夠了。先拔掉金門島這顆釘子,避免被偷襲後方的尷尬再從容地開進廈門灣。這是相對穩妥的行軍路線。

不過毛鈺認為荷蘭人也想不到鄭芝龍人船這麼少還分兵,想要集中突破,廈門無疑是最佳地點,一旦廈門海麵的防守失敗,劉香部分人就可以攻打廈門城。有了廈門這樣的城池做後援,就可以不斷消耗鄭芝龍從北港派遣的援軍,以及福建從浙江請來的援軍。

所以毛鈺選擇了全軍進入廈門灣。反正賭一邊總比分兵兩處好。

隻是船隊剛剛前行不到二十裡,前麵的偵察船就回來報告,廈門東南海域上劉香船隊與鄭家船隊正在交鋒。看架勢鄭家八十多艘戰船已經抵擋不住劉香與荷蘭人的聯軍。

毛鈺很奇怪為什麼鄭家船隊不在廈門萬裡守株待兔要跑出來去東南麵迎敵。難道是擔心被荷蘭人關在廈門萬裡?就算如此,打不過還可以跑到按上去,損失一些船但還能依靠廈門城防守。而如果荷蘭人追到廈門灣裡去,他的後背就暴露給金門島和泉州方向來的援軍。

當然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不能眼看著鄭家的八十餘艘戰船被消滅在大海上。於是整個船隊開始加速西南前行。

小半個時辰後,船隊的瞭望手已經能夠從千裡眼中看清楚遠處的戰場。

荷蘭人的戰艦在東,劉香船隊在西,整個隊伍壓迫著鄭家船隊後退。鄭家船隊的海盜雖然勇猛卻終究抵擋不住強大的敵人,且戰且退。

毛鈺看得一頭霧水,其他瞭望手也是一片茫然。不過毛鈺還是派遣出快船去知會前麵的友軍,一來讓他們知道援軍到了,另一方麵避免船隊退下來的時候衝散自己的船陣。

快船剛出發,荷蘭人顯然也發現了毛鈺的船隊,放棄了圍堵鄭家船隊加速朝著毛鈺船隊的方向而來。而因為現在是東南風,荷蘭人的船來得很快。一刻鐘之後就進入了雙方火炮的射程。

雙方率先出戰的自然都是戰艦。因為對方火炮數量占據優勢,毛鈺並冇有采取以往的戰列艦式的切割穿插。而是和荷蘭人一樣將船側對準了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