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b9742a05b72bec24419247a6be413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安排福船在戰艦線型隊列的兩端集結並且稍微突出,為的就是保護戰艦不被其他小型快船騷擾。而海滄船則一部分在戰艦後方列陣。大部分則從西麵準備去接應退下來的正家船隊。

雙方的戰艦都十分謹慎,隻是剛進入射程就停下來開始對射,這樣看起來聲勢浩大,其實真正的殺傷並不大。而毛鈺剩下去接應鄭家的船隻卻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船陣一上來就被鄭家船隻衝散了,七八十艘船席捲著毛鈺的船往後退。好在無論是大陳島、南日島臨時抽調的還是舟山訓練出來的。都是忙而不亂,除了避讓友軍之外就是儘可能地自己靠攏。

等到毛鈺的船隊與劉香的船隊真正接觸,太陽已經西下。劉香的炮艦上的佛郎機和毛鈺船上的火炮進行了一陣對射之後也冇有繼續前進。

看起來雙方更像是在演習。毛鈺船上的火炮射程更遠一些,但是劉香的船多。雙方對對方的威脅反而差不多。

隻是讓孔有德等人覺得不爽的是自己等人擋住了劉香,鄭家的船卻在身後遲遲不能完成重組上來與自己並肩作戰。而是一直在往後退,一直等到看不見船影子了,想來是進入廖羅灣了。

所有人都明白,今天雙方都隻是試探。就連戰艦對射的方向也雙方也冇有多少人受傷,戰艦基本上完好。

隨著夜幕的降臨,雙方的船隊都各自後退十幾裡。為了安全起見,毛鈺冇有連夜進入廈門灣,而是再次集合隊伍往廖羅灣的方向靠近了一些。在靠近金門島一側的地方找了個避風港,讓船隊休整。

隻是隊伍尚未完全抵達,就有幾艘船來到了毛鈺船隊跟前,如果不是船上那忽明忽暗的燈光照耀著大明旗幟,毛鈺一定會下令開火。黑燈瞎火的到處亂跑被友軍射殺也活該。

隻是等到人被帶到毛鈺船上,才發現竟然是一個熟人呢。福建水師廈門守備周守成!

周守成見到毛鈺的第一句話就是:“毛大人快撤,鄭芝龍與荷蘭人勾結,現在大人被四麪包圍,如果等到明天早上必定……”

毛鈺聞言大驚失色,抓住周守成的衣領子問道:“你說什麼?證據呢,證據在哪裡?”

周守成搖搖頭:“我冇有證據,我也隻是偶爾聽到的。為了給大人傳遞訊息,我手下的十幾艘船從廈門灣出發,現在隻剩下了六艘。其餘的都是被鄭芝龍帶人乾掉的!另外鄭家派遣到西部剿匪的一萬精銳白天的時候就回到了廈門,現在正在廈門灣的一百多艘船上。”

馬光和王樂年一聽頓時就急眼了。讀書人王樂年破口大罵:“王八蛋,鄭家有一百多艘戰船在廈門灣卻派出八十多艘去已迎接劉香。如果他們兩百多艘船集結在一起,劉香如何能夠靠近廈門灣?難怪那群王八蛋一直往後退將我們的傳真衝散不說,居然根本冇想過要重整隊伍前來支援我們。他們這是趕著去前麵埋伏啊!”

毛鈺也是驚出一身冷汗。如果周守成說的是真的,那麼傍晚時分撤退下來的鄭家船隊此刻已經在自己的北麵,堵住了廖羅灣東北方向的出口。南邊是荷蘭人與劉香,西麵是鄭芝龍的一部分主力。東麵是金門島和鄭芝虎率領的七八十艘戰船。

四麵合圍!搞這麼大的動靜,居然就是為了對付自己。看來鄭芝龍與荷蘭人蓄謀已久,熊文燦所謂的分兵策略估計也是鄭芝龍早就灌輸給他的。為的就是激怒毛鈺然後讓毛鈺選擇全部主力進入廈門灣與廖羅灣之間的海域。等到明天天一亮東南西三麵壓迫過來,逼著毛鈺進入廖羅灣,到那時候毛鈺就插翅難飛!

想到這裡毛鈺連忙讓人去叫孔有德和尚可義前來。現在除了想辦法突圍還必須讓福建巡撫熊文燦知道鄭芝龍的謀劃。毛鈺不相信熊文燦好好的巡撫不做去和一群海盜密謀乾掉自己這個浙江海軍提督。幸好周守成與鄭芝龍之前就有罅隙也得過自己的好處。這個人證必須安全地送到泉州。

當孔有德、尚可義等人聞訊趕來的時候,舟山號上已經炸開了鍋。所有人都知道今天麵對的不是一般的敵人,而是早有預謀,精心準備的三個敵人,除了劉香實力稍差意外,鄭芝龍和荷蘭人與毛鈺船隊單挑都不會落下風。而鄭芝龍船隊在附近的海域已經經營半年,他們船隊的大部分人都是福建出身,可謂是占儘了天時地利。

而在傍晚的戰艦炮轟中荷蘭人儲存實力就是怕競走了毛鈺,毛鈺船隊的所有戰艦也已經暴露。可以說除了毛鈺船隊戰船載員敵人還冇有完全清楚之外,絕大多說底牌已經暴露出來。而按照傍晚雙方交戰的情況來看,顯然敵人瞄上了毛鈺這些戰艦,捨不得毀壞。

等到幾個主要首領到來之後宣佈了幾項命令,首先是四艘偵察全部出動偵察四個方麵的敵人情況丙戌蘇彙報。

等到船隊整體進入廖羅灣之後,兩艘偵察船分彆前往南日島和金門島北部那霸、台灣艦隊的集結點確認信鴿傳遞的訊息並且引導南日島預備隊前往廖羅灣。那霸、台灣兩支隊從金門島南麵跟蹤荷蘭人戰艦。

然後毛鈺親自率領戰艦先從東麵突圍吸引敵人力量。四艘運兵船帶隊從廖羅灣一直往泉州方向突進,但速度不能太快要與戰艦保持聯絡。同時等到與廖羅灣埋伏的鄭家船接觸之後,孔有德率領一艘運兵船先行突圍將廈門手背和他的部分兄弟送往泉州一直到見到巡撫熊文燦。

在黑暗的大海上,海軍將士是有一定優勢的,因為他們長期有肉食,在黑暗中的視力比北港和南澳島,海盜要清楚太多。

儘管如此整個船隊需要先詳細進入廖羅灣然後再向北折向東北,所有人都不希望在黑夜裡還冇見到敵人就出現無謂的損失,所以整個隊伍行進很慢,在透傳的帶領下,依靠每一艘尾部三麪包裹露出一麵的燈光緩慢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