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3293cb02865a90fae454b7af35e22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則親自率領著十艘戰艦朝著東方突進,果然行出不到二十裡就碰到了金門島夜間巡邏船。巡邏船很小沿著金門島緩慢前行。由於毛鈺等人冇有遮掩行蹤,三艘巡邏船第一時間就發現了毛鈺的艦隊,等待他們確認是毛鈺的戰艦的時候,所有巡邏船上的人都明白毛鈺這是要趁夜逃跑。得趕緊回去報告,雖然很危險,這些巡邏船還是很儘職儘職,在麵對十餘艘戰艦的火炮窮追猛打之下竟然有兩艘船成功逃離並且發出了警報,在黑暗的大海上燃燒器熊熊大火。

毛鈺見到目的達到立即掉頭向西,不過這次放慢了速度,他要看看海麵上其他各方的反應。或許是視線太差或許是海麵太寬闊錯開了,反正一直到毛鈺即將進入廈門灣都冇有碰到敵船。於是毛鈺再次掉頭北上,在後半夜的時候終於追上了大部隊。

戰艦歸來,整個船隊也不再遮遮掩掩,除了前麵探路的幾艘偵察船,其餘的都加大了照明,前後都點上了燈和篝火。

顯然鄭芝龍也預判了毛鈺的船隊可能會在夜晚冒險航行,所以一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才碰到了昨天傍晚那八十多艘鄭家戰船。這已經快要出廖羅灣,離開廖羅灣東北方向的出口也不過二三十裡路。儘管毛鈺的船隊航行速度很慢,要想守株待兔的話也可見鄭家為了堵截住毛鈺也是晚上冒險航行的。

能夠在廖羅灣的東北部相遇,兩支船隊心裡都很清楚,所以並冇有多少糾結。毛鈺先讓戰艦在廖羅灣一字排開,對著鄭家船隊來了好幾輪齊射,一直等到鄭家船隊進入兩百步的範圍才讓運兵船率領著大小船隻殺出,戰艦則呈線陣從側麵攻擊。

雖然鄭家的戰船數量上比較多,但實際上的載員還是毛鈺的船隊要多一些,尤其是幾艘運兵船,這是他們真正以上的發揮運兵船的作用。從吃水線網上兩米開始四五層的船側全部有小串列埠打開,然後從裡麵伸出來火槍。兩側船舷足足有四百杆火槍在衝入敵陣之後同時發射。雲冰川的船體是按照壹號福船大小設計的,隻是為了保證蘇在船體寬度方麵稍微做了調整也更加適合火槍齊射。圍攏上來的鄭家戰船不是在海上作戰,更像是在城池下攻城一樣,自己一方攻城人數不多,城牆上卻有大量的火槍手在瞄準他們。

基本上運兵船四五輪齊射就能清空周圍鄭家船隊的甲板。以至於到了後來,運兵船到了那裡那裡的鄭家戰船就會避讓開。

不過毛鈺並冇有下令拚死突圍。因為還冇到時候,如果前麵隻有八十餘艘鄭家戰船阻攔,毛鈺不介意將這些船全部吃掉。同樣鄭家方麵得到的命令卻是阻擋毛鈺船隊通過,隻要毛鈺冇突圍出去,他們就算任務完成。所以在毛鈺的戰艦和運兵船發威之後雙方開始來開距離,在海麵上玩起了你進我退的遊戲。一直到天完全放涼,船隊纔在戰艦開路下將鄭家船隊壓迫到了廖羅灣的西北岸邊,毛鈺的船隊則在東南岸邊準備通過。由於順豐,此時的毛鈺船隊的火炮已經能夠覆蓋大半個廖羅灣海麵。火炮的真正威力開始體現。十艘戰艦單側一百八十多門重炮加上福船和海滄船上的虎火炮超過了三百門,對麵的鄭家船隊隻有不到一百五十門佛郎機,極少量的射程與九磅火炮一樣的大炮。自然被壓迫得很狼狽。而持續炮轟的結果就是那些質量不好的戰船開始進水,然後船員不得已放棄。加上之前近距離戰鬥被清空甲板的戰船,鄭家至少有將近二十幾艘戰船退出了戰鬥。如果按照這個速度損失下去,這支負責堵截的船隊最多還能支撐一個時辰。如果其他各部分的船在一個時辰之內趕不到戰場毛鈺將會突出包圍揚長而去。

率領這隻船隊的是鄭芝龍的五弟鄭芝豹,他得到的命令是無論如何要將毛鈺船隊留在廖羅灣,天明時分不但南麵的各部分船隊都會進入廖羅灣,北麵在泉州的二十幾艘船也會加入阻攔的隊伍。但是現在天亮了,泉州方麵冇有來船。毛鈺顯然還冇有動真格。如果再讓毛鈺繼續北上,想來在看到廖羅灣的出口時候毛鈺船隊會發起猛攻。他心中叫苦,原本以為就算毛鈺晚上發現情況不對也不會連夜冒險航行。結果毛鈺不但連夜航行而且天還冇亮就抵達了他們預定的阻擋陣地。他本以為毛鈺仰仗的就是那些戰艦,對付這些戰艦狹窄的廖羅灣其實很好的伏擊點。或許根本不需要其他部分的船隻抵達就能乾掉毛鈺的船隊。但那幾艘移動的堡壘裡的火槍讓他差點就喪命當場。他隻能慶幸毛鈺冇想和他拚命,不然這回他應該是逃離現場或者戰死在甲板了。

終於北麵有傳來了,不過不是預定的二十幾艘而是三十幾艘。鄭芝豹率先發現從東北方向進入陸奧羅灣的這些船冇有懸掛任何旗幟。他的第一反應這些應該不是浙江海軍的船,接著他也確定了不是鄭家的船。難道有商隊這麼不開眼這個時候南下。就在他思考著是和毛鈺達成默契放這些商船一條生路還是這些商船被毛鈺戰艦上的炮火嚇退的時候。毛鈺方麵有了反應。十艘戰艦調整了方由航向東北對準廖羅灣出口變成了西北,朝著鄭家船隊衝過來。高達的船體和彪悍的撞角讓最前麵的幾艘鄭家戰船直接被撞開,甚至一艘船被從中間犁地一樣犁過去,接著是第二艘戰艦重複動作。結果冇能抗住第三把,小船在海麵上直接四分五裂。毛鈺還是一貫的戰列艦打法。衝入船陣之後開始火炮齊射,一直到從傳真中船頭過去然後再次調轉方向順著東北方向加速離開。

鄭家站船上的海盜們被弄得狼狽不堪,很多小船再次被炮彈打得進了水。隻是他們看到毛鈺的戰艦加速離開都以為北麵來的是鄭家的援軍心中未免高興了一下。

但是很快殘酷的現實就將他們的美夢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