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dc156eed9266a0aa3e06771107c668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的戰艦在占據了前進路口後並冇有立即離開而是逆風在廖羅灣東北麵擺開對準了鄭家船隊炮擊,然後北麵來的三十幾艘船很快與毛鈺剩下的福船和海滄船彙合。殺向了鄭家戰船陣。

不幸的是來了援軍卻是敵人的,幸運的是毛鈺似乎冇把握迎接接下來的敵人,所以戰艦在進行幾輪炮轟之後再次楊帆北去。竟然就此離開了戰場。鄭芝豹看得是心情十分複雜,計劃裡這些戰艦戰後是鄭家的戰利品。但是如果這些戰艦不離開開他今天怕是連逃離的機會都冇有。

現在雙方的實力對比毛鈺留在戰場上的船隻已經超過了鄭家能夠作戰的船隻。考慮到那幾艘運兵船的恐怖程度,鄭芝豹現在不想阻攔毛鈺了,他隻是想著能夠多拖延一會,在大部隊趕來之前,毛鈺這些普通的戰船離開不是太遠好讓荷蘭人的戰艦能夠追得上。

而毛鈺留下的這些船在孔有德、尚可義等人的帶領下似乎並不著急跟隨戰艦離開,而是繼續和鄭家的船隊占據廖羅灣的兩麵。一會上來近戰一把,主要是那幾艘運兵船,一會又退回去雙方火炮對轟。

與此同時搜尋整整了一夜未找到毛鈺戰艦的荷蘭艦隊、劉香艦隊以及鄭家留在廈門灣和金門島的船隊在天亮後都開始朝著廖羅灣的西南入口集結。

他們得到的訊息是昨晚毛鈺部分兩路突圍,戰艦是從東南方向而去,剩下的福船和海滄船是進入了廖羅灣。按照鄭芝龍和劉香的估計,毛鈺這是打算放棄福船保留戰艦,將戰艦開到台灣或者那把去了。

他們在佩服毛鈺的警覺性的時候鄭芝龍卻在後悔放走了周守成。他以為周守成肯定會逃回去泉州或者去其他地方,冇想到這個朝廷水師的守備竟然通知了毛鈺。

荷蘭人的船隊距離金門島並不遠,當金門島的巡邏船發出信號之後,他們也是第一時間出動。劉香也派出了將近一半的主力戰船在難免展開,結果卻冇有再發現毛鈺的戰艦。儘管很有可能那些戰艦會逃脫,但如果能夠一舉全殲進入廖羅灣的毛鈺部,至少未來幾年內毛鈺對大明東南沿海的貿易的影響力將會降低到最低。冇有商船貿易收入毛鈺隻怕連那些戰艦都養不起。

等到鄭芝龍、劉香與荷蘭艦隊的指揮官範佩西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埋伏在廖羅灣的鄭芝豹派人送來了一個好訊息,毛鈺的全部船隊包括戰艦都被鄭芝豹堵住了。於是船隊加速前進,由於順風,幾十裡的航程很快就抵達。

遠遠地就聽到了雙方火炮的聲音,鄭芝龍、劉香和範佩西都是心中大喜。這說明毛鈺船隊就在不遠處。

不過等到他們看清楚戰場的時候心中還是難免有點遺憾,因為毛鈺的戰艦不在。這也就是說毛鈺可能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乾脆留下這些福船和海滄船殿後。細心的鄭芝龍則周起了眉頭。因為毛鈺的戰船打了一個晚上到現在居然還多出來不少。鄭芝豹那邊明顯少了幾十艘戰船啊。難道是自己鄭家的海盜投靠了毛鈺,想想覺得也不大可能。平時雙方單挑勢均力敵的時候有可能,現在局麵一邊倒冇有人這麼傻。

很快局麵就和大家預料的一樣,毛鈺的那些福船和海滄船見到遠處敵人的大部隊紛紛開始調轉方向搶占廖羅灣的出口。很快幾十艘船就沿著西北-東南方向鋪開做出一副拚死阻擋大部隊的架勢。這時候的鄭芝豹似乎也打了雞血,下令剩下的戰船貼上去,準備突破毛鈺船隊單薄的防線。鄭芝龍這邊見狀也加速前進。隻是在他們看不到的後方,船帆的掩護下,幾十艘滿載火油和燃燒物的小船正快速衝過來。然後毛鈺的船隊中間放開一個口子,三十多艘小船進入了眾人的視線。鄭芝豹對此很是不屑,這是要丟車保帥了。既然荷蘭人的戰艦來了,就算讓這些福船先逃離也是跑不掉的。

至於這些連鳥船都算不上的小船根部就不可能擋住他鄭家戰船片刻。和他一樣想法的人很多,很是輕蔑地看著這些小船靠近,他們準備給這些不識好歹的傢夥後悔從河流上出來到海上混。

隻是很快他們就發現了情況不對,這些船上人很少而且基本上是躲起來,對是躲起來,躲在……躲在……一些聰明的人立即發現了不對。

隻是已經晚了,三十多艘小船已經大部分混入了鄭芝豹的船隊,然後幾乎是同時間,所有的小船上都繞起了大火。小船瞬間變成了火船,三十多艘火船隨著慣性一直往西南方向衝過去。

鄭芝船隊所在的位置瞬間成了火海。而此刻鄭芝龍和劉香等人正在催促手下戰船加速。然後很多海盜一展演的功夫就發現自己前方的友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火海。幾艘速度快的火船甚至來到他們的跟前。由於廖羅灣狹窄,鄭芝龍和劉香加起來有三百多艘大小戰船,所以密密麻麻地分佈在海麵上。這下衝在前麵的戰船也紛紛中招。鄭芝龍嚇得亡魂皆冒。這下鄭芝豹船隊算是徹底完了,自己還得趕緊撤退,不然肯定會被點了。至於毛鈺那肯定是追不上了。

範佩西在隊伍的後方,他在千裡眼中冇有發現毛鈺的戰艦,就準備沿著廖羅灣的東南側直接通過。鄭芝龍和劉香也開始給他的艦隊通過預留地方。

前方的突然變故也是讓範佩西驚呆了,這原本大好的局麵,怎麼鄭芝龍船隊和劉香船隊一下就陷入了混亂,而且大部分戰船紛紛掉頭開始往回走。很快瞭望手給了他答案:“將軍閣下,前方海麵麵燃起了大火。鄭芝豹船隊幾乎全部中招,鄭芝龍和劉香的先頭部隊也有部分船被點燃了。整個海麵上都是火!我們應該後撤幾裡以保證船隻安全。”

範佩西冇有猶豫能夠讓三百多艘船隊的海盜們驚慌失措集體掉頭的大火肯定不小。自己是來打仗的不是來送死的。於是範佩西立即下令艦隊掉頭後撤二十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