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8953784a5457f206d577aff3ceaea6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範佩西現在距離起火點起碼還有十五六裡,這樣才能保證艦隊的絕對安全。隻是戰艦在海麵上速度雖然快,但是調頭卻冇有流向和鄭芝龍的那些鳥船和海滄船塊。等他們掉過頭來已經至少有五六十艘海盜船搶在了他們前麵。

範佩西搖搖頭,大明人就是這樣,要不然為什麼劉香一百多艘戰船,鄭家更是龐然大物卻甘願聽從他們總督的調遣。海盜們與荷蘭人一麵加速離開一邊心有餘悸地回頭張望。好在此刻海麵上風並不大加上廖羅灣是東北向西南傾斜。那些火船借不上風力。

隻是很快他們就發現更大的危險來臨了,因為在廖羅灣的西南麵出現了一支艦隊,對,是一支艦隊!那些船自然看起來非常眼熟,看旗幟上赫然是毛字!一……二……三……九……十……十八……

許多瞭望手目瞪口呆!

那些懸掛毛字大旗的戰艦竟然有十八艘之多。旁邊還有十幾艘與荷蘭人武裝商船差不多的大船!

那些衝在最前麵的小船在瞭望手的提醒下停下了船,後麵還有大量不明所以的船衝上來,等到小範圍一陣混亂所有人才赫然發現了前麵有人堵截!麵對二十八艘荷蘭人那樣的大船,膽子再大的海盜也不敢繼續前行了。他們紛紛會有尋找荷蘭人戰艦所在,然後十分配合地讓出了通道。

等範佩西看清楚前麵毛鈺的艦隊的時候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立即做出了判斷,一定是香山澳的葡萄牙人來了。該死的裡卡多,該死的戈麥斯!等到這次回去之後一定要讓奎一總督聯合庫恩總督將盤踞在香山澳的葡萄牙人剿滅。

範佩西心中還存著一絲幻想那就是葡萄牙人不敢對他下死手,一定會在雙方交錯的時候網開一麵方他們離去。現在範佩西想的隻是離開,因為北麵正在燃燒大火,現在留下來與毛鈺纏鬥一切都會變得不可預料。驕傲的荷蘭人不能不明不白地在戰場上失敗。

隻是範佩西還是小看了毛鈺的決心,因為就在雅準備率領船隊悄悄第從戰場離開的時候,毛鈺的戰艦卻在廖羅灣的入口擺開了架勢。這個時代的戰艦對戰自然不能和毛鈺打海盜一樣采取線切割,而往往是想向來二星雙方側麵的火炮對社,交錯而過如果發現並冇有達到目的就會很有默契的在交錯之後點頭回來。當然如果考慮到風速的影響,隻要海綿足夠寬闊,雙檔會選擇桐向航行,在雙方的火炮射程內互相炮擊。現在的廖羅灣顯然不夠寬,所以雙方難免就會不斷的掉頭形成首尾相接的時候。

而同樣在毛鈺戰艦船帆遮擋的後方,更多的小船藉著風力加速前進,剛纔是在範佩西的眼裡那些隻是小不點,接著越來越多的小不點出現在毛鈺戰艦的前方,然後幾乎鋪滿了整個海麵。範佩西果斷下令開炮,他知道這樣的距離根本威脅不到那些看起來隻是一個小黑點的東西。但是直覺告訴他,這些小黑點就是北麵堵住鄭芝龍和劉香大部隊的火船。

於是眾多的海盜就看到荷蘭人十分給力地不斷從船上發射火炮。心裡無不感激還好有荷蘭人在,擋住了毛鈺的戰艦,不然就該他們麵對同樣多甚至更多的炮彈了。隻是荷蘭人未免太自信了一點,整個船隊絲毫冇有減速地衝向了毛鈺船隊。真正是勇敢無敵的荷蘭人!

然後他們有幸目睹了有生以來最大規模的火炮對射。莫說雙方是二十多艘戰艦對轟,之前劉香的船隊有十幾艘武裝商船,不過也都是一些九磅、十二磅火炮,而且每艘船最多也就是幾門多的十幾門。現在每一艘船都是二三十門重炮,加一起那就是六七百,雙方都有這麼多,那真正是熱鬨。

加上火炮每次發射放出的強光和濃煙,真正是電閃雷鳴、震耳欲聾啊。

毛鈺當然冇有範佩西所希望的那樣放他們悄悄離開。他知道能夠讓鄭芝龍下定決心對付自己的也就是荷蘭人的戰艦。如果不是自己得到了周守成的通報,如果不是自己為了謹慎提前調遣那霸艦隊和台灣艦隊到金門島北麵待命。如果自己不是在南日島準備了大量的江船……

其實他昨晚就在反思,那霸艦隊都抵達了,荷蘭人和劉香卻冇有到,這分明就是在等自己。還有鄭芝龍肯定想不到孔有德率領陸戰營剿匪會如此順利快捷。當初毛鈺提出自己隻有四艘戰艦四千人蔘戰鄭芝龍是完全冇有懷疑的。因為如果除掉孔有德那部分人,鄭芝龍的估計中毛鈺最多也就是派遣出四五千人。

十八艘戰艦十艘武裝商船這是毛鈺全部的主力戰船,現在全部在這裡了。荷蘭人有所保留,熱蘭遮還留下了幾艘戰艦和幾艘武裝商船,但是十艘戰艦和十二艘武裝商船也讓毛鈺頭皮發麻。他真是要感謝荷蘭人昨天傍晚冇有對他嚇死手。

這已經賭上了未來幾年甚至十幾年大明邊海的前途,勝利則毛鈺從此在大明東岸沿海成為武帝的存在,白了或許就會被迫龜縮到舟山。

不過為了報答荷蘭人,毛鈺可是下了死命令,所有人給我狠狠滴打,不要吝嗇炮彈,船沉了老子給你們換新的,人死了,隻要老子冇死就養你們的家小到老。

老大如此說來,大家也是發狠了,這幾年來毛鈺也算是好吃好喝地供著這些人,甚至還有不少人娶妻生子,在手山甚至杭州安了家。鄭芝龍聯合荷蘭人要破壞這一切,誰也不願意回去過飯都吃不上的日子啊。

所以雙方算是杠上了,也全然不顧那些在海麵上搖擺起伏的江船的安危了。

廖羅灣西南麵出口方圓幾十裡的海麵上五十艘全部西式戰艦和武裝商船開始了玩命肉搏。荷蘭人需要虎口逃生,局麵到瞭如今這種情況毛鈺也想藉此機會徹底屏東大明東南沿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