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e6dce31eebe630a28af43af87a8cfb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廖羅灣北麵那些毛鈺的福船和海滄船也似乎不要命了,居然試圖穿越火線追擊。其實這也屬於正常,因為風向是逆風的,隻要成功穿越火線就不擔心船速問題。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許多的縱火英雄或許還活著,需要及時打撈上來。

毛鈺這邊的行動在鄭芝龍和劉香看來這是要同歸於儘了,他們當然不願意。但是現在整個海灣到處都是船。兩頭到處是火,想快一點也快不了。後麵的就隻能承受毛鈺船上的炮火。

海灣西南出海口,範佩西終於甩掉了過來的毛鈺,不過二十二艘船隻有十八艘完整地跑出來。其餘四艘因為船帆問題或者部分船艙進水加上水手不夠,速度跟不上被毛鈺咬住包圍了。範佩西冇有勇氣回去救援。因為現在不確定的因素太多了,這些冒出來的火船根本不在情報裡麵。而毛鈺擁有十八艘戰艦和十艘武裝商船的事實也冇有在情報裡。戰兵方麵按照範佩西的估計光是和自己對陣的戰艦和武裝商船上就有將近六千人。而之前根據估計毛鈺那些福船和海滄船上至少還有四五千人。那麼毛鈺到底來了多少人,他到底有多少人,這已經不是遠遠超出四千人的問題了。未知的敵人纔可怕。

兩艘戰艦和兩艘武裝商船被拋棄了。毛鈺自然捨不得真將這些戰艦直接轟沉,而是圍上去將甲板清洗一遍。然後派人控製了四艘船。接著自然將怒火灑向了那些好不容穿越火線的海盜船。

二十八艘船的單側火炮數是424,擺在海灣出口對準了那些企圖逃離的海盜船。遠距離的炮擊對於同樣堅固的戰艦或許最多隻能造成區域性破壞,半麵船帆,甲板上一個洞或者某個船艙被擊穿。但無法短時間影響戰艦行動。但是同樣的炮彈落在海盜船上就可能是桅杆折斷,甲板被擊穿,或者船被從側麵擊穿,或者直接斷裂……

總之驚慌失措的海盜們以為自己掏出來生天,結果發現這些戰艦的炮火陣纔是鬼門關。毛鈺站在船樓上麵無表情地看著廖羅灣。遠處不時有火船碰上海盜船,然後一陣雞飛狗跳。近處源源不斷地有海盜船從他們開辟的生路出來。但是幾乎同時就有幾艘戰艦的炮口對準了哪裡。

劈裡啪啦……轟隆隆……好不熱鬨,這可是比藍翔技校裡那廚師的廣告還要驚心動魄。突然瞭望手大聲喊叫起來:“少爺,發現了劉香和鄭芝龍的旗艦。”

毛鈺一個機靈,拿起千裡眼朝著瞭望手所指的方向看了一陣。然後對傳令兵說道:“通知所有人,劉香可以過,但絕對不能放炮了鄭芝龍,追到北港去也要乾掉他的旗艦!”

兩名傳令兵麵容一肅,隨後下去傳令。毛鈺又轉身對馬光說道:“派遣幾艘舢板過去通知尚可喜和達代應讓他們無論如何給我盯緊了鄭芝龍!”

馬光得令也是連忙下去準備,自家少爺這是徹底恨透了鄭芝龍了。鄭芝龍自然想不到毛鈺的二十八艘戰船在海灣出海口等他。更加想不到荷蘭人從李經過竟然冇有能夠帶走毛鈺的戰艦。起初他聽到轟隆隆的炮聲,手下人彙報說是毛鈺跟荷蘭人開戰。他想著這是個好機會,逃離戰場的好機會。隻是等到他的旗艦好不容易穿越火線,結果發現是毛鈺在屠殺鄭家和劉香的部下。心中肉痛不已,這一次齊射,他們就算是好幾艘船。當然現在啊已經顧不上了。因為隨著自己和劉香帶著主力撤退,東北方向基本上是被毛鈺的福船和海滄船一路追著打。後麵負責殿後的已經好幾撥被打退了。鄭芝龍冇有彆的選擇隻能從毛鈺的眼皮子地下溜走。

鄭芝龍想溜走,劉香也想溜走。和鄭芝龍家大業大比起來,劉香的旗艦周圍全部是南澳島的精銳,包括十幾艘安裝了火炮的戰船。劉香本人的旗艦更是一艘四桅炮艦火炮數量並不輸給一般的武裝上船,隻是射程稍微近一點。兩人在看到毛鈺戰艦的那一刻都毫不猶豫地下達了精銳集結的命令,他們知道想要憑藉自己這些回傳衝毛鈺二十多艘戰艦的旁邊經過,不付出一些代價是不可能的。

劉香旗艦周圍集結了南澳島最精銳的事務搜戰船,鄭芝龍旗艦周圍更是圍過來三十多艘戰船。

兩人的隊伍相距並不遠而且是平行遷建,這樣的一個船隊在大明東南沿海就算遇到全盛時期的諸彩佬和楊六也不用害怕。

但是毛鈺不是諸彩佬,不是楊六,他看到鄭芝龍集結完畢立即發出按指令,兩支縱隊采取穿插分割的戰法,分彆是七艘戰艦。剩餘四艘戰艦十艘武裝商船船頭對準鄭芝龍的船隊平推過去。很快就在海麵上劃出一個平行符號,範圍內的大部分海盜船不是被擊沉就是逃散了。尚可喜和達代應和他們以往熟悉的海戰一樣各自率領七艘戰艦撞向了鄭家最近瑞的一個小型船隊。將鄭家船隊無情地切割成三塊,而中間的一塊承受了兩個縱隊十四艘戰艦252門火炮的襲擊。然後是毛鈺的舟山號等四艘戰艦以及所有的武裝商船呈現錐子形插入了這原本就有點混亂中軸線。

鄭芝龍和他身邊的大部分海島都親身體驗過當日在金門島附近毛鈺切割、平推的戰法。隻是當日毛鈺冇有決心和鄭家四品,鄭家的船隊也要多的多,每一艘船承受的炮彈也要少的多。現在是兩個總隊的火炮幾乎不停歇。他們終於意識到毛鈺不僅僅是擁有和荷蘭人媲美的戰艦,同樣具備先進的戰法和拚死的決心。

鄭芝龍知道自己躲不掉了於是下令各自為戰儘可能地困住毛鈺的戰艦。不過已經打算和鄭芝龍拚命的海軍艦隊戰鬥力進一步得到了加強,無論是火炮遠距離攻擊還是火槍與弓箭的近距離都讓鄭芝龍真是地感受到了毛鈺的憤怒和實力。

憤怒是必然的,實力則是驚人的。鄭芝龍和劉香有機會見識過荷蘭人的戰艦。但是明顯毛鈺的戰艦火力網更密集配合更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