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c8ecd6aee4f84a0a00d41b6afffed2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戰艦上的火力配置超出了同級彆的西班牙人和荷蘭人的戰艦,再加上那個令人生畏的撞角,配合著最先進的線陣切割戰法。三十多艘鄭家精銳戰船組成的船陣就像風雨中的紙燈籠一樣不堪一擊。尚可喜和達代應更是重點照顧鄭芝龍的旗艦,在即將完成穿插的時候,兩艘戰艦一左一右迅速靠攏,瞄準了鄭芝龍的旗艦。整個線切割的縱隊被強行拉向鄭芝龍的旗艦。鄭芝龍旗艦外圍的戰船自然要拚死護衛。於是雙方的近身激戰再次打開。

與鄭家船隊倍感壓力不同,劉香驚喜滴發現毛鈺卷居然冇有拍戰艦攔截自己,就連海滄船都冇有一艘,自己的眼前是汪*洋大海。劉香當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下令船隊加速,現在他已經顧不上盟友加老對手鄭芝龍了。生機隨時可能溜走。事實證明劉香是對的,毛鈺從白開陣勢對衝鄭芝龍刀將鄭芝龍的旗艦包圍不過就是兩刻鐘。鄭家好不容易集結起來的三十多艘精銳戰船,直接有十幾艘被打沉。大多數都是懶癌鄭芝龍和毛鈺之間的中線位置上。兩側的二十多艘戰船也是大量中彈,有些桅杆點掉一根,有的好幾個船艙進水。等到二十八艘戰船將鄭芝龍合圍在中央,鄭家其他的戰船隻能望洋興歎,一些剛剛穿越火線的戰船更是下的亡魂皆冒。

當然也有聰明的和劉香一樣趁著毛鈺顧不上悄悄地溜走萬事大吉。鄭芝龍十分不甘心地站在船樓上對著手下人怒罵不已。他身經百戰,今天是最窩囊的,因為毛鈺的戰艦根本冇有給他近身跳幫的機會。幾乎是遠近火力交織的火力網將甲板請控製後就橫衝直撞。鄭芝龍當然明白為什麼毛鈺可以不管劉香卻一定要纏住自己。也是自己大意了,原本想著三十多艘船一鼓作氣地衝出去然後海闊憑魚躍。哪怕是身邊的三十幾艘戰船損失殆儘,隻要他鄭芝龍逃到金門島就可以東山再起。但是顯然毛鈺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他眼看著毛鈺的戰艦撞開鄭家一艘艘戰船合圍過來,眼看著劉香倉皇逃離,眼看著鄭家後來出現的戰船同樣倉皇逃離……鄭芝龍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生機出現了,因為鄭芝虎到了,他原本是率領金門分隊埋伏在金門島附近的,天一亮他就帶領船隊衝入了廖羅灣。然後就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弟弟鄭芝豹和他的船隊被火海吞噬。為了突圍他承擔了尾鄭家船隊殿後的任務。原本以為大哥鄭芝龍穿越火線之後肯定第一時間回到金門島將北港的船隻全部派遣出來,不說能夠扳回局麵至少要將大部分鄭家兄弟和海盜就出去。他親眼目睹了鄭芝龍順利穿越火線,也看到了鄭家大量的精銳戰船在向鄭芝龍靠攏。

為了防止出現意外,他將殿後的指揮權交給了鄭彩,自己帶著十幾艘戰船成功地穿越了火線,然後就看到了讓他目眥欲裂的一幕。大哥鄭芝龍的旗艦和其他十幾艘戰船正在被毛鈺吊打。之所以說是吊打,因為大部分戰船的桅杆和船帆已經被破壞,少量的戰船甲板上已經看不到一個水手。

鄭芝虎聯想到之前海灣出口連綿不斷的炮聲,聽手下人彙報是毛鈺跟荷蘭人決戰。在鄭芝虎看來毛鈺肯定乾不過荷蘭人,就算勉強打平,隻要自己等人率領船隊出了廖羅灣就一定能夠重整旗鼓將毛鈺再次包圍,至少也要將毛鈺在廖羅灣內的福船和海滄船全部消滅掉。

現在海麵上不但冇有荷蘭人的影子,就連劉香也不知道跑到那琉球來。也就說大哥至少承受了兩刻鐘以上的火炮襲擊。想到這裡鄭芝虎立馬紅了眼指揮者手下人率領十幾艘戰船對著毛鈺戰艦發起了絕死衝鋒。

冇有重炮,冇有大福船那樣的噸位,鄭芝虎儘管目眥欲裂,但十幾艘證件的普通戰船還是根本動搖不了毛鈺的包圍圈。鄭芝虎當然不指望自己這些船能夠擊退毛鈺,他隻希望能夠成功殺到鄭芝龍旗艦身邊,讓政治龍有機會脫身。

但是毛鈺在大好的局麵下怎麼可能讓政治龍脫身。

尚可喜和達代應更是早早地放下舢板,讓人駕駛著舢板靠近鄭芝龍旗艦的尾部,防止鄭芝龍乘坐小船趁亂逃離。很快鄭芝龍旗艦周圍全部是毛鈺的海軍戰艦。甚至有兩艘戰艦直接將撞角掛在了正海張龍的旗艦上,然後四麵八方的戰事開始了跳幫。鄭芝龍的旗艦也是重點配置的,船上有一百八十多人。隻是毛鈺這邊每一艘戰艦的載員逗比他多,火槍數量也比他多,在被包圍的情況下,這樣的旗艦就完全冇有優勢可言。毛鈺被三四艘船割開在外圍冷冷地看著越來越多餓海軍將士登上了鄭芝龍的甲板。

鄭芝虎終究冇有能鄭芝虎就夠從毛鈺的包圍中將鄭芝龍就出去,一艘戰艦側向對準了他的戰船,幾輪炮彈下來,鄭芝虎就隻能放棄船隻轉移到其他站船上。隨著越來越多的鄭家海盜船穿越火線,後麵的喊殺聲也越來越大,鄭芝虎知道毛鈺留在廖羅灣內的戰船占據了上風,開始突進了。

為了給鄭家留下一點血脈,鄭芝虎在同伴的勸說開始家傳離開漩渦中心。隨著鄭芝虎的離開後麵出來的海盜船再也冇有勇氣對毛鈺的包圍圈發動攻擊。隻是沿著海岸線悄悄地溜走。即便是這樣還是要麵臨毛鈺戰艦另外一側的火炮的襲擊。

尚可喜和達代應幾乎同時從兩側登上了鄭芝龍的戰船。英雄一世的鄭芝龍冇有束手就擒,他在看到鄭芝虎離開的時候嘴角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然後選擇了用隨他征戰十幾年的寶刀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鄭芝龍旗艦上的大部分海盜都選擇了死戰到底,不過在擊敗火槍手的掃蕩下堅持了不到半刻鐘就結束了。兩位兼隊長率領勇敢的手下拿下了這一張的首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