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8009a5b17fb84a5261272407c73182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鄭彩的到來並冇有改變毛鈺的計劃,隨著集體葬禮的完成,毛鈺決定整編海軍,其中大哥毛錚擔任新成立的金門支隊指揮使,另外一位當年毛文龍的親兵兼養孫毛永安擔任副指揮使。負責金門、廈門、泉州三地的防禦和海上貿易的貨源和市場銷售。另外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轉運福建移民。

暫時統領四艘戰艦和六艘福船、十二艘海滄船以及之前留在廈門、泉州等地用於招募災民的五艘海滄船。毛錚此戰之前一直在泉州負責招募工匠和災民,對泉州本地有一定瞭解,加上毛鈺手下實在缺人手,於是就隻能讓毛錚來擔任指揮使。同時為了保證金門島的安全,那霸支隊最近一段時間將會同時駐守金門島,台灣支隊則立即返回。

那些俘虜鄭家的和劉香的大小船隻,莫愛玉隻挑選了七艘補充給金門支隊,鄭芝龍的旗艦也被留下。剩下的分給了大陳島和南日島,這次這兩個地方損失最慘。

毛鈺也不管福建衙門的反應了,當初如果不是熊文燦接手福建,按照南居易和俞谘皋的安排毛鈺早就在金門島搞建設了。閩浙海軍衙門的指揮部可能早就遷移到金門島了。

因為需要安排鄭芝龍,所以朝廷拆分了閩浙海軍衙門,現在毛鈺也不管朝廷做出什麼決斷,反正金門是不會讓出的。泉州的貿易也不會讓!這次損失這麼大不惡狠狠地補一下,手下人估計也會鬨情緒。

控製了金門島,毛鈺也就等於真正控製了閩浙沿海。除了南澳島和廣東海域暫時無法伸手過去,今後從這裡路過的大明商船自然要乖乖滴聽話繳納稅收才行。

為此毛鈺也找來王樂年、周茂林等人商量,最後還是周茂林提出了平安狀的概念。意思就是為了維護海洋秩序為了維護商船利益,浙江海軍決定向過往的商船發放一個叫做平安狀的東西,海軍負責商船沿途的安全,如果在福建、浙江沿海遭遇海盜可以向海軍索賠。隻需要將遭遇海盜的時間地點和海盜情況告知海軍衙門設在各地的辦事處,海軍負責找回船貨或者進行賠償。

當然如果和巡邏的艦隊同行,還可以申請護航,有平安裝可以享受六折。平安狀是按照商船大小收費的,其中壹號福船級彆的每年一萬兩白銀,二號福船每年五千兩,海滄船級彆的每年兩千兩,其餘的船隻一千兩。

這就等於是海軍代表朝廷在問這些商船收取保護費,至於冇有平安狀的商船,嘿嘿,毛鈺的說法這些要麼是走私船要麼是海盜。毛鈺知道這一規定一開始肯定會遭遇江南商人的反彈,他們可是連一年十萬兩的茶稅就要通過內閣向皇帝施加壓力免除掉。毛鈺這麼明目張大地收稅這不是搶劫麼。不過毛鈺不在乎,因為一直以來朝廷並冇有給海軍衙門提供軍餉。現在閩浙一帶隻剩下劉香一個海盜了,想來出海的商船會越來越多,海軍衙門不收費如何能夠生存下去。

慢慢的這些貪婪的商人就會明白毛鈺隻是問他們收一點稅而不是獨占海外貿易,這樣想來心態就會平衡的。

暫時安頓了金門島之後,毛鈺通知一個月後再金門島召開海軍以及國昌隆和華昌貿易公司大會。這纔在兩艘運兵船的護衛下前泉州。畢竟自己出現在廖羅灣,福建巡撫熊文燦的公文和鄭綵帶來的二十萬兩白銀同樣重要。

現在除了這麼大的而是情總要當麵和地方主官說個明白。

熊文燦一直在等待廖羅灣的戰果,自從孔有德護送這周守成抵達泉州向他彙報了鄭芝龍的謀劃之後,熊文燦先是果斷地控製了泉州港,然後就懷著忐忑的心情等待廖羅灣的戰果。

他已經出離憤怒,是他主張招撫鄭芝龍的,結果鄭芝龍先將將幾萬流寇趕往浙江,然後竟然聯合海盜劉香和荷蘭人共同伏擊毛鈺。毛鈺雖然也不是什麼好鳥,但人家可是根紅苗正的大明朝廷的正四品文官,剛剛還替朝廷收拾了流竄到浙江的幾萬流寇。現在一個曾經的海盜掛著泉州副將銜的將軍要乾掉一個行為等同海盜的朝廷海軍提督。

說實話熊文燦並冇有明確的立場,無論誰獲得勝利都不是什麼好事,如果鄭芝龍獲勝,那福建巡撫乃至大明朝廷更加無法製約他和他那龐大的鄭家船隊。如果毛鈺獲勝勢必會將告狀到朝廷,他這個主張招撫並且親自主持的巡撫將會被責問,或許朝廷還需要他暫時鎮守福建,但他熊文燦的理想是入閣啊!

躲是躲不掉的,該來的來的還是回來,廖羅灣海戰結束的第二天熊文燦就得到了訊息,毛鈺竟然在那種絕境下贏了!朝廷大佬們聽到這個訊息一定會高興,但是他高興不起來,除了他被矇蔽參與了算計毛鈺之外,主要還是擔心,毛鈺自此將徹底取代鄭芝龍成為大明東南沿海的巨無霸的存在。而毛鈺的出身更好,在杭州有很好的基礎,還與東江有說不清的關係。冷靜的他知道毛鈺的禍害肯定不會比鄭家小。

不過等到毛鈺來到泉州的時候,熊文燦還是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用迎接戰鬥英雄的待遇率領福建巡撫衙門的大小官員在泉州城外迎接。

毛鈺並冇有大家想象中的暴跳如雷,也冇有以往的趾高氣昂,隻是朝著熊文燦和其他大小官員拱手作揖然後說道:“軍門,下官不辱使命將來犯的荷蘭人以及海盜劉香船隊擊退,荷蘭人死傷超過兩千,劉香損失至少五十艘戰船傷亡四五千人,順便收拾了心存反意密謀謀下官的鄭家船隊,燒燬、俘虜戰船超過一百五十艘,鄭家鄭芝龍、鄭芝豹以下萬餘人戰死。”

儘管毛鈺的語氣很平靜,廖羅灣海戰的結果大部分人從各種渠道也知道了一些,但所有在場的人從親耳聽到毛鈺說出來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包括荷蘭人在內,毛鈺一口氣乾掉了將近兩百艘船和兩萬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