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f957e07d5289be9fb5f60b45387cd8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能夠在三麵合圍的絕境之下翻盤,那毛鈺自己呢,自己的損失肯定也不小,而要取得這樣的勝利,浙江海軍到底有多大的實力?

一些支援熊文燦的官員和熊文燦一樣開始擔心毛鈺難以駕馭,而反對熊文燦的自然心中高興,現在毛鈺用事實證明熊文燦來福建之前提出招撫是多麼愚蠢,是多麼不必要,而拆分閩浙海軍衙門是多麼的不明智。

熊文燦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辛苦毛大人,辛苦浙江海軍了。來,隨我進城,泉州百姓正翹首盼望毛大人和海軍英勇的將士。”

毛鈺點點頭,好像熊文燦從來就冇有參與這次的大海戰一樣,熊文燦表情複雜地看看毛鈺。此子城府如此之深不好對付啊!

果然等到雙方在巡撫衙門落座,毛鈺就不再客氣:“軍門,鄭家在北港至少還有一百多艘戰船,下官此次傷亡慘重已經無力短時間內再組織討伐北港。所以為了福建沿海的安全,下官打算分彆駐守泉州、廈門、金門島。希望軍門能夠提供方便,撫卹傷亡將士需要大量的銀子,海軍在外駐守需要大量的糧食。除了要請軍門提供一部分,下官打算從即日起在浙江、福建沿海對海商實行統一管理……”

說著毛鈺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羊皮紙,正是海軍設計的平安狀樣板。熊文燦接過來看了一眼就周起了眉頭,隨後遞給福建巡海道蔡確。

蔡確看完了抬頭紋毛鈺:“毛大人,這平安狀是個什麼章程,如何發放,如何保證海商的權益?”

毛鈺頓了頓將自己在金門島和王樂年、周茂林等人商量好的章程當眾說了出來。

蔡確雖然和毛鈺冇有利益衝突,但是一些話熊文燦不方便問隻好他代勞,再次拱手問道:“毛大人,你是說如果冇有平安狀將會被當做走私或者海盜船?”

“是的,就看他們的運氣,冇有遇上巡邏船算走私,遇上巡邏船盤查就是當做海盜處理。”

熊文燦:“……”

蔡確:“……”

眾官員:“……”

毛鈺假裝冇看見眾人的古怪表情,繼續絮絮叨叨地說廖羅灣海戰如何慘烈,自己的浙江海軍幾乎傷亡殆儘,反正總之一句話,廖羅灣我打得那麼慘,現在想恢複一下元氣不撈點錢如何能行。

熊文燦歎了一口氣隨後轉移話題:“毛大人,老夫打算向朝廷上書要求恢複閩浙海軍衙門。你意下如何?”

熊文燦內心裡其實一百個不願意,是他主張拆分了閩浙海軍衙門,現在等於打自己的臉,但是現在大明東南沿海毛鈺成了無冕之王,並不在乎名分,而且人家準備占據泉州、廈門和金門島。福建水師甚至福建總兵都冇有力量驅逐毛鈺。與其等朝廷下聖旨回覆閩浙總督不如自己先下手還能撈個知錯能改。

“下官多謝軍門提攜,如今金門尚未平靜,下官這還要趕回金門島佈置防禦就不打攪軍門和各位大人了。”

眾人啞然,剛纔進來的時候毛鈺還一切正常,現在毛鈺就要走,他們當然不能讓毛鈺走。不是因為內心多麼待見毛鈺,而是因為廖羅灣海戰總要給朝廷一個說法的。尤其是鄭芝龍和鄭家的事情,其他人可以置身事外,熊文燦和蔡確肯定是不能就這麼讓毛鈺走了。

毛鈺看了看滿堂的官員,一臉的為難。蔡確心領神會讓其他人離開,隻剩下福建佈政使、巡察使、都指揮使等幾人。

留下的幾個人都明白,接下來的話題就是給朝廷的奏章,如何寫不抹殺掉毛鈺的功勞卻還能保全福建巡撫衙門的體麵。這真是一件讓人為難的事情。

毛鈺來泉州之前就知道這些讀書人肯定之前就反覆商量過了,現在就看自己同意不同意了。

熊文燦拿出的方案當然是考慮過毛鈺的感受的,在他們準備的奏章裡,熊文倩提前察覺了鄭芝龍的異常,然後巡海道派人提醒毛鈺,最後毛鈺率領不下經過艱苦卓絕的戰鬥擊敗了三方聯手。

毛鈺撇撇嘴,福建巡撫在這場海戰中就算是不幫倒忙隻是保持中立也能被朝廷追究一個不作為,所以熊文燦必須加上一句是巡撫衙門察覺了鄭芝龍的異常。

眾人見到毛鈺的表情以為他不同意,都十分小心地看向熊文燦,隻是不等熊文燦想好如何說,毛鈺說話了:“軍門和諸位大人謙虛了,其實福建巡撫衙門自從鄭芝龍將流寇趕往浙江就察覺了鄭家的狼子野心。正好將計就計借荷蘭人來攻,配合鄭芝龍演戲讓他以為下官中計,關鍵時刻福建水師廈門遊擊周守成、崇武守備柳林擺脫鄭芝龍的監視冒著槍林彈雨來給下官通風報信。下官於聯合這兩部奮起反擊最終在來援的洞頭守備楊七等人的幫助下將三方擊敗。”

眾人一臉錯愕,隨即心中狂喜,如果毛鈺這說的是真心話,那他們福建巡撫他們和當地官員就不是冇有作為,而是主動出擊,這還能分潤大部分功勞!但顯然這就是毛鈺的真實想法,因為毛鈺也提了條件,其中還新增了兩個根本冇有參與這場海戰的武將,一個是崇武守備柳林,一個是洞頭海盜楊七。這是毛鈺的交換條件,功勞可以大家分,但是這三個人在福建總兵府必須有位置,有了這次的功勞怎麼也得升一兩級。尤其是周守成,那就是正三品的參將了!

不過在這群文官眼裡就算毛鈺要抬舉一個副將上來都無所謂,重要的是他們冇事還有功勞就行。

儘管大家都明白毛鈺既然有交換條件,而且都是南居易、俞谘皋時代的老人,毛鈺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但當看到熊文燦讓師爺準備好的一本畫圖那緊促的奏章的時候幾個人還是不怎麼相信。不相信毛鈺這麼好說話,不相信他將大部分功勞都分潤了出來。得到了卻僅僅是熊文燦一的一句提議恢複閩浙海軍衙門的承諾。不管怎樣眾人得到了滿意的答覆在聯名奏章山簽下自己的名字也就心安理得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