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71ca9d3449cc18f734f85f7cd407c3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客廳裡隻剩下熊文燦和毛鈺兩個人的時候,熊文燦第一句話就是:“老夫小看了你!”

毛鈺笑著問道:“軍門是說下官的格局還是實力?”

熊文燦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指著那平安狀:“你就不擔心有人彈劾你?”

“隻要軍門知道如果這一場海戰鄭芝龍贏了,大明東南沿海就是海盜的,那些商人根本就冇有說話的份。我想他們慢慢會明白的,畢竟劉香和北港鄭家還是擁有強大的海上勢力。”

“你是想玩養寇自重?”熊文燦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毛鈺搖搖頭:“是實力不允許!荷蘭人是來幫忙的,我是為了活下去拚命,所以才率先逼退了荷蘭人的戰艦,在狹窄的廖羅灣,鄭家和南澳島船多的優勢和劣勢同樣明顯,一輪火炮齊射往往是幾艘船同時被乾掉,這才讓兩家心生畏懼冇有繼續拚命,我浙江海軍才能險勝。”

熊文燦點點頭繼續問道:“泉州以前是許心素,後來是鄭芝龍,現在是你。老夫就想知道什麼時候能夠真正實現福建邊海安寧?”

“軍門,鄭芝龍在廖羅灣自殺的時候,大明東南沿海就已經安寧。劉香借他一個膽也不敢再來襲擾邊海百姓。至於劫掠那些過往商船,軍門是福建巡撫也不用替他們操心。”

“你打算如何安排周守成、柳林和楊七?”

“那是軍門的事情,他們三人原本就是福建水師的將領,隻是因為被鄭家打壓、排擠才無所作為,今後福建水師有他們幾位在至少有一定的反擊能力。”

熊文燦冷哼一聲:“是不是將俞谘皋請回來福建就萬世太平了?”

毛鈺苦笑:“軍門,這是軍門和朝中大佬們要考慮的,下官就不操這個心。不過下官可以向軍門保證,今後福建無論出現多少災民下官都能養活他們。隻要福建的地方官員給與方便,下官就能給他們找到活乾。”

“福建的青壯都跟著你去海上了,這裡的土地誰來耕種?不要以為老夫什麼都不知道,你與鄭家結怨不就是因為搶奪貿易份額和福建災民嗎?貿易份額鄭家還能容忍你,你將幾乎所有的災民都搶過去了,人家泉州副將隻剩下剿匪任務,豈能容你!”

“軍門教訓的是。不過下官可是從來冇有虧待災民,無論是在福建還是在海上還是在其他海島上都是大明的子民。”

“希望能和你說的一樣。”熊文燦說著遞給毛鈺一份名單,毛鈺接過來一看,上麵是鄭家進駐泉州之後給每位官員的孝敬,或者說乾股。這說明熊文燦至少冇有很敵對毛鈺了。這是也是在幫助毛鈺儘快穩住局麵。想要順順噹噹地在泉州港做貿易,想要將大量的福建百姓騙到海島上去這些地方官員可能要分潤部分好處的。

而毛鈺正打算在福建全境開設國昌隆分號,這樣就能照顧更多的利益。

等毛鈺回到金門島,裡卡多和戈麥斯已經到了,作為事實上的盟友,大明東南沿海發生這麼大的事情,香山澳自然早就知道了。對於裡卡多來說,無論是荷蘭人還是鄭芝龍都是敵對方。

當然裡卡多親自來不是因為廖羅灣海戰,而是因為毛鈺驅逐了基隆的西班牙人,俘虜了四艘戰艦和十艘武裝商船的事情葡萄牙國內知道了。作為牽線搭橋的裡卡多被流亡的葡萄牙王室冊封為子爵!裡卡多知道如果他能夠繼續讓毛鈺牽製更多的西班牙戰艦或者聯手毛鈺將西班牙人的馬尼拉駐地來一個漂亮的襲擊或者占領。將來葡萄牙複國之後他日後伯爵甚至侯爵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裡卡多很關心毛鈺的真正實力,很關心這次海戰的損失。於是派遣戈麥斯率領七艘戰艦和幾艘商船來到了金門島。

“恭喜毛將軍,能夠在三方包圍下反敗為勝!此戰之後將軍就成為了大明沿海真正的掌控者。請允許我代表香山澳,代表葡萄牙對將軍表示祝賀。”

毛鈺擺擺手,儘管裡卡多這混蛋在與自己合作的幾年了有各種小手段,但是不得不承認是他開了口將幾艘戰艦賣給自己,才能讓金塘島有機會仿造、改進。也正是香山澳冇有約束那些教官和跟隨周茂林前往舟山的工匠,金塘島的火炮、火槍作坊才能製造出這麼多火炮與火槍。

當然香山澳和裡卡多也在這幾年與毛鈺的合作中賺得盆滿缽滿。因為毛鈺很少做長途貿易,大部分或都是從杭州到香山澳,少量是從那霸到香山澳。

而正是毛鈺的存在他們才能從荷蘭人與鄭芝龍、劉香的共同封鎖之下獲得源源不斷的大明貨物。

裡卡多當然也不是光嘴上說說的,給毛鈺帶來了他想要的兩百棵橡膠樹!而且是白送。毛鈺曾經同時向香山澳的教會和熱蘭遮的教會求*購橡膠樹。出價格先是五十兩一棵樹,五兩一顆種子,後來遲遲拿不到貨就翻倍了。兩百橡膠樹就是兩萬兩白銀。禮重情義也重。

毛鈺站起來拱手錶達感謝之後也對裡卡多做出了承諾:“一年之內剷除劉香和北港,兩年之內驅逐熱蘭遮的荷蘭人,然後儘快南下。”

台灣往南就是呂宋島和南洋,率先觸犯的肯定是西班牙人的利益。毛鈺與西班牙人針鋒相對甚至打的頭破血流就是葡萄牙人洗完看到的。毛鈺越強大,西班牙人就越提防。戰艦就會源源不斷地派遣到南洋來。

“尊敬的毛將軍我和香山澳能幫你做點什麼?”

“幫我多買點橡膠樹和種子回來,另外下次我要出兵剿滅劉香和北港的時候希望你們能夠派出戰艦監視熱蘭遮,我不希望再出現兩敗俱傷的局麵。”

“隻要將軍提前通知我,我和戈麥斯都會及時趕到指定海域。”裡卡多毫不猶豫地回答,以前他是估計鄭家斷了他的貿易線路,現在毛鈺去掉了鄭家掌控了浙江、福建沿海,隻要荷蘭人不發瘋,他裡卡多願意跟著毛鈺混。因為跟著毛鈺混的好處顯而易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