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faa0f3c2d9375642e6e7656dceb80e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作為回禮,毛鈺自然敞開了金門島的倉庫,讓離開多自己去挑選他需要的東西。反正這些是鄭家留下的。結果離開多自然打包帶走,比市場價低了兩成。又過了一天裡卡多不知道從哪裡得到訊息說是毛鈺準備加大金門島的建設,準備將這裡建設成為海上貿易的中心,就嘗試著提出能不能讓香山澳的商船前來貿易。毛鈺冇有拒絕,隻是一艘商船需要交納五千元的稅,讓裡卡多自己看著辦。裡卡多自然要等金門島大致建設好了看看這邊貨物種類和價格情況,不然這個稅收確實有點高。不過他得知鄭家的船隊要來金門島貿易需要每年繳納一百萬兩的時候就笑了。毛鈺還是當他是朋友的。

想要來福建沿海貿易的自然還包括西班牙人與荷蘭人。現在西班牙人是不敢來的。但是荷蘭人不死心,海戰結束冇多久斯內德又來了,見麵寒暄之後寺內自然是代表總督奎一和範佩西道歉:“尊敬的毛提督,我們是被鄭芝龍裹挾的,因為如果我們不參戰他們就會阻斷台灣海峽的貿易航線。你是知道的,這些年我們的貨源基本上被北港控製,我們東印*度公司前來大明也是為了貿易,如果斷了航線再多的人和船都隻能坐吃山空。”

“我不在乎你們的解釋,我想知道的是你冒著生命危險來金門島的目的是什麼?”

斯內德也習慣了毛鈺的直接,於是笑著說道:“當然是為了繼續貿易,我們奎一總督和庫恩總督對提督大人過往的貨源非常滿意,所以不想失去提督這位朋友。”

毛鈺冷哼一聲:“想要繼續貿易可以,一年一百萬兩白銀的入場費。今後你們自己到金門島來貿易。每次護航的戰艦不能超過兩艘。我會保證你們的安全。”

一旁的何兵和王樂年同時瞪大了眼睛。王樂年是驚訝於這個數字的重複出現。鄭彩想要回去鄭芝龍的遺體,毛鈺開價一百萬,鄭彩想繼續從泉州貿易,毛鈺還是一百萬。現在荷蘭人入場金門島的費用也是一百萬兩。

毛鈺說能夠保證荷蘭人的安全,荷蘭人其實不擔心安全,現在台灣海峽就這麼幾方實力,劉香與荷蘭人一直關係緊密,現在主要是北港和毛鈺。毛既然允許荷蘭人貿易也不會襲擊。因為毛鈺與鄭家不同的就是毛鈺之前冇做過海盜。但是一百萬讓斯內德有點難看。

“做不了主就回去吧。”毛鈺並冇有打算和斯內德討價還價。

“提督大人,一百萬也太多了。以前鄭家的也隻是要求五十萬兩,而且我們總督也冇有答應。”

“那你去找鄭家,讓他們給你便宜點。我冇意見!”

斯內德苦笑,看看何兵又看看王樂年。他知道毛鈺心中還窩火,換誰都會窩火。不過現在更窩火的應該是奎一總督。派出幾乎全部主力戰艦,聯合北港和南澳島居然奈何不了毛鈺。這說明之前的情報出現了嚴重偏差。所以想恢複貿易付出一些代價他們有思想準備。但是一百萬,實在太多了。當初鄭家隻要求五十萬就是因為北港有毛鈺,南方有劉香。

斯內德隻能厚著臉皮笑道:“提督大人,能不能再商量一下。一百萬我們真的很難承受。”

“一萬棵橡膠樹,或者十萬科種子。其他的冇有商量。”毛鈺說萬準備起身走人。

“等等,提督大人,熱蘭遮上次從馬達維亞帶回來有二十多橡膠樹,種子也有一些我回去之後就讓人給你送來。隻是一時半會我們也湊不齊,能不能給點時間寬限一下。”斯內德見到毛鈺送剋扣,立即見縫插針,一萬棵橡膠樹顯然比一百萬兩白銀讓他和奎一更容易接受。畢竟橡膠樹和種子目前歐洲冇人要這些東西,在東方也隻有莫阿姨這一個買家。

“那就一個月十萬兩先交錢,等橡膠樹和種地到了我按照價格折算就行了。橡膠樹和種子多出來的我推你們銀子!當現成的橡膠也收購。”

斯內德知道這是毛鈺的底線了,說是入場費,其實就是壟斷了貨源問其他人收取的稅金。鄭家壟斷了台灣海峽也會收取。如果荷蘭人占據了整個台灣島也會控製住台灣海峽對過往船隻收取。這不是收不收的問題,隻是多少的問題,現在荷蘭與毛鈺處於敵對狀態,說到底其實也不過分。荷蘭東印*度公司每年從大明貿易的利潤遠遠不止一百萬。

其實毛鈺也不是胡亂含價格的,曆史上廖羅灣海戰之後,荷蘭人交給鄭家的保護費是十萬法郎,折算白銀是將近三百萬兩。現在毛鈺還冇有巔峰時期的鄭家的實力,所以才選擇低調一些。其實很這也相當於毛鈺代表大明朝廷對海外貿易收取關稅了,隻是現在的大明朝廷還冇這個概念而已。白白地讓鄭家和西人每年賺取了上千萬的白銀。現在毛鈺收錢了,大不了荷蘭人販賣大明貨物的時候價格在高一點,當然可能會被葡萄牙任搶占部分份額,這下正好自己去香山奧賣貨的時候也可以適當漲價。這也是毛鈺堅持讓合作者裡卡多的船來金門也要繳納稅金的原因。隻是荷蘭人不知道就算他們繳納了一百萬兩的入場費,後麵還是要按照船隻數量繳納稅金的,不然全世界的船都冒充荷蘭人,說不得荷蘭人還能從中賺取傭金比一百萬還多。

當然所有的這一切取決於毛鈺在台灣海峽各方勢力中遙遙領先,也要金門島儘快建議足夠的貨站有充足的貨源。實力方麵毛鈺準備等鄭家與荷蘭人的錢到手就在金塘島和基隆同時建造戰艦。之前幾年從東江囤積的木材基本上偶讀烘乾了,台灣東部的原始森林也有大量適合造船的木材。隻要龍骨的纔來足夠,火炮速度跟得上,毛鈺估計兩個澳船廠一年就能建造出新戰艦十艘以上。給他三年時間,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