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d7150217fc9fd30472f58cd7babd30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占據了金門島和台北當然現在最大的優勢還是福建移民,隻要台北區域有移民十萬,無論是北港還是熱蘭遮都要掂量一下,你們戰船出海我就從陸地上襲擊你們!

至於貨源,毛鈺想到的就是招商,讓江南那些不能入股國昌隆和華昌的商人都來金門島投資!直接出錢也好,建設自己的貨站也好都是可以的。毛鈺想新福建、浙江有足夠的商人瞬間就能將金門島擠爆。

鄭彩很快又從北港來了,畢竟天氣這麼熱,鄭芝龍的遺體也不能繼續放下去。北港方麵做出的決定是一次性支付一百二十萬兩,領回正海張龍的遺體,並且毛鈺要允許北港鄭家的商船進出那霸、泉州等地自由貿易。

王樂年、周茂林等人勸毛鈺見好就收。毛鈺知道這些人不知道鄭家的家底,一百萬對鄭家來說真心是毛毛雨。不過考慮到不能講人逼得太狠也就同意了。但是提出了限製條件,北港鄭家船隻可以進入那霸和金門島貿易,但是每次船隻數量部的超過三十艘。且每一艘船無論大小都需要支付一千兩的稅金。

對此鄭彩也隻能咬牙認了。一百萬兩算是戰爭賠款,緩和雙方的關係不至於讓毛鈺追到北港去。至於繳稅鄭彩是能夠理解的,畢竟如果這次鄭家贏了可能稅收還會高一些。很快鄭家就帶著銀子將整合子龍的遺體和毛鈺的承諾帶回北港。

荷蘭人與鄭家搞定之後,金門島算是暫時安靜下來。但是毛鈺並冇有得空,鄭彩前腳剛走,索菲亞後叫就到了,原來這位侯爵在大明湊齊了貨物之後離開舟山前往馬六甲貿易了。因為上一次與戈麥斯有合作,所以就跟著香山澳的船隊往返。但是也讓她錯過了精彩的廖羅灣海戰。索菲亞知道她不但錯過了與毛鈺並肩作戰的機會,錯過了加深與毛鈺友誼的機會,也錯過了與毛鈺一起分贓的機會。大明沿海的幾股勢力索菲亞這段時間也是瞭解清楚了,當然知道他們的厲害。敵人越厲害戰勝了分贓自然就越多。

索菲亞覺得自己錯過了很多,所以一見麵就跟毛鈺來一個熱情滴擁抱,胸前兩團柔軟電得毛鈺渾身舒麻,隻好摳搜幾聲來提醒這位熱情的女侯爵,結果索菲亞白眼一翻惡狠狠地瞪向了一旁看熱鬨的王樂年和周茂林。這兩位老男人很識趣,低著頭走了出去,臨走還將會客室的門給鎖上了。

索菲亞見到自己的白眼有效果,更是人情,不但冇有鬆開,更是在毛鈺的臉上啄了好幾口,然後纔開口:“溺愛的毛,你太帥了,你是亞洲的王,你是我的王!”

毛鈺感覺不妙,這西方女人熱情起來真是讓人受不了。索菲亞卻冇有停歇一邊說話一邊索吻。毛鈺想躲卻被牛皮糖站上一樣,索菲亞扭動自己的身體將自己整個人都掛在了毛鈺身上。

“索菲亞,你需要冷靜一下。”被女人堵住嘴,毛鈺含含糊糊地說道。

索菲亞笑了:“我為什麼要冷靜。毛,你知道嗎?你是我見過最帥氣最強大的男人,我喜歡強大的男人,我喜歡你!”

毛鈺:“……”

“來吧,我的王!我愛你!”索菲亞的聲音變得含糊卻更加具有挑逗性,關鍵是她現在整個人都是掛在毛鈺設上的,火熱的夏天,單薄的衣裳擋不住內心和**的燥熱。索菲亞的胸前兩天更是給了毛鈺致命壓迫。

於是他乾脆選擇了放棄抵抗,任憑索薇婭進攻,這樣的後果自然是很快滿園春色管不住。

雲歇雨停,毛鈺看著卵子八糟的座椅和被壓垮了的寶供桌欲哭無淚,他差點就被這位美麗的女侯爵上了,還好關鍵時刻他反客為主。

索菲亞則躺在木板上穿著粗氣笑道:“毛,你太強壯了,我愛死你了!”

毛鈺:“……”

還好這位冇說你是我見過的嘴強壯的男人,不然毛鈺真要哭死了。他今天總算知道了原來西方女人的熱情是自古以來就存在的。和這個時代的大明女人比起來,在房事上與這樣的女人相處確實讓人享受。享受完了毛鈺的大男子主義毛病又犯了,他來到索菲亞身邊將他抱在懷中,撫摸著他的一頭金髮說道:“航海這麼累,以後就踏踏實實地呆在杭州吧,我養你。”

索菲亞趕緊掙脫,吃驚地看著毛鈺,搖搖頭:“不,毛,我要回威尼斯的,我要帶著強大的艦隊回到威尼斯,給你強盜一樣的西班牙人、荷蘭人一個教訓,要將奧斯曼人趕出地中海!”

毛鈺聳聳肩:“好吧,親愛的侯爵,我有什麼能夠幫你的?”

“有,將你的戰艦和大炮借給我,我帶著他們乾掉奧斯曼帝國的海軍,乾掉海盜巴雷拉!”

毛鈺無語,索菲亞隨後笑道:“我知道這不可能,你還有很多敵人,所以我要努力賺錢,然後你幫我建造戰艦可好?”

“你這又是何苦?”毛鈺有點心疼這位女侯爵,那要等到她轉到足夠的錢然後帶著戰艦回到地中海,估計威尼斯城邦共和國都不存在了。

“因為我是侯爵,我是威尼斯的貴族!威尼斯人的驕傲不允許我懈怠。起愛的毛,答應我,等你的造船廠空下來就幫我建造幾艘戰艦,我要儘快趕回去,”

毛鈺點點頭,嘴上卻笑著說:“我擔心的是就算你現在回去,威尼斯城邦也不一定存在了。”

“不會的,就算真的是那樣,我們約會和葡萄牙人一樣無論是流亡是寄人籬下我們都不會忘記威尼斯城邦的榮耀!”

毛鈺:“……”女新人海底針,西方女人心,海底泥做的針啊!不過仔細想想,如果威尼斯城邦頂得住,等自己收拾了南洋的幾個殖民者,帶著艦隊去地中海旅遊也是可能的。到那時候,就算威尼斯城邦不存在了自己也可以幫助她重新家裡一個王國。儘管所謂很直接,但毛鈺喜歡。畢竟遮蔽後世那些綠茶婊各種曖昧吊著你,凡是先講條件,等到你挖心挖肝地被他俘虜的時候她會不會給你還不一定呢。索菲亞冇有先提條件,她隻是憑藉自己的感覺覺得毛鈺一定會幫她,所以毛鈺也不能辜負了這份信任。或許還有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