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61e7a591b680155361b02175ff4023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舟山金塘島,毛鈺站在兩百特戰隊員前麵,看著自己四年來精心栽培的隊伍。四年來當初最先跟隨他的遼東精兵和杭州本地招募的戰兵經過艱苦的訓練,多次參加海戰、陸戰,最後又集中在金塘島訓練,總共已經有五百人讓毛鈺基本滿意。成為了這個時代名副其實的特種兵。其餘同期的精兵已經逐漸成長為各個支隊的軍士長或者中低層軍官,升為了整個舟山的絕對骨乾。這五百人是同期中更加優秀的人,毛鈺自然要派上更大的用場。

然而今天這兩百人不是派遣到北港去,也不是熱蘭遮或者遼東,而是準備前往登萊。他們的身份將會是某個江南大商人的夥計,任務則是摸清楚東虜在登萊新軍中的滲透,並且保護登萊巡撫孫元化。

而這群人的領頭人居然是毛鈺的親表哥文驍。足可見毛鈺對這支隊伍的重視和對這次任務的看重!

所有人一開始聽到第一個任務的時候都覺得應該是顏永林派人去,但是很快大家就明白了,孫元化是徐閣老的得意弟子,自家老大是徐閣老的得意孫女婿。

孫元化在登萊訓練新軍,鑄造大炮,將登萊打造成為防禦東虜從海上襲擊南京的要塞,如果東虜想從登萊突破,孫元化的安危確實是重點。毛鈺如此花費心思將僅僅隻有五百人的特戰營的兩百人派往登萊也能理解了。

眾人不知道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毛鈺的心越來越沉重,因為目前為止曆史的慣性基本上讓他的努力化為烏有。東江在陳繼盛手裡也在逐漸萎縮。東虜幾次打擊之下差點連鐵山和鎮江都丟了,幾次都是毛鈺派遣在皮島的艦隊火炮支援下才勉強讓東虜退兵。

毛鈺有心支援一把東江,將防線往北推移一些,但必須平安度過今年冬天到明年春天的那一次兵變,如果吳橋兵變還是會發生的話。

曆史上崇禎元年,袁崇煥督師遼東,藉機處死毛文龍,其舊部由副將陳繼盛統轄。孔有德認為毛文龍"無罪橫受屠酷",感到非常寒心,終日悶悶不樂,於是投奔了孫元化,隨孫元化去了登萊。

崇禎四年八月,黃台吉率後金兵攻大淩河城,祖大壽受困城內。十月,孫元化派孔有德從海上支援大淩河,因在三岔河(遼河口)遭颶風而還。隨後兵部又令其從陸路進軍,孫元化率八百騎趕赴前線增援,然登州遼東兵與山東人素不和,沿途閉門罷*市,士兵苦不堪言。閏十一月二十七日,當孔有德抵達吳橋時,因遇大雨風雪,部隊給養不足,士兵在大戶王象春家吃東西不給錢,其子向孔有德控訴,孔有德對違紀士兵施以貫耳遊營之刑,於是士兵大嘩,焚燒王家莊園。翌日,李九成說服孔有德發動吳橋兵變,回軍登州,在耿仲明的內應下破城,自號都元帥,孫元化忠於朝廷不願稱王,孔有德放他逃離登州。

再後來幾人一起不但將登萊禍害乾淨,甚至連東江的許多將領都跟著投靠了東虜。

現在毛文龍手下最驍勇善戰的孔有德和足智多謀的耿仲明被毛鈺死死地按在舟山,但是也許是曆史跟毛鈺開了個玩笑,冇有穿越的曆史上孔有德是主動跟著孫元化去登萊的,想在那好好裡發展,也很敬重孫元化。現在毛鈺將孔有德和耿仲明拐帶到了舟山,而且一直按在身邊一直冇有外放。朝廷卻調遣毛承作和沈士奎去登萊,並且都委以重任。沈士奎為登州副將,毛承作為等萊新軍參將。

比起孔有德和耿仲明,這兩位要年長一些更加奸猾,更加毫無底線。能夠在東江坐視袁崇煥整飭毛文龍,足可見二人為了自己的前途有多麼自私。所以毛鈺確實很擔心,在半年前就讓顏永林派遣大量情報人員前往東江和登萊。同時海軍駐東江的代表毛永順的船隻已經增加到10艘,並且要求俘虜荷蘭人的四艘戰船修理好後也立即趕赴東江,毛鈺還是不放心以巡航熟悉水文和交流的名義讓達代應的那霸支隊四艘戰艦前往皮島。

毛鈺的這一些列安排,在海軍衙門以及東江看來這是為了加強控製東江。陳繼盛也是心知肚明,如果冇有毛鈺東江早就名存實亡,如今能夠勉強維持大部分是依靠出售木材和皮貨給毛鈺,毛鈺將糧食平價給東江。大部分東江將領對毛文龍是心存感激和敬畏的,如今毛文龍的親兒子要插手東江,並冇有太多人抗拒。如果不是毛永順的駐點無論是戰兵還是民夫都不允許現有的東江將士參加,估計東江軍都要跑到毛永順那裡去了。

一年多以來,毛永順的駐點從東江拐走了將近一萬多百姓到舟山種地。駐地防守的戰兵也從一個營擴大到了三個營。毛鈺的新命令是再擴編三個營,在明年二月之前完成集訓。為此毛鈺還將自己的表哥文勇派遣到了皮島做毛永順的副手。

這在其他支隊就等於毛永順已經到了中校軍銜和支隊長身份。因為毛鈺的其他幾個表哥、堂兄弟或者小舅子、大舅哥現在基本上是在給首領做副手。

有文勇在東江這些將士就不會卻新銳武器。四艘荷蘭戰船即將到來就是最好的信號。等到這批新兵集訓完成,雖然從人數上還是不到東江三萬將士的是十分之一,但是真正戰力上估計會讓陳繼盛的嫩都覺得意外。

事實再一次提高了毛鈺在眾人心目中的地位,因為這位老大算得上是先知先覺,而後果斷作出應對。因為吳橋病變還是出現了。隻是領頭的人從孔有德、耿仲明換成了沈士奎、毛承作。這兩位一位是登萊新軍副將,另一位是參將,兩人還是翁婿,在毛文龍的東江兩人就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沈士奎更是作為默哀文龍的親家掌管著東江的財政大權。

隻是袁崇煥來東江的時候這兩位投機分子表現太積極,結果被毛鈺翻盤之後自然不受東江將領和百姓的待見。毛鈺更是力拱陳繼盛上位,隨後又重點扶持毛承祿掌握了東江的糧食命脈。兩位失意者通過自己的活動和毛文龍直前的人脈活動到了登萊新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