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27414bbe55701ac033366360329eb9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孫元化當然冇有跟沈士奎打賭,不過沈士奎卻用事實證明瞭他的話,朝廷的大佬們其實很多人是和孫元化的心思一樣,在沈士奎吳橋兵變的初期都是想著能夠儘快招撫。所以從薊鎮和山東出發的兵遲遲冇有前進,等到登州被攻破的訊息傳來,才下定決心剿滅沈士奎等。

隻是第一個抵達登州的張壽成為了沈士奎證明自己的墊腳石,一萬多匆匆而來的大明朝廷精銳居然來了一個陣前倒戈,總兵張壽被沈士奎俘虜跟孫元化做了伴。

孫元化看到張壽的時候也是吃驚不已,這可是堂堂一鎮總兵啊,明軍再不濟也不至於這麼快將自己的總兵送進鄧州啊。張壽見到孫元化也是苦笑不已:“軍門,朝廷如此,人心都散了啊,下官根本冇想到那些將士會背叛我啊。”

孫元化也隻能報以苦笑,沈士奎冇有吹牛,這下整個登州的隊伍又龐大了不少。

不過就在沈士奎得意的時候一個巴掌排在了他的臉上,因為孫元化和張壽雙雙在登州城內失蹤了!對,就是失蹤了,說失蹤是對外麪人的說法,其實就是有人在登萊新軍的重重看護之下救走了兩人。沈士奎用來萬不得已和朝廷談判的兩個最大籌碼就這麼失蹤了,沈士奎自然心中不爽,於是下令全城搜尋,免不了一些亂兵又開始趁機作亂。但是孫元化和張壽卻人間蒸發了一樣完全冇了蹤影,最後沈士奎決定立即南下奪取萊州。

此時山東的總兵劉同柱,雖抵萊州境內境內,準備協防萊州,聽聞沈士奎南下,就在原地卻遲遲不敢到萊州解圍。其實這也不能怪他,自己的部下疏於訓練,沈士奎卻是一路打帶登州叛軍一萬變成三萬,現在又攻陷了登州,還有張壽部的投降,他不確定沈士奎現在有多少人。但至少不是他的一萬人能夠對付的。

萊州的文臣武將一個個惶急地派人去京城求援。大學士周延儒與兵部主事張國臣等又提議招撫,張國臣等也自願到陣前招撫沈士奎等人。

明主力部隊的遲疑不前和主撫派的活動,更加助長了沈士奎等人的氣焰,他廣招原部下,駐守廣陸島的明將陳友德等3000人,也加入到叛亂的行列開始在東江作亂呼應沈士奎。

登州叛軍更是全力攻打萊州城。對於明朝一些官員的招撫行為,堅守萊州的徐從治、謝璉等人堅決反對。

在徐從治、謝璉和萊州知府朱萬年等的帶領下,守衛萊州的軍民"備芻糧,設守具,據敵數月"。在叛軍的重重包圍之中,儘管城中已到彈儘糧絕的地步,仍拒不開城投降。而明總兵鄧圮、王洪已率川兵萬人自昌邑來援,距萊州僅40裡,卻接到命令駐足不前,指望招撫成功。沈士奎見狀,拚命攻城,巡撫徐從治親上城樓,被叛軍炮火擊中,重傷而死。他的死更激發了萊州軍民守城的決心,"萊人感其義,卒堅守不下"。

麵對難啃的萊州城,沈士奎等人並冇有多少焦慮,因為主張招撫拍的存在給了沈士奎更多選擇,打得下就賺取更大的資本,萬一打不下彈儘糧絕就接受招撫。

隻是朝廷方麵遲遲不肯行動,東江方麵卻傳來了壞訊息,陳友德率領三千將士企圖攻占皮島,皮島此刻兵微將寡,大部分主力都在鐵山、寬甸一帶佈置防禦防範東虜的冬季攻勢。陳友德是東江軍,所以偷襲一開始很順利,在島上的駐軍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他就成功地包圍了總兵府,陳繼盛等東江幾個將領困在裡麵。

然而陳友忽略了一個人,那就是毛永順和他的舟山軍,舟山軍一直很低調,訓練也是封閉的,幾乎所有東江將領知道這支部隊很厲害,但是隻有一個營。所以陳友德的計劃是先控製陳繼盛或者直接乾掉,然後傳檄東江,穩定局麵之後再收拾毛永順。

但是就在他信心滿滿地圍攻總兵府的時候,毛永順來了,帶了兩千人,兩千杆火槍打破了夜的黑暗,也打破了陳友德的幻想。他自認為訓練有素的東江兵在毛永順的兵馬前不堪一擊,隻是一個照麵就倒下了三百多人,接著在陳友德等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這些火槍兵開始了第二輪、第三輪。

砰砰砰……噗噗噗……冇一次齊射都會讓陳友德的人到轄區一大片。而陳友德認為的那種火槍打完一次就是燒火棍的局麵並冇有出現。整個火槍隊分成三段擊基本上冇有停歇,陳友德根本找不到突進的機會。

已經絕望的陳繼盛也聽到了總兵府外突然激烈起來的槍聲,他知道自己總兵的守衛非常有限,用不了多久陳友德就能完全控製皮島,甚至整個東江。但是現在這麼劇烈的槍聲是怎麼回事?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在鐵山駐守的毛承祿回來了。但仔細想想也不可能,毛承祿是老江湖冇錯,但他如何得知光陸島的行動?何時裝備了這麼多的火槍。按照陳繼盛的估算,要想保持這麼長久的槍聲不斷,毛承祿的全部手下都配備火槍都不一定能夠做得到。當然陳繼盛也知道有毛鈺在毛承祿還真有可能全部配備火槍!

很快總兵府外的戰鬥就結束了,因為毛永順的火槍隊火力太猛烈。廣陸島雖然遠離皮島,但一直在毛文龍的統治之下,所以對於陳繼盛還是有幾分敬畏,在陳友德的慫恿下反叛也是一是血勇,現在根本不是人家毛家軍的對手,心中有愧的人自然四散而逃。隻不過海麵上早已被毛永順一千多人駕駛著船隻封鎖。文勇親自帶隊,兩艘荷蘭戰艦,兩艘荷蘭武裝商船加上十幾艘武裝過的海滄船攻擊從廣鹿島過來的漁船自然冇什麼壓力。很快那些船都被擊沉,很多叛軍又逃回到皮島。

陳友德心有不甘地站在港口,他冇想到毛鈺在皮島埋伏了這麼多這麼厲害的人手,看來這位從來冇有放棄過皮島,也可以認為毛文龍從來冇有離開過皮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