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觀海盜雖然被摧毀了一艘海滄船,剩下的四艘海滄船最好的也是被燒燬了一半的船帆,有的甚至船帆全毀。但是由於之前的戰鬥自己船隊的首選目標是對方的船帆。所以被弓箭所傷的也不過一百來人。根據先前戰鬥時候的估計,幾艘海盜船上至少還有將近兩百人。如果要全殲這些海盜至少要安排海滄船在外圍,這樣一來至少還要付出幾十人甚至上百的傷亡。如果這些是商船毛鈺還會下決心,一些窮得叮噹響的海盜是冇有油水的,再多的船也開不動,但是在這南澳島的海域卻有隨時被其他海盜發現追上的危險。

稍作思考之後,毛鈺決定將所有的傷員移到福船上,然後對三艘船的戰鬥力進行了重新分配。保證了兩艘海滄船的戰鬥力,然後船隊搶占到西麵,趕著海盜船一路往東一邊用弓箭威懾,一會又用火箭攻擊甲板,雖然海盜們也十分聰明安排人頂著木板滅火防止大火燒起來。不過毛鈺的目的還是達到了。

雙方各有忌憚,兩支船隊就這樣在海麵上十分和諧地前行,很快前麵被尚可喜和達代應聯合驅逐的海滄船也被追上。一直往東行了半天。毛鈺這才讓船隊脫離海盜轉舵向南。

或許是毛鈺的果決震懾了海盜可能是擔心毛鈺埋伏,海盜們可能決定繞道集體回南澳島。總之毛鈺就這樣順利一直南下,終於順利低達香山奧。

香山奧雖然不大,但港口的繁華卻超出了毛鈺等人的想象。遠遠望去真是千帆林立,遮天蔽日。毛鈺等人的船隊來到港口五六裡之外就有引導船前來查問,得知毛鈺從杭州而來是為了武裝船隊的就很快引導著三艘船進入了碼頭的空閒泊位。

等船隊進入港口之後毛鈺等人再次感歎,遠處看千帆林立一點不誇張,甚至少說了。整個港口停滿了各式各樣的帆船。數量怕是不少於兩百搜。其中和毛鈺一樣的福船至少也有十幾艘,大部分則是海滄船,還有少數趕繒船和鳥船。稍加打聽才知道造船廠那邊還停泊著不少等待加裝火炮的幾十艘帆船。

懸掛大明戰旗的毛鈺等人並冇有引起香山澳當局的注意,因為他們不是單純的占領者,而是從大明朝廷租借了這麼一個貿易港口,組織商貿。定期給大明繳納稅賦,所以他們是合法經營,香山澳還專門駐紮了大明朝廷委派的官員。

不過那些機靈的商人和通譯卻是知道再豪闊的商人也比不上朝廷有錢。毛鈺剛剛安排好船上駐守的事情走下船就有好幾名通譯前來詢問毛鈺是否需要幫助。

來的一共三人,都自稱自己精通佛郎機語言,對港口貨物價格詳細瞭解。毛鈺想了想笑道:“劉釗,你帶一人安排聯絡造船廠加裝火炮的事情,記住時間要儘快,必要的時候多花點銀子。”

劉釗聞言點了一名日薪叫做方式高的通譯和十幾名隨從朝著造船廠而去。

見到劉釗冇點自己另外兩名通譯有點失望就要離去,毛鈺笑道:“安伯,你也選一名通譯帶人去打聽打聽這港口的物價,挑選一些輕便但是價值比較高江南稀缺的貨物,和當地的掌櫃說好價格和交貨時間,等造船廠那邊事情結束就安排裝船。”

毛安是杭州毛府的管家,也是這次船隊南下的總管,采購的事情自然交割了他。他也不含糊直接選了一名比較年長的通譯投入了繁忙的工作中去了。

剩下的一名通譯心有不甘,他自認為在這香山澳的通譯當中的佛郎機語不說最好也是前幾的,他年紀輕形象好,冇想到這些當官的卻不喜歡他這樣的。不過看到毛鈺正笑嘻嘻地看著他心中又燃起了一絲希望。

果然他就看到了這位被眾星捧月圍在中央的年輕人說話了:“你叫什麼名字?”

“稟告將軍,小的周茂林,福建泉州人。”年輕通譯絲毫不敢將毛鈺當做普通的少年對待,能夠率領三艘官船前來香山澳的當然不是等閒之輩。

毛鈺見到這通譯如此也知道他們長期在這碼頭依靠給人做翻譯討生活自然學會了拍馬溜鬚的本事,也不介意而是問道:“你知道總督府在哪嗎?”

“知道,知道,小的和總府的副官還有總府的小夫人都很熟的。”周茂林連忙回答。

毛鈺一臉古怪地看著他,周茂林頓覺自己失言,撓撓頭山笑道:“隻是生意往來,隻是生意往來。”

毛鈺見狀哈哈大笑,心說這種事情不解還冇事,已解釋肯定有事了,不過他不是來幫著澳門總督捉姦的,於是說道:“既如此,那你帶我們去總督府,幫我送拜帖去,再帶一些禮物給總督府的各位女主子。”

“好的,將軍。隻是這薪水……”

“你平時給人做通譯怎麼算的?”

“三兩銀子一日,都是日結的。”

“隻要你有水平,我給你雙倍,放心跟著我吧。走,你先給我說說這香山澳的情況,還有這葡萄牙人的護衛力量。”

周茂林有點吃驚地看著毛鈺,一般的浙江、福建商人都是問佛郎機的貨物,這位果然是官兵啊,一開口就是葡萄牙,這是很罕見的。於是周茂林也打起了精神,為了雙倍的薪水他還真是拿出了全部本事,將他這些年對香山澳的瞭解全部倒了出來。

根據周茂林的介紹,這小小的香山澳駐紮了將近兩千步兵,基本上都是火槍手,而保護商船前往馬六甲和馬達維亞貿易的艦隊則分為兩撥,一共十六艘西班牙戰船,他們輪流護航和守衛港口。每艘戰船上至少有兩層火炮甲板,攜帶二十門十八磅重炮和十六門九磅炮,以及少量旋炮和至少一百名火槍手。

聽到西班牙戰船的配置,毛鈺的眼睛亮了,這樣的戰船雖然在歐洲隻能算第三等,甚至第四等的戰船。但是在大明沿海甚至整個南洋來說都算得上絕對的海上霸主了。當初這些葡萄牙商人正是依靠著這些戰船挫敗了西班牙人和荷蘭人不斷的挑戰,保住了自己唯一在大明本土的這個貿易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