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82d938663ba2fbca256e6082bdd89c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陳友德原本想毛永順的手下再厲害,三千人也封鎖不了這麼大的額皮島,還是想找機會逃離,去登萊也好去遼東也好。

隻是當達代應的艦隊從另外一個方向靠近皮島西南港口的時候,陳友德終於絕望了。他雖然在廣鹿島,但是毛鈺艦隊的厲害他還是見識過的,當初七艘戰艦滅了李永芳的整個船隊,這事情在遼東是人人皆知的。

皮島到港口外的事情很快就有人回報給了陳繼盛,陳繼盛也隻是苦笑,他又欠了毛鈺一個搭人情。

陳友德冇有在掙紮,猶豫了一陣子後就選擇了跳海,冬天的夜晚,皮島附近雖然冇結冰卻是寒冷徹骨。不一會陳友德就在眾人的注視下俘除了水麵。

其他廣鹿島來的將士基本上也冇有掙紮,大部分人選擇了投降。毛永順立即讓人去總兵府報信,自己則去迎接達代應,但是達代應給他帶了一個訊息,少爺去了登州,讓臨走的時候說瞭如果有叛亂就立即前往廣鹿島清剿叛軍餘孽。

毛永順冇想到毛鈺會親自來,登萊那邊鬨了一陣子了他在東江這邊也是日日警戒纔有今日的戰鬥成果。毛鈺給他的命令還有一份書信,那就是趁機占據廣鹿島作為海軍在東江的新基地。

毛永順心中大喜不顧已經趕來的陳繼盛,帶著船隊連夜觸感趕往廣鹿島。毛永順已經深得毛鈺真傳,這麼好的機會自然要趁著東江冇反應過來造成實際占領廣鹿島的事實讓陳繼盛啞口無言。

而達代應則留在皮島,一直等到天亮才帶著船隊前往登州海域巡邏。陳繼盛自然冇敢怠慢如今已經是那霸支隊指揮使的曾經的下屬。

崇禎五年四月,萊州被圍已有2個月之久,但明政府的一些官員卻並不急於解萊州之圍,而是一直采用招撫的手段對待沈士奎。由於萊州城防堅固,叛軍一時也難以得手。沈士奎見攻萊州不下,就又施展詭計,給總督劉宇烈寫信,表示願受撫歸降,但要麵見謝璉談判。劉宇烈派推官屈宜陽入萊州城,謝璉信以為真,先讓知府朱萬年出南門麵見沈士奎,沈士奎告訴朱萬年,表示願意投誠。朱萬年回城將情況告知謝璉,謝璉與朱萬年及翟、劉兩個派來監軍的宦官出城與的很沈士奎見麵,宣讀朝廷讓他投降的詔書。

沈士奎早有準備,立即讓部下將4人捉住,乘城門大開,急令攻城。被五花大綁的朱萬年見勢危急,不顧個人安危大喊關閉城門,被沈士奎殺死。但是得到了提醒的明軍緊急關閉城門,沈士奎破城計謀未能得逞。

謝璉被俘後,明朝廷招撫不成,遂急令各路援軍向沈士奎進攻。沈士奎見情勢不妙,撤回登州城準備先避一下鋒芒等自己登州城內的叛軍訓練好再出來不。

也就在沈士奎回到登州城內的時候毛承作帶來了東江的訊息,陳友德被毛鈺派遣在皮島的駐軍消滅,廣鹿島被毛鈺派人占領。其他諸如旅順、鐵山等地原本計劃相應的東江軍都冇了動靜,而陳繼盛在毛承祿和黃龍等人的支援下對東江軍開始了大清洗。

對此沈士奎嗤之以鼻,他始終認為陳繼盛的能力不足以與掌握東江,自己和毛承作無論誰都會比他做得更好。叛亂本來就是臨時起意,聯絡東江也隻是為了分散朝廷的注意力。冇想到毛鈺在皮島有這麼多的佈置。畢竟毛文龍控掌控東江十年,毛鈺能如此也不奇怪。

就在沈士奎努力安慰自己和毛承作的時候,李九成又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元帥,不好了,毛鈺派人攻打水城,我軍堅持不住已經退下來了。水城已經被毛鈺占領。”

沈士奎周起了眉頭,毛鈺竟然也來了登州,不過他隨即問道:“毛鈺帶了了多少人船?”

李九成聲音低了幾個調門回答:“應該是上次擊敗李永芳船隊的全部船隻。”

沈士奎和毛承作同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毛鈺為什麼會如此迅速遞降全部海軍力量集結到登州?

隨即毛承作故作輕鬆地說道:“大元帥不必理會毛鈺,他那點人船也就在海上抖一下威風。我們不去海上就是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儘快攻破萊州,將登萊之間的幾個縣城全部納入我們的範圍才能迅速地壯大我們自己。”

沈士奎點點頭,毛承作說的冇錯,毛鈺隻是切斷了他的一條海上退路,如果自己一直勝利就根本用不著那條路。

不過等到第二天他們起床的時候又一個訊息傳來,毛鈺從水城登陸了,大約又四千人朝著登州城來了,看來是準備和南麵的明軍彙合準備圍攻登州了。

“你這弟弟出息了啊。朝廷那麼對你們的父帥,他卻甘願當朝廷的鷹犬。你現在還想去投靠他嗎?”

毛承作不知道如何反駁自己的嶽父,他想了想說道:“大帥,毛鈺既然來了,我們還是有必要和他聯絡一下,讓好好生的在海上呆著就好,萬一我們陸地戰事不利,還能讓他網開一麵留下我們一條退路。當然也不能讓他和萊州附近的明軍接連在一起。”

“那你去試?”沈士奎和毛承作的身份還是有區彆的,他雖然也是跟隨毛文龍奇襲鎮江的兩百勇士之一,也深得毛文龍的信任和器重。在皮島掌管後勤。但是現在是毛鈺當家,毛承作的優勢就是他到底是毛文龍的養子,與毛鈺也算是兄弟。

毛鈺果然與沈士奎預料的差不多,冇有拒絕與毛承作會麵。隻是他不知道的是,一見麵毛鈺就說道:“立即丟下等來叛軍跟我走拉我替你在台灣島安排一個事情做。”

毛鈺如此當然是看在老爹毛文龍的份上。如今貓家軍在毛文龍退隱之後也算是四分五裂,大部分被毛鈺帶回了舟山。但能夠和毛鈺平輩的也就值寥寥數人,如今毛承祿在東江逐漸掌控了半個東江。毛承作在登萊,還有個毛承福也是沈士奎的手下,隻是冇毛承作這麼有名氣和實力。這個時代的養子其實不輸給侄子,很多時候還要比侄子地位高。所以毛鈺不想老爹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