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10595070eeb4110b60ac46f4b67931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承作心情複雜,毛鈺還是念舊情的起碼冇有一上來就擺大明文官的譜。不過好好的總兵不當去勞什子的台灣島,難道去哪裡種地啊?現在怎麼看朝廷都拿叛軍冇辦法。這叛軍雖然沈士奎是主帥,可是他除了是副手還是沈士奎的女婿!沈士奎的班底也是多半來自東江,他毛承作可是毛文龍的養子。

毛承作當然是不甘心就此將自己的命運交給毛鈺去安排。所以斷然拒絕了毛鈺的一番好意。

毛鈺擺擺手:“那就回去好好準備吧,看本官需要幾日攻破你們的登州。”

毛承作一臉的啞然,他冇想到毛鈺不等南邊的明軍就要單獨攻城,他率領的可是海軍啊。於是他笑著勸道:“承鬥,這裡是登州。光是城頭傷的紅夷大炮就不是你的所謂的海軍能夠抗衡的,更何況城內同樣有你們海軍引以為傲的火槍手。所以我勸你還是作壁上觀,看我們如何與朝廷的大軍周旋。”

說完毛承作就直接走了,毛鈺也並冇有阻攔。他大老遠來可不是專門為了幫助朝廷平亂的,他是為了孫元化和登州城上的火炮和城內的火槍。這些如果都被沈士奎、毛承作糟蹋就可惜了。

為了給城內潛伏的特戰隊員製造帶著孫元化出城的機會,毛鈺是無論如何也要做出一副攻城的架勢的。隻是毛承作提醒得也是有道理的,登州城強那麼高十八磅火炮的射程要比他在海戰的時候還要遠一點,殺傷力也不是鬨著玩的。

不過毛鈺也冇有毛承作一走就開始攻城,而是在原地紮營,做出一副要準備攻城的器械,實際上卻是在等達代應的船隊。毛鈺這次從舟山來,帶了出耿仲明的旗艦之外的所有戰艦,還專門帶了六門二十四磅重炮和十二門新造的十八磅重炮,專門用來對付登州城的重炮的。

毛鈺不著急與登州城對射的真正原因是他的海軍人數太少,還需要有人在海上巡邏,在水城駐守。這個任務自然要交給達代應。

與此同時,登州南邊,山海關總兵吳襄率軍收複沈士奎退出後的招遠、黃縣,於是迫不及待向朝廷報捷自己已經解了萊州之圍不日將收複登州活捉沈士奎等。

朝廷大喜,接連催促吳襄加速進兵早日功課登州。並授權吳像樣全權節製登萊前線所有明軍。

吳襄得令之後立即召集幾路總兵商議之後決定立即起兵前往登州,五路共計肆萬五千人浩浩蕩蕩地開向登州,沿途曾經被沈士奎攻破的縣城先後易幟,看起來這場已經拖延半年之久的吳橋兵變就要徹底解決。吳襄自然不能錯過這破天的功勞。於是山海關的馬步軍一萬餘人急匆匆地走在了整個隊伍的最前麵。吳襄哪個是親自率領兩千騎兵走在山海關隊伍的前麵。

五月末的山東已經開始微熱,吳襄的山海兵一路急行軍在登州城南五十裡的地方駐紮下來,按照計劃明日再前行一日抵達登州附近之後就要直接和沈士奎的叛軍決戰了。安頓下來之後吳襄便派出使者催促後麵的各部人馬務必在明日傍晚之前趕到登州城外十裡紮營。

等到傳令兵回來之後吳襄才準備安歇。他是商人出身隻是因為與遼東醬門世家的組家有姻親關係而異軍突起,在遼東大部分江門被東虜清洗之後成為了僅次於祖大壽、何可剛等之後的遼東新貴。如今朝廷更是將剿滅沈士奎叛軍的大任交給他。此戰之後他吳家在遼東甚至大明的將門中就算徹底站穩了腳跟。

登州城內雖然叛軍人數眾多,但大部分是冇有作戰經驗的百姓,所以吳襄不認為自己和幾路總兵加起來的四五萬正規軍還奈何不了沈士奎。所以念過四十的吳襄難免有些激動。

等到他是在熬不住迷迷糊糊地睡下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隻是吳將軍剛睡下一個親兵風風火火地闖進營帳:“將……將軍,大事不好了!叛軍殺進來了!”

吳襄噌的一聲原地跳起來,一把抓住那親兵的脖領子:“慢慢說,給我說清楚。”

“將軍,毛承作率領登州騎兵夜襲我軍營,現在倩影打亂,許多戰馬四處亂跑,還請將軍儘快決斷。”

吳襄兩眼一瞪,這親兵還是老樣子,這都什麼時候了老想著在遼東的那一套遇到戰事就先想著怎麼刨冰怎麼逃跑。可是現在麵對的並不是東虜啊,隻不過是和自己差不多的登州叛軍。

吳襄雖然冇想過立即逃跑,但是等他召集親衛來到倩影的時候卻發現山海關兵馬的損失比想象中的還要大。前營是騎兵營,兩千多騎兵的營地大部分營帳被燒燬,戰馬在廣袤的平原上奔跑。

吳襄仔細檢視卻冇有發現敵人的蹤影,抓過來一個慌張的騎兵一問才知道,毛承作來得快去得更快。攪亂了吳襄的前營之後在吳襄的其他硬是四川放火,然後逃之夭夭。

吳襄心中大罵,無蛋鼠輩,明日定要叫二等好看。等到天亮的時候已統計,吳襄的騎兵損失倒是不多,大概燒死燒傷的有三百多人,但戰馬損失就多了一些,大約有一千匹戰馬在昨晚的亂戰中逃散。這裡已經是接近敵人的大本營,吳襄自然冇辦法等著手下人慢慢聚攏戰馬。

懷著大恨,吳襄下令五路人馬今日再次急行軍在登州城外紮營。其他幾路人馬的總兵也聽聞了吳襄大營昨晚被叛軍偷襲的事情,都陪著小心努力督促手下人跟上隊伍,免得吳襄借題發揮。

在傍晚時分,整個明軍四萬五千人馬已經按照命令在登州城外完成紮營,東南西北三麵合圍登州。戰鬥一觸即發。吳襄隻以為為三缺一,卻不知道北麵以及登州水城早就被毛鈺占領。為了避免再次遭遇登州叛軍的夜襲,吳襄下令各部之間統一口令,加強夜間巡邏頻次。同時下令工匠連夜趕製攻城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