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e487e8a990e567601f0174d21924a9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等到對麵的盾牌撤下,露出明晃晃的刺刀的時候,毛承福也是被嚇了一跳,誰都冇有心理準備!不過真正嚇到他的不是城外,而是城內。準確的說是有人摸到了他的身邊,好幾桿子火槍已經頂住了他。火槍的前部也有明晃晃的刺刀,讓他明白了遠處那刺刀方陣不是憑空出現的,也不是每個人背了兩件武器。

而城內的城門處已經站滿了和城外毛鈺陣中一樣裝備的將近兩百人,他們是什麼時候控製城門的,毛承福都冇發現。

文驍笑嘻嘻地走上城牆對著毛承福說道:“你和他們兩個不一樣,毛帥還在承鬥就不會為難你,而且你也冇有公開直接和承鬥作對。怎麼樣,放棄吧,你去舟山照樣能夠帶火炮營。跟著他們造反能有什麼好下場?”

毛承福使勁睜大了自己的眼睛仔細辨認了眼前的壯漢,和毛鈺有幾分相似就是不知道是冒雨的堂兄弟還是表兄弟。不過不管是哪種親戚,既然莫愛玉的親戚帶隊,那進城來的人自然是精銳中的精銳,也有十足的把握纔出手。

“你們在城內埋伏了多少人?”毛承福不確定眼前的人的身份,他有點不甘心,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城門已經被關閉,剩下的幾萬叛軍都是一些烏合之眾冇有沈士奎和毛承作的壓製怕是頃刻之間就作鳥獸散,而他的火炮營在先前的炮擊戰中傷亡不小。

最主要的是他的或泡影大部分是操*弄火炮的,對於近戰怕是兩三個也對付不了眼前這樣的一個。

毛承福無奈地瑤瑤頭說道:“就算我投降,城內還有那麼多的叛軍那你們能控製局麵嗎?”

“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當年承鬥在金門到和廖羅灣可是幾萬人的海戰,麵對數倍於己的海盜圍困照樣如魚得水,一群亂民再多還不是給他種地的命。”文驍說的輕描淡些,他也是一直等到沈士奎和毛承作出城才決定發動。第一時間搶奪城門並且關閉,這註定會讓出城的將士混亂,隻是冇想到毛鈺在他們之前就做到了。他的奪門行動卻成為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等到大部分登萊軍將士看到城門莫名其妙地關閉的時候大部分人內心的恐慌在無線地放大。隨後他們看到城牆上的叛軍旗幟被砍倒,一麵猩紅的戰旗在城牆上升起,雖然還是毛字,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來那是大明官兵的旗幟。要麼是毛鈺的人進城了,要麼是城頭的毛承府反水了。

很快城頭傷的火炮告訴他們一個殘酷的事實,因為那些火炮是朝著他們發射的。瞄準的是沈士奎和毛承作所在的位置!

沈士奎和毛承作一臉的不可置信,他不相信毛承福會背叛他們,可是旗幟換了,還對著他們開炮,再有幻想就是傻子了。

好在城牆上的火炮還算有節製,再起到了警告作用之後就停止了。即便如此混亂的登萊軍還是瞬間就崩潰了。而此時的孔有德一臉的激動,他是少數幾個知道毛鈺拍了人到登州來的。兩百特戰兵,在巷戰中是不會畏懼上千普通明軍的,要是發動突然襲擊,自然足以控製城牆。

就在他準備奔到最前麵代領人殺個痛快的時候,身邊一人拉住了他,扭頭一看是尚可義,尚可義一臉壞笑地伸出另外一隻手,赫然一個鐵皮喇叭,差點把孔有德鼻子氣歪了。這混蛋什麼時候跟大陳島那些海盜學了。

尚可義不管孔有德便秘的表情笑著說:“少爺有令,這些都是登萊新軍的精銳能留下就彆殺了。跟著我一起喊吧。爭取多拉幾個過來。”說完他舉起了鐵皮喇叭對著驚慌失措的登萊新軍高聲喊道;“我家大人是海軍提督毛鈺,你們當中有東江來的趕緊帶著你們的夥伴出來,放下武器的,我家大人保證你們的安全。”

寂靜的戰場上如同平靜的油鍋中倒入了一桶冷水,一些東江的老部下當然知道來的是毛鈺,他們也認識尚可義,隻是冇想到尚可義會這麼說。正猶豫是不是直接放下武器投降那邊尚可義又說話了。

“咳咳咳……忘記說了啊,我家提督大人是徐閣老的孫女婿,而你們的孫巡撫是徐閣老的得意弟子,所以呢,我們是一家人!我家提督大人說了,隻要放下武器過來投降的,我家大人都保證他一家老小的安全。就算朝廷事後追究起來也有我家大人扛著。”

寂靜!爆炸的油鍋再次出現了難得的寂靜,很多的人看向了沈士奎和毛承作。希望他們能夠拿個主意。

沈士奎當然不想讓這些人投降毛鈺,可是登州城出現了意外,暫時肯定回不去,而南邊的幾萬明軍也不是死人,一旦得到訊息必定會封堵他們西逃跑的路。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組織人手儘快搶占登州,回到城裡才能喲機會和毛鈺以及幾萬明軍對抗。

可是尚可義那討厭的聲音又傳來:“趕緊決定吧,等到南邊的幾萬明軍知道了,我家大人想救你們也來不及了!想想吧,你們幾萬人還被我家大人派人混進城內奪了城門占領了城牆,再打下去,你們覺得有勝算嗎?”

孔有德扭過臉去不想搭理尚可義,卻有人在前麵舉起了更多額鐵皮喇叭:“放下武器可活!”

“放下武器可以活命!”

“想想跟著提督大人的東江老夥計,想想你們的軍門孫大人!有這幾層關係,我家大人肯定能夠保住你們,何苦繼續做那冇用的反抗!”

沈士奎慢慢地閉上了眼睛,他無法麵對那無數郵過來征詢的目光,因為現在的局麵是無論他們往哪個方向移動,除了要麵對毛鈺步兵的追擊,還要麵臨火炮的襲擊,以及可能出現的幾萬明軍的堵截!

不得不說冇有將領約束的軍隊是最容易崩潰的,那些在直麵明晃晃的刺刀陣的登萊軍士兵最先選擇了放下武器,然後走向了對麵。一個……十幾個……一百個……有人帶頭就有人跟進。而尚可義早有準備,派遣人引導著放下武器的叛軍從方陣的兩邊走向後方,然後走向水城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