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a3576d2876283eb489b5de4fa5ef1d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能夠理解吳襄的心情,他自己率領幾萬人先是被叛軍偷襲,接著被叛軍出城正麵擊敗,現在毛鈺帶著幾千海軍就收拾了沈士奎和毛承作手下精銳,這差距也太大了。吳襄是典型的的羨慕嫉妒恨,當然因為毛鈺的炮擊還是及時救了他一次。

雖然毛鈺有可能故意放跑了毛承作,但是這平亂的首功非他莫屬了。當然如果毛鈺能夠在給朝廷的彙報的時候來電春秋筆法,吳襄是不打算追究毛承作的事情。

毛鈺也是苦笑著解釋:“吳將軍誤會了,本官隻是率領船隊前往東江貿易,聽聞登萊出事,叛軍首領還曾經是家父手下將領就想來歸勸他們投降,結果冇有成功。好在吳將軍率領大部隊及時趕到,纔將叛軍堵在登州城內。現在還是儘快剿滅城內的叛軍吧。”

吳襄知道毛鈺少年老成,但是冇想到他絲毫冇有要獨占功勞的意思心中大喜說道:“毛大人說的是,叛軍的主力還在城內,我等務必齊心努力儘快評定叛軍以報效朝廷。大人請把。”

毛鈺搖搖頭笑道:“我手下都是一些海軍,進城剿匪非我所長,我等就不進去了。城內還要仰仗吳將軍了。”

吳襄一愣,其他幾位總兵也是愣住了,彆看毛鈺隻是正四品,可是他是文官,而且是帶兵的,如果他要堅持第一個進城,冇人敢走在他前麵。更何況現在控製城門和北城牆的都是毛鈺的人。

既然毛鈺不肯進城,吳襄也就不客氣,率領自己的騎兵第一個從北門進了登州城。他從山海關帶了的大部分們精銳堵住了南門,身邊隻有不到三千人。所以進城之後並冇有真的立即去剿匪,而是等待其他幾部人馬紛紛派遣人進來之後蔡浩浩蕩蕩地朝著叛軍軍營所在開去。

叛軍說是有幾萬人,其實都是一些沈士奎和毛承作沿途裹挾的百姓,冇有經過任何訓練,現在群龍無首,見到官兵進了城,自然也無心抵抗。大部分人跪地投降等待發落。

即便如此吳襄等人還是付出了將近三千人傷亡才徹底平息了登州城。自此吳橋兵變的叛軍全部被朝廷剿滅。

吳襄讓人控製了這些叛軍之後開始在城內尋找孫元化和張壽的下落,結果其他的倖存的官員倒是都找到了,但是孫元化和張壽不見了。一起不見的還有許多佛郎機教官。隻是吳襄關心的是孫元化和張壽,哪怕張壽被沈士奎殺了,隻要找到了孫元化也是按時全了功。

不得已吳襄隻好再次派人和毛鈺商量,將北門外和城牆上戰死的叛軍的屍體聚攏在一起,加上城內叛軍的屍體放在一起,連夜讓人清理城南的叛軍屍體,七七八八加起來也有六七千人,再加上幾萬的俘虜也算是對朝廷有個交代了。

毛鈺冇有立即回舟山,以來他要在登州外海附近尋找沈士奎等人的屍體,二來他雖然不喜歡搶功勞,但論功行賞也冇必要處處躲著。

朝廷很快派人前來登萊,帶隊的是兵部侍郎陳新甲,同行的還有王承恩。陳新甲見到毛鈺隻是微微點頭就驕傲地坐在了登萊巡撫衙門的柱位上。倒是王承恩很意外,他聽說這次平定叛軍,閩浙海軍也出了力,卻冇想到毛鈺竟然親自來了。

不過不等他們兩人寒暄,陳新甲就發話了,他朝著吳襄和其他幾個總兵拱了拱手笑道:“這次辛苦幾位了,皇上和幾位閣老聽聞平定了叛軍都很高興,所以就派本官前來勞軍。吳將軍,本官要恭喜你了,冇想到聲勢浩大的叛軍,這麼快就被你帶人平定了,不虧是關寧軍啊。本官聽聞將軍到了萊州之後那沈士奎望風而逃,然後將軍尾隨到登州接著攻城,一戰而下,真是為我明軍楊威啊。雖然匪首之一的毛承作逃跑了,還是瑕不掩瑜。吳將軍此次建立如此殊勳想來皇上和朝廷一定不會忘記的。”

他得意地看了一臉惶恐的吳襄,隻當是武將見了文官的的緣故,不過他無意間瞥了一眼毛鈺,卻發現這廝眼觀鼻鼻觀心神遊天外於是咳嗽了幾聲笑道:“原來毛提督也在這裡啊,要是我冇記錯的話那毛承作可是毛少保的養子吧。叛軍首領沈士奎是毛承作的嶽父也就是毛少保的秦家了。”

毛鈺依舊眼觀鼻鼻觀心,他不知道吳襄等人如何向朝廷彙報的,不過這陳新甲似乎從一開始就有點針對自己,他隻好裝死。

陳新甲卻不這麼認為,他一向不喜歡毛文龍,如今毛鈺和溫體仁走得近,他自然心中不爽。吳橋兵變之後周延儒冇少出力。溫體仁則毫無作為。他現在將毛鈺當成了溫體仁能夠打擊一下自然心中很爽。

但是莫愛玉冇反應他就受不了於是挖苦道:“登萊距離舟山上千裡,難為毛提督親自前來,隻是不知道毛提督如何得閒來登州,莫不是也要趁機分潤一些平亂的功勞。隻是你是海軍,隻要吳將軍他們冇意見,朝廷也認可,本官自然是冇意見的。隻是要說海軍參與平亂說出去也要有人相信啊。莫不是沈士奎跳海然後被提督大人攔住了。還有那毛承作是不是也乘船去了舟山。”

毛鈺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陳新甲,接著將目光移到吳襄身上,吳襄汗出如漿連忙從座位上站起來說道:“陳大人,是這樣的,這次多虧了毛提督在海上攔截纔沒讓沈士奎和登萊叛軍從海上逃跑,而且……而且……”

陳新甲有點不悅瞪了一眼吳襄追問道:“如此說來毛提督還是有功勞的,隻是登萊叛軍有冇有從海上逃跑的可能啊?還有吳將軍是說而且什麼啊?”

吳襄一身冷汗結結巴巴地說到:“而且毛提督參與了圍攻登州。還有……”

陳新甲一臉玩味地看著毛鈺淡淡地開口道:“如此看來還真是為難了毛提督和你的海軍啊。隻是不知道毛提督的海軍這次在岸上作戰戰功如何啊?”

“本官的海軍堵住了叛軍一萬精銳,奪取了北城門裡外夾攻,將沈士奎逼迫得跳海。擊斃敵人兩千餘,俘虜三千餘。”

陳新甲一驚,毛鈺所說的精銳他不確定,但是如果毛鈺的海軍能有如此戰績還真不能小看他,正想征詢吳襄的意見,毛鈺接著說道:“本官還不辱使命從大海裡將沈士奎和他的幾十個部下的屍體打撈上來。如此我們海軍的任務也完成了,這就告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