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d22008943378ccbedb14933429dc21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紫禁城,最近毛鈺再次成為了朝堂大佬們的焦點。原因是前段時間鬨了半年多的登萊叛軍在毛鈺出現在登州的不到半個月內就被徹底平息。根據兵部調查和當地官員的彙報,閩浙海軍提督毛鈺先是率領部隊解圍皮島,救出被陳友德圍困的東江總兵陳繼盛。

隨後毛鈺率領整個船隊抵達登州,控製了登州外海。然後用計謀引誘沈士奎率領全部登萊精銳出城與己方決戰,一戰徹底解決了發動吳橋兵變登萊新軍,叛軍首領沈士奎被迫跳海,毛承作率領餐補不知所蹤。隨後吳襄等五部明軍進入登州城內剿滅滯留在登州城內的三萬多叛軍。

能夠短時間內消滅叛軍,而且自身傷亡並不大,這原本是好事。可是問題來了,首先是四五萬明軍主力抵達登萊幾個月卻奈何不了沈士奎,現在四五千海軍的到來就解決了問題,讓那五部明軍和世人如何看?還有就是眾人很關心的為什麼毛鈺會不遠千裡來到登州,而叛軍的主要首領沈士奎、毛承作和毛鈺有說不清的關係,且戰後毛承作失蹤,孫元化失蹤,張壽失蹤,毛鈺對此都冇有解釋和交代。

於是許多於是在陳新甲等人的授意下開始瘋狂攻擊平亂的功臣毛鈺。

皇帝朱由檢已經從王承恩的彙報中得知了毛鈺為何出現在登州,以及平亂的整個過程。但是他不能站出來給毛鈺作證。今天的朝會幾個禦史一上來就咬住不放。

山東禦使馬*雲龍第一個站了出來:“陛下,臣彈劾閩浙海軍提督毛鈺身為閩浙提督擅離職守出現在東江和山東,從而有機會與叛軍勾連,在我大軍將叛軍首領三麵圍困的時候,毛鈺從海上救走大部分叛軍以及首領毛承作。另外毛鈺擅自行動導致被沈士奎扣押的登萊巡撫孫元化和總兵張壽至今下落不明……”

馬*雲龍準備充分,撇開毛鈺的功勞專門找毛鈺的破綻。這些破綻非常明顯卻換了其他人照樣可以使用!誰讓你從海上來,而五部明軍為三缺一缺的就是靠海的那一麵。還有就是毛鈺和沈士奎的決戰其他五部明軍居然冇一人蔘與冇一人看到,完全可以說是毛鈺和沈士奎自導自演。

毛鈺是不在現場,災厄話估計也會被氣得七竅生煙。馬*雲龍說完之後得意洋洋地退回班列,皇帝朱由檢卻皺著眉頭,他可不想毛鈺如此被人汙衊,於是看向了首輔溫體仁。溫體仁原本是不想參和這件事的。原因就是毛鈺太能惹事了,在東南沿海將邊海鬨了一個天翻地覆,現在居然鬨到山東沿海來。你那麼能,你來搞定這群禦史啊。

不過現在皇帝朱由檢這麼看著他明顯就是讓他站出來說話,他當然不能這麼快表態,因為他是首輔。他也不能讚成禦史毛雲龍的主張,因為他是浙黨領袖。於是溫體仁微微扭轉身子對著幾個手下使了一個眼色。

兵科給事中於樂業出版說道:“馬大人,請問登萊有冇有水師?如果沈士奎從海上逃跑,或者率領軍隊從海上襲擊其他地方,吳襄等人能不能追上?”

馬玉龍一愣隨即冷哼一聲:“吳將軍等五部人馬都是我大明步騎兵,如何能夠攔截沈士奎出海?”

於樂業點點頭,繼續問道:“如果沈士奎自知不敵,率領水師逃跑,那麼他最有可能去哪裡?如果這一萬多登萊精銳投靠了東虜,請問馬大人對我大明是好還是壞?”

馬*雲龍意識到於樂業並不是在問他問題,而是在給他下套,於是將頭扭到一邊不接話。於樂業似乎也並冇有打算等他的回答,尉氏繼續說道:“袁崇煥在皮島欲對毛少保下手的時候,毛承作做了什麼?馬大人知道嗎?這事情似乎袁崇煥的奏章中也提到過,他是在沈士奎和毛承作等人的安排下才成功地控製了毛少保。馬大人說毛鈺和叛軍首領有關係,確實他們有關係,不過不是友好而是敵對。甚至毛鈺在杭州大婚的時候沈士奎轉成到杭州卻被拒絕接見?難道毛鈺那個時候就得知沈士奎要造反從那時候就開始跟大家上演苦肉計嗎?”馬*雲龍被連連追問知道自己必須儘快扭轉局麵於是說道:“如果毛鈺不是為了包庇毛承作,不是和登萊軍有勾連如何千裡迢迢從閩浙沿海來到登州?還有一萬多登萊軍精銳隻有不到四千屍體,剩下的人去哪裡了?”

“馬大人,毛鈺隻是海軍提督並不是刑部侍郎也不是大理寺卿,也不是兵部官員或者登萊巡撫和五部負責平亂的明軍總兵。這事情怎麼也輪不到他毛鈺來操心吧。試問五六千多人被毛鈺弄到船上去,一城之隔的五部明軍都是死人嗎?你未免也太小看吳襄等人了吧。”

馬玉龍牙口,因為毛鈺確實有可能包庇毛承作,但是要當著四五萬明軍的麵做出這種事也不大可能,除非這些人都不知情,但他不能代表吳襄承認自己不知情。如果毛鈺在他們幾萬人眼皮底下哦做出那麼多事情,隻能說明一點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登州城北門外毛鈺和沈士奎的隊伍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陳新甲見馬*雲龍被難住了連忙出言說道:“於大人,本管去過登州。毛鈺自認為自己是文官,他是海軍提督連本官都不放在眼裡,想要矇蔽幾位總兵並不是什麼難事。”

朱由檢和諸多大臣都是十分詫異地看著陳新甲,這位兵部新歸這麼快就親自下場,而且看起來是旗幟鮮明地黑平亂英雄毛鈺。想來這位前往登州被毛鈺氣到了。

尤其是朱由檢,他就不明白了為什麼朝廷重臣們都喜歡和毛鈺作對,每次毛鈺為朝廷立功就會跳出來幾個重臣反對毛鈺。陳新甲將來是很有機會入閣的,如此擺明車馬確實是罕見。

朱由檢好奇歸好奇還是悄悄地將站在壁前的王承恩招到身邊對著陳新甲努努嘴。王承恩連忙低下身子小聲將當日陳新甲汙衊毛鈺,毛鈺轉身離去的事情簡單說了一下。朱由檢聽完後鬆了一口氣。如此說來陳新甲如此也就說得過去了。不過毛鈺在朝堂上得罪的人本來就多,現在又加上一個陳新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