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d5b436b6d9ac1d1c6d63f521d49169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朱由檢眼裡毛鈺無疑是個能臣,而這樣的人和朝中的大臣不和,很多時候是他這個皇帝願意看到的。聽著陳新甲說了半天,朱由檢咳嗽了一下問道:“陳愛卿,依你之見,這海軍提督該如何處理?”

陳新甲聽得皇上問他先是一愣,隨即心中大喜,因為皇上說的是如何處理毛鈺,那就是說毛鈺也讚同自己的毛鈺有罪論。於是連忙跪倒老淚縱橫:“皇上,海軍提督毛鈺擅離職守包庇盤軍首領理當革職查辦!”

溫體仁一臉迷茫地看著皇上,其他人則被陳新甲的話驚到了,因為大家都以為陳新甲隻是為了阻擾朝廷對毛鈺進行嘉獎,冇想到居然要查辦毛鈺。

更加讓眾人驚訝的是皇上朱由檢的回覆:“嗯,既如此那就請陳愛卿帶人前往舟山查個水落石出,務必要將毛承作連同包庇他的毛鈺給朕帶回京城來。”

“啊?”陳新甲傻眼了,他是兵部侍郎啊,不是刑部侍郎也不是大理寺少卿也不思錦衣衛,這前往舟山逮捕人販和追查罪證的事情怎麼能夠交給他啊。

溫體仁等人看到陳新甲的囧樣都忍不住無罪偷笑,你不是嫉恨毛鈺嗎,這下可好,皇上給你泄憤的機會。隻是這個機會怕是不好把握。當年遼東巡撫袁崇煥帶著關寧軍殺氣騰騰地去皮島卻奈何不了毛鈺。他陳新甲一個冇有任何帶兵經驗的菜鳥去毛鈺經營四年的舟山追查罪證不是開玩笑嘛?

“皇上……微臣無能,此事辦不了啊。”陳新甲還不算太笨,他知道皇上這是故意的。

朱由檢臉孔一板從龍椅上站起來嗬斥道:“你不是很擅長查案嗎,朕看你去了一樣登州锝到毛鈺的罪證,也肯定知曉了毛承作的下落。想來再查下去毛鈺勾結叛軍的證據也慢慢會找到的。你放心,等你將毛承作、毛鈺等人緝拿到京城,朕就委任你為閩浙海軍提督,今後大明東南沿海的那些海盜就仰仗愛卿了。”

“這……”陳新甲汗出如漿,他想到皇上會拉偏架,可是這也太明目張膽了啊。更為可惱的是那些東林同僚們眼看著皇上步步緊逼卻冇人站出來解圍。

於是扭頭看著閣臣薛國觀,薛國觀本來是眼觀鼻鼻觀心的,等到皇上朱由檢站起來,他就忍不住替陳新甲擔憂於是就看向了那個方向,卻正好碰上陳新甲求助的眼神。薛國觀有心裝死,卻不能無視陳新甲。而且到了這個時候一般的禦史也解決不了問題。

薛國觀極不情願地展出班列:“皇上,陳侍郎也是公忠體國,擔心毛鈺恃功傲物變成與其父一樣桀驁不馴的藩鎮啊。雖然操之過急,但初心還是好的。”

朱由檢冷哼一聲,重新坐回龍椅說道:“叛軍餘孽交給吳襄去追查,內閣也該議論一下登州安定之後的人選了。”

溫體仁眼睛一亮,大戲終於來了,朝廷好不容易打了一場漂亮仗,這些禦史和陳新抓不住重點攜帶個人思源在朝堂上胡攪蠻纏。皇上總算將話題拉了回來,現在山東巡撫肯定要去職,登萊巡撫被叛軍擒獲至今生死未明。

想要山東快速穩定下來,這兩個位置都肯定要新人,而皇上的意思在山東增派總督,不再設置巡撫。雖然總督和巡撫官職是一樣的,權利範圍也差不多。但一個總一個督,就是名正言順地總覽軍政大權,山東鎮和可能重新恢複的等萊新軍都將屬於總督統轄!山東和遼東類似和可以有多為巡撫,但隻可能有一為總督。而遼東一般都是薊遼總督。如果山東設置總督很有可能與薊遼總督等同,甚至還要管轄東江,這一下就是三鎮兵馬。而且離京城又這麼近,這可是為紅人準備的。所以很多人都在為這事情準備了。

溫體仁這時候就要體現首輔的重要性了,他毫不客氣地站在出來擋在陳新甲前麵對著皇上朱由檢拱了拱手說道:“微臣與幾位大人商量過了,一致認為右都禦史李琳璐在浙江做的不錯,可以勝任。”

朱由檢點點有看向了其他幾位閣臣,薛國觀等人微微點頭表示溫體仁說的冇問題。

朱由檢又說道:“那空出來的浙江呢?”

溫體仁再次拱手回答:“右副都禦史侯詢可以勝任!”

朱由檢再次點點頭,顯然內閣是商量過了也彙報過了現在拿出來說隻不過走過場。侯詢是東林中堅,李琳璐是浙黨骨乾,所以這明顯是一個妥協的結果。浙黨得到一個山東卻失去大本營浙江。看起來是浙黨吃了虧,實則不然,因為浙江的一半也是東林的基本盤。而且方從哲、溫體仁在浙江根基紮實是一個侯詢就能完全掌控浙江的,若果不是侯詢資曆太淺,說不得東林君子們就要力拱侯詢上位。

陳新甲此時也反應過來,悄悄地退回自己的班列,和這兩個重要的位置比起來,那勞什子的毛承作算個屁。既然不能咬掉毛鈺一塊肉繼續胡攪蠻纏就冇意義。而他也冇指望這一次扳倒毛鈺,能夠在皇上心中埋下一顆猜忌的種子就行了。彆看今天皇上處處維護毛鈺,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還不一定會不會按照陳新甲的思路去向呢。

而其他的官員也似乎今天的朝中大事跟他們沒關係一樣眼觀鼻鼻觀心。其實這些都是聰明人,既然皇上有心維護毛鈺,毛鈺也冇什麼把柄落下,是不可能將功臣打落凡塵的。

朱由檢很是滿一地點點頭對著早就準備好的曹化淳說道:“大伴擬旨,擢毛鈺為右福都禦史提督閩浙海軍。右副都禦史侯詢巡撫浙江,擢升李琳璐為右都禦史加兵部尚書銜總督山東。”

朱由檢說的很快,而且是一口氣將三個人的認命一起說出來,折讓其他大臣連反對的機會都冇有。

溫體仁和薛國觀都是微微皺眉,隨即對視一眼搖搖頭歎了一口氣。

毛鈺立了這麼大的功勞,加上去年海軍大戰以及奉密旨擊殺打海盜鄭芝龍,今年現實派兵救援東江,切斷陳友德與沈士奎的聯絡,然後封鎖沈士奎的海上退路,正麵擊敗登萊叛軍……這一樁樁一件件還冇有幾個巡撫、總兵能夠乾得出來。最關鍵是毛鈺依舊隻是提督閩浙海軍。怕是一個知府,說不得還會有人站出來反對。既然閩浙海軍一直都是毛家的私兵,現在給毛鈺生個官能怎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