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發問讓周茂林有點吃力,因為這位年輕的杭州人對香山澳的好奇超出了他的能力所知。比如火炮廠有多少西人有多少明人,每月能生產多少火炮、多少火槍,葡萄牙人多久往來一次香山澳和馬六甲,又比如這裡的主教大人和總督大人關係如何?其他的議員對大明的態度如何等等。

周茂林不僅吃驚毛鈺對香山澳的好奇,也吃驚毛鈺對香山澳對西方人的瞭解。他覺得在這位麵前自己除了有語言優勢之外,其他的所謂對香山澳的瞭解其實就是個笑話。

他第一次對雙倍薪水有點不自在了。不過等他拿著毛鈺的拜帖的時候又吃驚了,這位是大明左都督、平遼總兵官,東江鎮的締造者毛文龍的公子。周茂林在泉州也算是讀過書的,知道左都督在大明冇有五軍大都督的情況下左都督就是武將能到的最高位,而遼東兩百人奇襲奪鎮江的事情他也是聽說過的。所以他的底氣也足了一些,這樣一來就不怕高高在上的總督不肯見了。

當週茂林聽說毛鈺送給香山澳總督諸位夫人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女主人的禮物僅僅是一些五個小方塊黃色物連盒子在內價值五兩銀子的淺黃色的香皂的時候有點擔心。而毛鈺卻告訴他隻要將這香皂的功效簡單第給夫人們介紹一下夫人們試用之後他周茂林必定會成為眾多夫人的熟人。

周茂林尷尬一笑也知道毛鈺的言下之意是這些小禮物那些所謂的葡萄牙貴婦們肯定會喜歡,這次放心指揮者人各處送禮。然後才帶著毛鈺等人直接拜訪總督府。

總督府,香山澳總督裡卡多正在召開酒會宴請香山澳的議會成員和傳教士。他曾經隻是一名普通的商人,冒險來到了香山澳,繼承了前輩的財富,被眾多的商人推舉為總督。他心裡明白,如今葡萄牙被西班牙占領了,連王室成員都不知道在哪裡流浪他這個總督也就是在香山澳狐假虎威應付一下大明商人,在南洋的西班牙人和荷蘭人看來頂多算一個運氣不錯還有點實力的海盜而已。他的依仗就是那些西班牙戰船和今日參加宴會的所謂的議會成員。他們遠離故土,如今就算馬六甲的葡萄牙人也冇將他們這群海盜兼商人當做自己人,他們隻能自己團結才能在西班牙人和荷蘭人虎視眈眈的情況下在香山澳站穩腳跟。

就在裡卡多得意洋洋的時候,管家佛朗西斯科拿著拜帖前來。裡卡多皺起眉頭有點不悅。不過當聽管家說前來拜訪的是大明朝廷軍方高官之子的時候也是無奈地探口氣,他可以不將那些駐守在香山澳的文官和官兵放在眼裡,但是也知道大明之大,香山澳彈丸之地,海戰還行,真要得罪了大明朝廷,不說陸地進攻,就是斷了糧食和蔬菜以及淡水補給香山澳眨眼之間就會蕭條淪落為一個小魚港。

不過當他看到年輕的毛鈺,還有同樣年輕的尚可喜和毛順等人的時候內心裡的輕視之心還是難以掩飾。

不過等他聽完毛鈺的來意就坐不住了。因為毛鈺說自己是代表除了福建水師以外大明唯二的水師前來采購,采購的物品包括大量軍需品和海量的民用品。這其中包括一次性采購和大量每年都需要物品,如果這張采購單能夠順利交付,那麼香山澳一次效能從毛鈺船隊得到二十萬以上的白銀和每年至少五十萬的白銀交易量。香山澳雖然不愁銷路,但是官方的交易焦價格是最好的。

不過裡卡多是不能完全同意毛鈺的采購訂單的。因為毛鈺的采購但裡麪包括四艘西班牙戰艦,而且是現*貨,然後每年四艘訂購。還有大量的火炮。裡卡多驚訝於毛鈺的財力也驚訝於毛鈺對火炮的描述,以前來往香山澳的大明商人和官兵都隻是將目標放在所謂的佛郎機上,最多也就是千斤佛郎機。而這位非常專業,至少是比較熟悉歐洲國家對火炮的稱呼,他直接他提出炮彈重量的概念,十八磅重炮!九磅……

還有一些可以賣給大明官兵,但是價格方麵他可是要好好的思考一下的,所以就打算用自己要和其他的議會成員商量準備送客。

毛鈺當然知道這傢夥在想什麼。就在裡卡多說出還請小將軍回去等訊息的時候不等周茂林翻譯就用和諧年代的英語說道:“不知道總督先生會不會英語?”

裡卡多和周茂林同時愣住,周茂林是完全聽不懂,而裡卡多是勉強聽懂了,於是在毛鈺的眼神詢問下點點頭。

毛鈺笑了,然後就毫不客氣地用於開始了自己的演講,聽著聽著裡卡多身上的冷汗就出來了。因為這位年輕的小將軍雖然年齡不大,英語也錯誤百出,但基本上他能聽懂。

毛鈺的意思很直白,就是你們這些海盜兼商人冇有國家的喪家之犬能夠在香山澳逍遙自在是因為大明冇工夫對付你們。不過如果你們不支援大明軍方采購,那麼我們可以轉向西班牙和荷蘭,相信他們對香山澳很感興趣。彆跟我說你們葡萄牙帝國很厲害,國家都被西班牙占領了,什麼時候能獨立還不好說。我很欣賞阿爾伯克將軍,但是如果他能得到你們甚至大明的支援是不是成功的可能性就要大一些?

至於馬六甲的葡萄牙人也不是和你們一條心,在他們眼裡你們就是海盜。就算有心幫助你們也無力啊,因為你們本土的補給應該你說很多年冇來了吧?

惹毛了我大明朝廷,再次海禁,你們就隻能和一些海盜貿易。你們的貨源就會大量流向荷蘭人和馬尼拉的西班牙人。

而與我毛鈺合作的好處就太多了,我這次帶了大明特產仙女沐浴皂,目前大明隻有我毛鈺有貨。保證你們的利潤在香山澳本地售賣都能達到一倍。東江水師得到戰艦之後可以統一大明北部幾千裡的海疆,可以護送數以萬計的海商前來香山澳貿易。將來西班牙人、荷蘭人再想對付你們,大明水師可以出麵調停甚至參戰支援你們。

除了毛鈺訂單的角利潤,裡卡多也驚訝於毛鈺對西方對歐洲對葡萄牙的瞭解。他看了看周茂林,那傢夥正一臉懵逼,想來也不是他將這些情況告訴毛鈺的。不說彆的,就他不說佛郎機和大佛郎機而說葡萄牙和西班牙,這就讓裡卡多驚訝了。還有就連他們遠離故土的葡萄牙人都不熟悉的阿爾伯克將軍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