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a2cc53cc570be929db38bbe33e40c3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場的許多大臣不知道的是毛鈺剛剛還給窮鬼皇上送來了二十萬兩的分紅。

於是年僅二十二歲的毛鈺成為了正三品文官!閩浙海軍衙門也因為毛鈺的升遷逞威與浙江巡撫衙門、福建巡撫衙門平級的部門,今後如果相處東海軍,浙江、福建巡撫雖然還是可以移文,但卻不能指揮毛鈺了。

半個月前,登州前往舟山的戰艦上,孫元化氣急敗壞地瞪著毛鈺:“毛鈺,你馬上方本管出去!本管要去京城哪裡告你!”

毛鈺搖搖頭笑道::“我的大軍門啊,要不是看在閣老的份上我才懶得管你呢。你知道留在登州是什麼下場嗎?肯定是被陳新甲押解去京城然後菜市口走一遭!”

孫元化想了一會說道:“不可能,招撫叛軍是朝廷的政策,我不過是執行。就算有失土之責也不過是罷職。”

毛鈺撇撇嘴:“彆忘了叛軍的主力就是你辛苦訓練出來的登萊新軍,他們打得越好你的罪過就越大。要不是我及時趕到滅了沈士奎,等到沈士奎收拾了吳襄等人。我估計你就是被誅九族了。說不得爺爺都要受你牽連。”

孫元化囁嚅著說道:“本官丟了登萊,皇上和朝廷要降罪我也能接受。”他看得出來依然不服氣,不過毛鈺的話部分還是有道理的,尤其是毛鈺冇來之前沈士奎率領以登萊新軍為核心的叛軍打得朝廷五路人馬節節敗退,差點就拿下了萊州。不過想到登州城頭的火炮和城內的火槍手,孫元化就不能平靜,那可是他畢生的心血啊。

見到他如此,毛鈺直接說道:“我跟你打個賭如何,假如你的那些部下到了京城平安無事,哪怕隻是丟官罷職或者流放,我就立馬派人送你去京城跟皇上請罪。如果最後連他們都免不了菜市口走一遭你就老老實實的給我隱姓埋名。”

孫元化有點不敢置信地看著毛鈺,自己是登萊巡撫對下屬約束不到位,責任是很大,但巡撫衙門的屬官基本上是?的。先是沈士奎和毛承作一個副將一個參將半路造反,桀紂是張壽的隊伍臨陣倒戈這個登萊文官還真冇什麼關係。

如果朝廷連這些人都不放過,那他孫元化和張壽肯定難逃一死,說不得還會連累家人,想到這裡連忙態度緩和了一些問道:“承鬥,你能不能想辦法聯絡一下我和張總兵的家裡人?”

毛鈺微微點頭笑道:“放心吧,你們兩位的家人現在都在舟山,正在那裡等你們呢。”

“你……我……”孫元化一臉的不可置信。他可是知道毛鈺趕到東江後就一直在登州海域,那麼他是什麼時候安排人接自己和張壽的家人到舟山的。難道這傢夥真的和叛軍有勾連?孫元化搖搖頭又問道:“沈士奎是不是早就和你聯絡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沈士奎等人要陰謀叛變?”

“軍門真是看得起我啊!去年的這個時候我還在金門島和鄭芝龍進行生死較量,哪有心思管兩個曾經不利於父親的人呢。不過也正是因為冇時間,所以才疏於防範,讓他們在東江差點得逞,不過以後不會了!”

“那你打算將我安排到哪裡去?在舟山你就不怕彆人知道了彈劾你嘛?”

“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不過登州確實不思一個好地方,而讓你作訓服也是皇上識人不明啊,你就贏高老老實實的鑄炮。舟山有你發揮的地方!”

孫元化冷哼一聲,他不認為自己會感謝毛鈺的救命之恩就要幫他鑄造火炮。不過等到毛鈺的舟山號在金塘島停靠的時候,孫元化的嘴巴一直張得大大的無法閉上。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金塘島的隱秘碼頭,正有四艘嶄新的戰艦停靠在那裡等待海軍的接收。算上毛鈺在路上跟他說的十八艘西班牙式戰艦和兩艘荷蘭戰艦,那麼毛鈺現在有二十四艘這樣擁有三四門重炮的戰艦。而這四艘全新的戰艦,采用的是最新的十八磅火炮,重量不到葡萄牙人生產火炮的三分之二。所以現在四艘戰艦兩側各安裝了二十門十八磅火炮,加上首尾各兩門火炮,全艦重炮數量達到了四十四們,比登州城牆上的火炮數量還要多。

而金塘島的造船廠還有四艘這樣的戰艦即將完工。而正在建造的兩艘和泉州號相似的被毛鈺定義為白虎級戰艦更是讓孫元化這個新火器專家經得目瞪口呆!高大德船體和多得令人髮指的武裝炮台讓他有一種做夢的感覺。而毛鈺回答的是共計準備安裝八十門重炮的時候,這位曾經的巡撫再一次目瞪口呆。吵著要毛鈺馬上帶她去金門島,他要親眼見一見泉州號。

毛鈺當然不能讓他如願,一是風投還冇過去,二是他千辛萬苦將孫元化揪出來不是讓他來參觀然後大呼小叫的。他是要讓這位和畢懋康雙劍合璧,將海軍的火器推向一個**。

經過這幾年的技術積累,金塘島已經有四個高爐同時鍊鋼,一個專門生產盾牌和船外殼的錳鋼車間,一個專門生產步兵刀和刺刀的高碳鋼車間。每個月可以生產包括步兵炮和九磅、十二磅、十八磅、二十四磅各類火炮四十門,這個數字再次超過了登州城牆上的火炮總數。

你這些年到底賺了多少錢?還有你從哪裡弄來這麼多工匠?你……你要乾什麼?”

毛鈺知道要讓孫元化慢慢融入海軍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不過金塘島的各個生產車間已經超出了孫元化的想象。等他參觀完舟山已經台灣島的幾大造船廠,估計他什麼也不想說了。因為習慣了。

孫元化再次被震驚是在火槍生產車間,他看到了白髮蒼蒼的畢懋康。這位已經被毛鈺聘請為火槍設計首席工程師!而這位曾經戶部侍郎、兵部侍郎卻是一臉的笑容,完全忘記了自己是朝廷正三品官員,而是覺得和一群工匠整日切磋而開心。

而按照毛鈺的計劃,孫元化將會是火炮鑄造的首席工程師。現在還缺少幾名火藥和子彈外殼的設計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