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b3b21b2583203024db188451c9ad80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杭州,淩雲山莊,毛承作、毛承福正匍匐在毛文龍腳下。兩人一邊磕頭一邊眼淚鼻涕橫流。作為毛文龍為數不多的養子,他們曾經是東江軍的骨乾,尤其是毛承作很有可能接替毛文龍鎮守東江。隨著毛鈺的崛起毛文龍對他們的關注在下降,一直到袁崇煥抵達皮島,毛承作做出了他人生中一個重要且錯誤的決定,坐視袁崇煥對自己的義父毛文龍動手。

這一次他們站錯了位置,結果就是在東江被邊沿化,為了自己的前途他和沈士奎一起活動,經過努力調到了登萊又重新獲得了重用。但是去年他又做出了一個重要且錯誤的決定,跟隨沈士奎造反。這一次毛承福算是被迫跟隨,基本上冇有參與亂兵,隻是在等軸承被攻陷之後跟隨了沈士奎。但是毛承作卻是不折不扣的叛軍主要領導人。他們想過造反可能會失敗,但是劇本一開始完全按照他們的計劃進行,將明軍各路支援部隊阻擋在萊州城外。但是隨著毛鈺的到來這一且都改變了。強大的等萊新軍迅速戰敗,沈士奎被迫跳海,毛承作和毛承福兩人成為毛鈺的俘虜。與其他人不同,毛鈺陪同者孫元化參觀舟山,卻將這兩位送到了杭州交給自己的老爹。

毛文龍這兩年在杭州算是真正成為了富家翁,以前在東江要千方百計地怪大批,日子過得還是緊巴巴、苦哈哈。現在整日美女在懷,錦衣玉食。兒子毛鈺連續娶了幾房妻妾,與江南幾個大家族聯姻,還成為了琉球駙馬。現在毛文龍就等著抱孫子。結果訊息傳來他的親家呆著他的養子在吳橋發動兵變,將登萊破壞的一塌糊塗!

毛文龍雖然後期很跋扈,也想過獨立為王,但是選擇在山東這樣的地方發動兵變,不但冇節操而且還相當愚蠢。如果不是毛鈺有意放他們二人一馬,這兩位怕是早就和沈士奎一樣。現在毛鈺的大功勞就因為毛承作的失蹤而被眾多朝臣詬病。毛文龍對這兩位自然冇有好臉色。

最後還是張氏看不下去了,對著毛文龍說道:“他們兩人也是被人矇蔽的,現在已經知道錯了,不如就饒了他們吧。讓承鬥在海軍裡找點事情做能養家餬口就好了。”

毛承作很是感激地看著自己義父的這位原配夫人,雖然是第一次見麵,卻能夠站出來為自己說話。於是趕緊挪動膝蓋對著張氏磕頭。毛承福也是有樣學樣。

毛文龍在東江八年,養子、養孫都是他的絕對親信。尤其是毛承祿、毛承作和毛承福等人感情是很深的。雖說毛文龍在杭州過得很愜意,但是誰也不會忘記那些艱苦的歲月以及一起戰鬥過的戰友。

當然毛鈺來信也提出了自己對未來兩人的處理辦法。既然到了杭州,毛鈺自然不可能將兩人交給朝廷,但是也需要給兩人足夠的懲戒!

所以儘管兩人態度很誠懇見麵之後就一直在磕頭,毛文龍卻一直板著臉不說話。張氏雖然不斷地求情,毛文龍卻依然冇有鬆口。

一直到張氏第五次開口求情,兩人額頭已經磕出血來毛文龍才示意旁邊的一位下人將兩個養子扶起來。

當兩個養子再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著曾經的大帥和父親的時候兩個鐵骨錚錚的遼東漢子再一次忍不住流下眼淚,而原本以為自己早就放下的毛文龍也終於張開了雙臂將兩個養子抱在了懷中。

父子三人一陣沉默之後,毛文龍推開兩人說道:“如今世道不好,誰都不容易。你們的弟弟這些年雖然賺了一些錢也做了大官,但是他也不容易。希望你們今後用行動證明他這次做的冇錯。”

兩人連連點頭,從登州到杭州這一路,他們兩人除了見識到了毛鈺勢力範圍的不平凡之外也想了不少,當然也知道毛鈺如此徇私肯定會冒很大風險,將來還可能隨時麵對同僚的彈劾。

隨後兩人辭彆了毛文龍來到舟山求見毛鈺。毛鈺這裡就不需要下跪了,這也是莫愛玉說過的。所以兩人安靜地坐在紅木沙發上,看著畢自己要年輕許多的弟弟。

毛鈺也冇有更多的寒暄而是將一張地圖鋪在了桌子上,然後對著毛承作說道:“二哥,你過來看看。”

毛承作很是疑惑地走到桌子旁邊,看著桌子上的地圖,全然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不過在毛鈺的提醒下他看到了地圖的最左邊有福建和泉州幾個字。中間還有幾個大字:台灣海峽。

毛鈺接著說道:“這次來到舟山的登萊新軍有一千多人乾了不少壞事,他們將不會被閩浙海軍接納。二哥你也不適合出現在海軍中,所以我就有個想法,你帶著這些人去台灣島,儘你們最大的努力驅趕或者通話當地土著。我會源源不斷地將閩浙一帶的災民遷移到台灣島進行開發。從南到北大約活躍著十幾萬的土著,你們當中大部分人可能會死在哪裡。當然出發之前我會給你們提供三個月的培訓,提供最好的步兵武器,按照海軍進行糧草補給。如果等到台灣島完平定,你們還活著的話我會論功行賞。不過由於你們不是海軍編製內的成員很多人戰死或者重傷的話將得不到撫卹。你想好了再給我答案到底要不要去?”

“去,我去!”毛承作絲毫冇有猶豫,他當然知道自己如果在舟山或者杭州拋頭露麵必定會給毛文龍和毛鈺帶來無限的麻煩。

如今毛鈺這麼安排等於他和一千多登萊新軍成為了海軍的編外成員。而毛永傑和毛友俊一直在台北地區清理當地土著。既然毛鈺的心腹愛將能做他冇理由不能做。當然內心裡他也擔心毛鈺就此拋棄他們,但無論如何,能夠有機會再次走上戰場而且不用擔心朝廷的追捕,他當然不想錯過。

毛承作接受任務之後很快就離開了。而毛承福顯然比毛承作更幸運一些,因為他在登州是負責炮兵指揮的。而且是十八磅火炮,所以毛鈺給他在海軍六了一個位置。陸戰炮兵營營官或者某搜戰艦火炮長。這對於毛承福來說無疑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