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8c7f27380cbdb07cac9a01b225d81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千裡迢迢跑到登州,除了是想要安全營救出孫元化之外,還有一個考慮就是為了等萊新軍,一萬多等萊新軍被沈士奎用來與吳襄野戰禍害了兩千多,在北門和毛鈺決戰也死了兩千多。剩下不到六千人陣前投降,毛鈺當然不會將他們全部加入海軍衙門,除了剔除一些在吳橋到登州之間作惡的一千多人之外,還剩下四千出頭。毛鈺將這些人送到了桃園,桃園已經建成了超過舟山的新兵訓練基地。這四千人為了掩人耳目必須遠離舟山,到桃園接受為期三個月的新兵訓練。考慮到他們大部分人接受過火炮或者火槍訓練,所以三個月後會根據情況決定去留。

當然毛鈺對於這些一半來自遼東一半來自山東的登萊精銳是抱有很高的期望的。身體素質冇的說,缺少的主要還是嚴格執行軍令和團隊合作。

毛承作和毛承福因為有毛文龍的存在,毛鈺的安排他們不會也不能挑剔。而孫元化在發現金塘島的千裡之後也很快就忘記了自己如今是朝廷罪人,曾經是登萊巡撫,他很快進入了火炮首席工程師的角色。而畢懋康的存在讓孫元化更是多了一個極為難得交流同行。

但是前總兵張壽如何安排卻讓毛鈺為了難。首先張壽冇孫元化那麼書生氣,他當然明白自己的一鎮精銳陣前倒戈讓朝廷蒙受了巨大損失,作為總兵罪責難逃。對於毛鈺能夠提前將他的家人接到舟山除了感激就是意外。

在金塘島某個不為人知的磚瓦房裡,張壽和他的一家人臨時居住在這裡。毛鈺的到訪讓他有點意外又有點期待。因為他從自己家裡人這幾天在金塘島的見聞知道了毛鈺的閩浙海軍到底蘊藏了多大的能量。也明白了為什麼自己的一鎮兵馬在登萊新軍麵前不堪一擊,而登萊新軍在毛鈺的海軍麵前同樣不堪一擊。

現在這位年輕的海軍提督冒著巨大的風險將他和家人接到了金塘島。那麼接下來如何安排自己也是讓張壽期待。

毛鈺現在是大忙人,幾位夫人也是紛紛從杭州來到的舟山讓他日夜操勞。所以見到了張壽見過禮之後也不客氣:“張將軍,如何自薩爾滸以來東虜是每戰必勝。我糖糖糖中國難道真的就如此無能嗎?我大明九邊以及內地各鎮總兵、副將等死在東虜刀嚇得不計其數。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等張壽仔細思考,毛鈺接著說道:“因為我大明繼承了宋代的以文防禦武!這確實減少了藩鎮割據的禍患,卻也極大程度上削弱了軍隊的戰鬥力。一個個不懂軍事,不懂將士的書呆子埋葬了幾十萬大明精銳!

而根據我的瞭解泰西人的王**隊各級指揮官往往全部出自軍人且接受過很長時間的專門軍事知識教育。為了扭轉逢虜必敗的局麵,我準備在台灣島建一所專門培養各級軍官的學校。”

張壽瞪大眼睛看著毛鈺,他雖然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是毛鈺這麼做就等於在告訴所有人他是有野心的!雖然軍官學校設置在台灣島,但不可能朝廷永遠不知道。一旦被朝廷之道毛鈺的麻煩就不會小,但毛鈺還是要這麼做並且對自己這個外人說,這說明毛鈺已經著手準備來自朝廷的壓力。

“張將軍,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福禍避趨之!毛鈺為了強軍什麼都不怕,還望將軍能夠支援毛鈺。”毛鈺對於張壽的反應當然有心理準備,於是站起身來激昂慷慨地說出了後世某位大家的名言。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福禍避趨之……”張壽喃喃自語,他被毛鈺這句逼格非常高的話震驚到了。他作為總兵當然研究過毛鈺過往的戰績,來到舟山之後也聽說一些毛鈺對於軍士長和軍官的考覈辦法。

現在這位年輕且前途不可限量的海軍提督居然要冒風險建軍校!這位的目的不是活著至少主要不是為了對抗朝廷,而是為了幫助朝廷訓練處一支強軍,培養優秀的指揮官!毛鈺也給了張壽足夠的時間消化,隨後說道:“張將軍,毛鈺雖然僥倖贏了幾場大仗,但真正認真總結的機會不多,而且練兵的時日也遠遠不夠。所以我想請將軍去台灣擔任軍官學校的副校長,幫我管理軍官教育。”

張壽怦然心動,原來這位冒著風險救出自己的目的在這裡,這終於讓張壽放下心。而麵對毛鈺這樣的請求張壽自然冇有理由拒絕。他也想將自己這麼多年練兵、帶兵的經驗告訴這些優秀的海軍將領們。他們已經很優秀,張壽當然希望他們能夠成為常勝將軍,永保大明海疆的安全。雖然將來毛鈺也可能帶著他們做乾彆的,但那已經不是他能夠掌控的了。

對於軍官學校的選址,自然放在了桃園。除了保密外,還要服務於未來幾年重點開發台灣這個大方針。

教官當然隻能慢慢增加了,毛鈺目前有兩個很好的人選,一個是前平遼總兵固安毛文龍,一個是前福建總兵俞谘皋。當然這兩位肯不肯還是另當彆論。另外一位目前就在台灣,不過他理論過硬,卻冇有實戰,那就是朱之瑜。

教材則自然是自己親自編寫,包括各兵種的操典以及目前海軍打過的大小戰鬥的總結和分析。當然更多的係統軍事知識還需要很多人來完善。而軍官學校的校長自然是毛鈺本人。軍官學校的規模自然不會太大,前期主要采取短期培訓班的方式對現有的中低級軍官進行輪訓,將來則很有可能從其他學校和軍隊中直接選拔優秀的年輕人進入學校。學校畢業後再回到軍隊基層帶兵,這樣幾年下來也有機會成為一名優秀的軍官。

專業設置方麵自然要將陸戰步兵和騎兵以及海路站炮兵也包括進去。通過軍校培養軍官的模式扭轉大明這種讀書人指揮軍隊的可笑行為。

於是張壽在舟山短站停留之後就前往台北開始了他人生的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