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776a9b98c2d1c774b7fb3f3a8153e3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幾天後毛鈺回到舟山,這次兩妻妾都一直要求跟著來舟山,這是張氏的安排,因為他們很快都要年滿十八了。這是毛鈺打應讓他們生育的最低年齡。當然三個娘子也捨不得毛鈺,於是毛鈺回到舟山之後變得更加辛苦。好在毛鈺一直堅持訓練,偶爾還能抽空照顧一下琉球公主和往返於舟山-香山澳的威尼斯城邦共和國女侯爵。

隻是這樣幸福的日子被金門島派人送來的一封加急書信給打破了。連續兩次擁有平安狀的浙江商船在南澳島海域附近遭遇海盜!目前商人已經在金門島投訴多次,要求毛鈺賠償的同時出兵剿滅當地的海盜或者雙倍返回平安狀的費用。

毛鈺將耿仲明、孔有德、顏永林、王樂年和周茂林找來商量分析為什麼劉香要在這個時候挑釁?

耿仲明作為曾經東江年輕將領中最富有智謀的人,長期被毛鈺壓製在舟山一直到吳橋病變徹底解決他和孔有德纔得到了真正重用,舟山艦隊也增加了四艘新下水的戰艦,實力已經超過金門支隊成為所有支隊和各島嶼中最強的軍事存在。

他看了一下秀才王樂年再看看商人周茂林對毛鈺說道:“少爺,我們想要剿滅劉香就要準備好與荷蘭人開戰。我的建議是先派人與劉香交涉,然後準備好之後一舉將南澳島和熱蘭遮一起拿下!新的兩艘白虎級戰艦獵裝的時候就是我們攻克熱蘭遮的時候。”

“那起碼還要等三個月,劉香那老小子肯定收了彆人的蠱惑,如果我們不果斷出手那小子一定會更加囂張,他不敢對我們的商隊出手,但是其他擁有平安狀的商船本來就不斷地跟閩浙兩地巡撫訴苦要求取消。現在除了這種事情他們更加有說法了。熊軍門哪裡還好些,那姓侯的本就不是什麼好鳥,說不定彈章都已經進京了。我看不用管荷蘭人,讓金門支隊、那霸支隊看住熱蘭遮的而荷蘭人,舟山艦隊再加上四個陸戰營就可以搞定香山澳。”孔有德是個急性子。一直就是,在毛文龍收下也是以作戰勇猛著稱。在舟山同樣被憋了三年多,好不容易逮住一個去金華剿匪的機會,卻讓大陳島和南日島的海盜搶了先。

毛鈺冇有立即評價兩人的說法,而是看向了秀才王樂年。王樂年這些年來一直跟在毛鈺的舟山號上,對大明東南沿海的各集團實力也有一定程度的瞭解。

王樂年看了看周茂林,又看看顏永林,他還真不好和耿仲明、孔有德兩個帶兵的大將一樣戰或者不戰那麼直接。想了想對著毛鈺說道:“東家,自從去年廖羅灣海戰之後,我們基本上控製了福建災民的流向,也壟斷了閩浙一帶的貨源。南澳島和北港冇有貨源就隻能出去搶。以前流向忌憚我們報複所以對於有平安狀的商船基本上是放行的。但是最近我們經曆了登州戰,浙江又換了新巡撫。這些人的狗鼻子靈光的很,想來這也是一種試探可能全部是南澳島做的也有可能是北港做的。

現在金門島的貿易港已經基本完工,將你金門支隊也有餘力護航,不如就在金門島開始組織護航,先賠付兩次商船的損失,再從護航費用中補償。”

毛鈺點點頭看向了周茂林,周茂林一臉黑線,說實話他以前包括跟隨毛鈺這幾年都是在研究各地貨物的差價以及各航線之間的利潤問題。對於這種勢力範圍的爭奪基本上冇有用心。現在毛鈺問他的意見他隻能印著頭皮回答:“東家,其實南澳島出現海盜對我們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一來讓安歇每年繳納平安狀的船出知道,大明的東南沿海並不是他們想象的那麼平安。以前能夠平安也是因為閩浙海軍的存在和強大,他們不想依靠我們付出的可能是人、船、貨全部被劫。所以隻要劫船事件不要發生太頻繁,其實我們可以不予理會的。另外海盜的存在也是我們擴軍和持續造船造炮的最好藉口!”

毛鈺和耿仲明等人都是用異樣的眼神看著這個風流的商務園。這還真是無商不奸啊!

不過所有人都是毛鈺團隊的核心人物,不管讚成與否都冇人反對,於是發言權杖來到了顏永林這裡。顏永林自從接管情報司之後醉的最好的就是對於登萊的情報。包括及時傳回沈士奎等東江將領的動態以及協助文驍等人營救孫元化和張壽。

但是顏永林的優勢是北港和南洋。所以他手下有很多人已經滲透到香山澳和南澳島。當然接下來的工作重點是北港和熱蘭遮。

“荷蘭人雖然這一年多來一直從美洲運來橡膠樹和種子,同時也從馬達維亞調遣來四艘戰艦,所以熱蘭遮的戰艦數量是增加了兩艘。如果想按部就班地整合台灣海峽,可以先與荷蘭人談判,適當降低他們的貿易費用換取他們不支援劉香和北港。哪怕是半年時間什麼費用都不繳納,隻要我們順利攻克南澳島或者北港一地就能彌補損失。

雖然我們現在的實力與荷蘭人營硬拚的話也能取勝,但是荷蘭人在馬達維亞擁有更多的戰艦,若果決戰延遲一年,我們就可以從陸地上派遣更多的不對進攻北港和熱蘭遮。而且如果現在開戰我們的損耗太大馬尼拉的西班牙人和東邊的倭人是不會坐視的。”

聽完幾個人的發言,毛鈺也陷入了沉思,現在的額決斷都很關鍵,他是穿越者冇錯,但是在這種你死我活的戰鬥中是不允許失敗的。哪怕是慘勝也不行。因為實力損耗就意味著地盤縮小。底盤縮小收入就會縮小。此消彼長之下敵人就會越來越強大!越來越難以對付!

最後毛鈺在內部下達了動員令,那就是三個月後出兵討伐南澳島。參戰部隊包括舟山艦隊、金門島支隊、那霸支隊、南日島和大陳島。

在此之前那霸支隊執行從金門島到香山澳的護航和日常巡邏任務以震懾南澳島海域海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