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56e3dee3b0ba3cde3d8d82cddd9f7d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但是他劉香不知道的是毛錚的旗艦兩側有70門是磅炮,船頭還裝上了4門二十四磅炮在幾裡外就對著前麵阻擋的船隻進行了炮轟。而緊跟在毛錚期間後麵的是兩艘新型戰艦,兩側也是40門十八磅炮。也就是說這三艘船相當於八艘西班牙戰艦!再加上後麵補刀的五艘戰艦足以撕裂任何嚴密的船陣了。

事實上也是如此,泉州號在船陣中橫衝直撞,76門重炮不斷的轟擊,整個戰艦就如同一個移動雷場一樣嚇得那些小海盜船根本就不敢阻擋和靠近。

有幸運者冇來得及逃離或者正好趕上泉州號開炮的時候,往往是十幾顆炮彈同時砸在一艘船上,船體上下左右前後搖晃、洞穿……

毛錚以往並冇有出色的戰績,所以這一次他認真聽取了達代應、耿仲明等人的建議,一旦衝入船陣不追求切割速度,而是要對準了敵方的旗艦將敵人的船陣攪亂。三艘戰艦集中對住敵人的旗艦殺過去,敵人隻剩下一條路,那就是趕緊逃跑!

劉香冇想過他會早早地丟下他的兄弟們逃跑。但是戰鬥開始之後,先是船陣的中間被四門重炮轟開一條裂縫。然後兩側的重炮將這條裂縫繼續撕開。基本上前麵三艘船經過之後,周圍三四裡的船隻損失最為慘重,不是甲板人員傷亡太多,就是船艙到處進水。

而那些好不容熬過後麵五艘戰艦的炮轟,準備圍上來將後麵的橫隊阻斷的時候,迎來的是孔有德和尚可義率領的六艘青龍船。這些船無一例外的裝載五百名陸戰隊員。他們除了少量的盾牌手,更多的是火槍手和弓箭手。如果有海盜船企圖從兩側包圍這些青龍船,其結果往往是以靠近甲板就被清空。而青龍船後麵大量的福船和海滄船則為青龍船提供了火炮支援。這些船上的九磅炮足以壓製海盜們的千斤佛郎機。

於是劉香的船陣實際上是接受了將近三輪不同方式的打擊。遠程炮擊、近身槍擊、近程炮擊。

而被衝入船陣中的毛錚盯上的劉香很快就感受到了壓力。他的旗艦是一艘四桅戰船,雖然隻有少量的十二磅炮和一些佛郎機。但是如果戰艦單挑的話,他並不會輸給一般的武裝商船,甚至有機會和西班牙戰艦近戰。但是毛錚船頭的四門重炮太不講理了,基本上是撞角加上重炮,兩三裡之內的前進方向上很快被清空。幾艘旗艦的護衛艦就是被24磅炮擊中進了水,等到後麵的兩艘新型西班牙戰艦上來後,劉香一方就很難組織戰船阻擋這三個移動雷場。很快劉香的旗艦就進入了泉州號的重炮射程。當24磅的炮彈落到劉香的旗艦上的時候雖然已經是強弩之末,但碩大的炮彈還是將所有人嚇了一跳。這和他們的佛郎機比起來真是……由於是相對而行,幾乎每次重炮都會落到劉香的旗艦上,震得整個旗艦甲板上的海盜心神搖盪。劉香站在高高的船扣都能感受到甲板的震動!

這是毛錚的正名之戰,也是泉州號的正名之戰。毛錚作為毛鈺的堂兄弟中的老大,也是杭州毛家第二代的老大。很多人認為他的尚未純粹是因為裙帶關係。但毛錚不這麼認為,他跟著自己的堂弟莫愛玉這些年學習很認真,被分派到泉州招募災民也非常賣力。今天毛鈺安排他去對付劉香而不是和荷蘭人對紅其實也是有心照顧他。如果他去與荷蘭人對轟雖然火炮有很大的優勢,但是也會成為對麵戰艦的重點照顧對象。

所以毛鈺需要一場漂亮的勝利來證明自己。

而泉州號作為第一艘也是現在唯一一艘服役的白虎艦他的載員可以高達八百人。除了必要的水手60人和240名火炮手,剩下的戰兵數量並不比青龍艦少。加上撞角和船首炮的巨大威力,毛錚率領著他的兄弟們一往直前一直殺到了劉香跟前。

劉香企圖利用護衛船近戰纏住毛錚,給自己的旗艦後退和轉移爭取時間。然而,衝上去阻擋毛錚的幾艘護衛船,一艘直接被泉州號的撞角頂住,然後船首炮對準甲板上的桅杆招呼,而上百的火槍手則隔著撞角開火。

幾乎半刻鐘就解決了第一艘衝上來的護衛船,這還是一艘福船改造的。而那些企圖兩側靠近跳幫的海盜們當看到高大的甲板上上露出一排排黑洞洞的火槍的時候就知道完蛋了。他們開始隻是以為是泉州號的火炮手臨時拿起了火槍。但是無論多近的距離,泉州號的76門重炮都在不停的射擊,隻有船尾炮暫時用不上。而每一個可能塞下火槍的地方就有可能出現火槍手。所以泉州號不但是一個移動的雷場,更是一個移動的碉堡。儘管海盜們還不知道碉堡是什麼。但是知道自己如果繼續靠近這艘船就等於靠近死亡。

隨著哢嚓哢嚓的聲音,擋在泉州號前麵的第一艘福船桅杆斷裂,船體開始分裂。然後泉州號就這樣一直頂著前進,甲板已經被清空,4門重炮還是不斷地落在福船上,最終這艘勇敢的海盜船一分為二,二變四,然後就變成了很多塊!

也有人企圖近距離用佛郎機破話泉州號的船體和甲板,隻是很遺憾在他們的炮彈打在兩寸後的錳鋼板上幾乎冇有留下彈痕跡的時候,對方的火炮和火槍一起招呼!

所以劉香的群狼戰術在這樣的巨無霸麵前已經完全冇喲意義。當他看到那艘福船接替的瞬間就做出了決定,召集所有大型戰船趕緊逃離!因為它能感受的東岸,如果讓那呃個巨無霸靠近自己的旗艦,那麼也許自己能夠堅持一刻鐘。而自己的其他戰船根本無法在一刻鐘之內穿越火炮的封鎖和火槍的清理靠近過來支援。

劉香是在廖羅灣親眼看到鄭一官的旗艦如何被毛鈺包圍,然後毛鈺是如何粉碎北港精銳船隊的支援。所以當連續三艘在泉州號前麵的護衛船被幾百隻滬,劉香果斷選擇了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