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玉的計劃裡還有那個什麼橡膠樹,亞馬遜玉林裡遍地都是,橡膠是工業革*命的重要材料之一,輪胎、密封圈……重要性僅次於鋼鐵。

但對於其他人而言這個敗家子卻說什麼一顆一碼以上的樹苗50兩銀子,一粒種子5兩而且有多少要多少!這要是船隊去一趟亞馬遜豈不是百萬銀兩到手?

不過不管多麼驚訝也不管多麼豐厚的利潤,也不管麵臨多大的壓力涉及到他們的立身之本,裡卡多還真不敢一人獨斷。於是就讓人去請那些正在參加酒會的夥伴們。這時候毛鈺也用出了大明商人慣用的手段,小聲在裡卡多耳邊說道,每成交一艘戰船,毛鈺願意奉上一千兩給總督私人。裡卡多嘴角抽了抽冇有說話。

很快十幾名議會成員就被請到會客廳,當他們聽說毛鈺想要購買用來護航的西班牙戰船的時候一個個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裡卡多也不多做解釋而是將毛鈺的身份給諸位做了介紹,然後將毛鈺用英語寫的采購訂單。

這些貪婪的海盜一下就看出了這張訂單的巨大利潤,並且時不時抬頭看看年輕的毛鈺。

毛鈺見到眾人也議論的差不多了於是笑道:“先生們,你們不遠萬裡來到我們大明還不是為了金幣、為了白銀,為了大明豐富而廉價的奢侈品。與我合作我能承諾每年可以源源不斷地供應給你們。至於擔心少了幾艘護航戰船,我想你們也知道如果荷蘭人、西班牙人要針對你們,就算你們的十六艘戰船一起上,估計也是敗多勝少。而對於那些海盜,就算你們隻有三四艘戰船護航他們也不敢動,而以你們的能力隻要有了足夠的銀兩和物資新的更大的戰船也能造出來。或許將來你們這群流浪的商人還真有開著無敵戰艦回到裡斯本複國的那一天。”

話落,滿堂震驚!就算他們是海盜是流浪的商人,他們也希望有一個強大的祖國。如果葡萄牙還和兩百年前那麼強大,那麼這遍地黃金的南洋和大明怎麼可能被荷蘭人和西班牙人硬生生的擠進來。震驚之後是一輪亂鬨哄的討論。

就在裡卡多和十幾名葡萄牙人鬧鬨哄地討論的時候,一群人走進了會客廳,準確地說是一群女人,一樣歐洲女人,從她們的穿戴來看就知道她們是這香山澳的上流貴婦。這些女人們的到來,會客廳逐漸安靜下來。裡卡多在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夫人和剛剛成婚的小夫人。他一臉的疑惑。其他的議會成員也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女人,她們和裡卡多一樣茫然。

這時候一名最年輕的女子出聲了,她搖曳著魔鬼身材來到裡卡多身邊嬌聲說道:“親愛佩佩,我尊貴的王您一定要幫我多買一些仙女沐浴皂。我愛你!”

裡卡多的臉頰被這妖精親了一口,正在得意,這纔看到妖精手中拿著一個而精緻的木盒子,盒子裡麵放著幾個個方塊型的淺黃色東西。

“這個是……”裡卡多問自己最小的夫人。

那妖精瞥了一眼周茂林,這纔將目光轉到毛鈺身上說道:“是這位小將軍派人送給我的,我使用了一下,果然很好,你聞聞我身上是不是很香啊?正是這香皂的功勞,據說這是他們大明傳說中的仙女沐浴的時候用的。您一定要幫我多買一些,一百盒,不,一千盒!好不好?”

裡卡多求助地看向了毛鈺,這時候那些所謂的貴婦都找到了自己的男人一個個撒嬌、獻吻手段全出目的隻有一個就是讓自己的男人幫忙都買點香皂。

於是十幾雙眼睛同時看向了毛鈺,接著是所有人看向了毛鈺。毛鈺點點頭笑道:“諸位夫人,不用擔心,今後您們的香皂在下包了,免費用,要多少有多少!”

“哇哦,謝謝小將軍,上帝保佑你!我愛你!”一群女人開始尖叫,然後十幾個女人朝著毛鈺同時飛吻,看得周茂林和尚可喜等人徹底傻眼了。最後還是裡卡多是在看不下去,他估計再不出麵待會這群女人全部就跟著毛鈺商船,然後回杭州了。

得到了毛鈺的承諾,被裡卡多將很不情願的女人們趕往宴會廳之後,會客廳再次安靜下來,裡卡多古怪地看著毛鈺,憋了很久才問道:“這香皂你還有多少?”

“這次帶來兩萬盒!整個大明的香皂庫存全部在我船上了!”

“……”所有人沉默了,包括周茂林和尚可喜等人,周茂林當然知道獨家壟斷意味著設麼。而尚可喜是驚訝當初裝上船的那黃乎乎的東西居然價值十萬兩!

“我全要了,銀兩從你采購需要的物資裡麵扣除,不足的我再補你現銀。”裡卡多說道。

“可以,隻是這戰船的事情……”毛鈺看了看裡卡多又看了看十幾名紅了眼的議會成員問道。

“我以為總督的名義做主可以賣給你一艘戰船,六萬兩。”

毛鈺嘴角一撇,雙手一攤:“總督先生,諸位先生,我覺得還是去熱蘭遮或者馬尼拉看看,或許他們能給我更好的價格,也會賣給我更多的戰船。”說完毛鈺轉身就要走。

隻是他剛轉身,離他最近的一名葡萄牙商人就拉住了他笑道:“小將軍,好商量,好商量,我們坐下慢慢談。”說著瞥了一眼裡卡多,那意思你要是將這財神爺趕走了大家跟你冇完。裡卡多江頭扭到一邊不說話了。她淡然知道毛鈺是送財童子,但是關係到戰艦,如果他表現得太主動,將來萬一出問題,第一個倒黴的就是他這個總督。

“總督閣下,諸位先生,據我所知你們的戰船造價不過2600——30000兩,雖然這裡離開裡斯本超過萬裡,但我知道你們在這裡也有足夠的造船工匠和足夠的火炮,隻要有足夠的銀子和人手,幾艘戰船很快就會造出來。再說你們的敵人是西班牙與荷蘭人,我買船是去北方,他們不會知道你們的艦隊力量變化。所以我認為一艘三萬兩的價格是合理的,而且至少也要四艘才能形成戰鬥力,戰船少了我帶著這麼多現銀和價值不菲的貨物怕是連泉州都到不了就會被海盜送進魚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