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的船隊自然不是逃向東邊,而是將船隊排成了幾十年甚至一百年後常用的一字長蛇陣利用側舷跑的優勢集中轟擊敵船。不過毛鈺船上大部分裝填手還是新人,隻有那些瞄準的纔是葡萄牙教官。所以基本上要再次等火炮複位、冷卻裝填再需要三到四分鐘。但是這樣的速度也很恐怖了,超出了海盜們的承受能力!

而雙方的距離已經足夠讓毛鈺的船隊從容裝填發炮。海盜們也不傻,等到捱了打,反應過來之後就加速前進,隻是先前的相向而行變成了單向靠近,時間花費的時間就更多了一些。而海盜們南下,毛鈺東行,很快就越過了海盜船隊,然後在東麵轉舵北上,炮彈再次鋪天蓋地地朝著海盜船砸過去。幾輪之後兩隊遠遠地交錯而過。此時雙方的船隊距離已經到了六磅炮的射程,兩艘海滄船上的火炮手也終於憋不住了。

再次三輪火炮之後海盜船已經有兩艘進水嚴重,海盜們紛紛跳船逃生,而剩下的海盜船則努力轉向東想要與毛鈺的船隊近戰。毛鈺見狀,連忙讓兩艘海滄船加速跟上,船隊掉頭向西再次與海盜平行。福船則趁機脫離隊伍繼續北上。就這樣兩支船隊五對八在海上像兩條長蛇一樣開始纏繞在一起,隨著船隊的距離越來越近海盜船又付出了兩艘沉船的代價,其中包括被重點照顧的劉*青的福船,劉*青不得已乘坐小船來到一艘完好的海滄船上繼續指揮。

毛鈺的船隊此時也開始麵臨對方佛郎機的威脅,所有的重炮手全部端著火槍進入甲板。所有的葡萄牙教官則接管了所有的九磅炮,射速明顯加快,準度也大幅度提高。這一波讓另外一艘福船上的海盜吃儘苦頭,那些站在佛郎機旁邊的火炮手被重點照顧。

海盜船隊終於也明白了所謂的陣型已經無效,自己的優勢就是船快、人多,所以立即分散朝著三艘西班牙戰船衝過去,企圖兩艘夾擊一艘進行近戰。隻是迎接他們的是三百多火槍手,和將近一百的弓箭手。此時毛鈺已經讓所有非必要的空閒人員端起了火槍嚴陣以待。

劉*青很激動,他知道今天比拚火炮他肯定不是敵手,如果讓他們靠近,依靠人數優勢一定能扳回來。隻是等待他們的除了六磅炮的攻擊之外還迎來了三百多火槍手與將近一百弓箭手的如蝗蟲一般的箭矢。

十二艘海盜船中兩艘鳥船上隻有幾名水手,並冇有多大的戰鬥力。但兩艘福船上可是有一百多海盜戰力,雖然一艘福船被擊沉了但至少有一半逃離到了其他船上,其他八艘船上原本海滄船至少也是六十人的戰力,加起來總計將近七百人。在先前的炮戰中,沉船三艘,落水冇能及時上船的有六七十人,被火炮擊傷的大約也有七八十人。主要戰鬥力量還在。但是就在局麵朝著海盜一邊傾斜的時候。毛鈺的兩艘海滄船趁著海盜船不在注意他們的時候靠近了海盜船,用火炮將兩艘鳥船的甲板清理了。然後頭也不回的朝北而去。

海盜六艘海滄船從左右包圍西班牙戰船的時候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火槍手站在高大的西班牙戰船甲板上居高臨下,將那些企圖跳幫近戰的海盜射落到水裡,然後裝填的空當,弓箭手三連發、四連發……然後是火槍手上前。

砰砰砰……砰砰砰……噗噗噗……毛鈺的船隊隻有在兩隊相聚兩三百步的時候被對方船上裝備的千斤佛郎機傷到十幾個人之外,基本上戰力全在。

吃了大虧的海盜船連忙朝著兩邊散開。毛鈺見狀也命令船隊轉舵北上,拉開與海盜船的距離。隻是方向不是正北而是西北。就在那些海盜以為逃出生天的時候,三艘西班牙戰船再次轉舵為東北,所有的火炮手再次就位,十八磅火炮再次噴出火舌,很明顯這次是清一色的葡萄牙教官接管了所有的十八磅火炮,幾輪下來,在船隊右側的四艘海盜船無一例外地中彈無數。

然後戰船再次轉舵西向,那些驚慌逃竄的海盜船再次成了教官們教導學生的靶子,而且先前左側船舷的火炮裝填好之後就冇發射過,船隊剛轉向,火炮就發了出去。三對四,三十門十八磅火炮三輪下來四艘原本就狼狽不已的海盜船平均每艘船中了七八發炮彈。其中一艘最倒黴,前後兩輪打斷了兩根桅杆,砸下來橫在船上,甲板上水手都死了好幾個,船直接在海上隨波逐流了。

原本海盜們出來劫掠依靠的是自己的船速快。但這也隻是和福船比,海滄船在西班牙戰船麵前隻是小兒科,隨著水手的傷亡,船速更不是戰船的對手。再加上西班牙戰船十八磅跑和九磅火炮以及火槍、弓箭的遠近火力網完全變成了一麵倒的屠殺。

這讓毛鈺想起了當初在邳山島兩百多隱藏在福船上的遼東精兵突然殺出殺雞屠狗一樣將兩艘海滄船的海盜清理了。

現在海盜們就盼望著戰船打不中自己的船,但是這樣的祈禱是冇用的。這些葡萄牙職業軍人出身的教官在如此優勢之下怎麼可能放棄在船東麵前大仙身手的機會。很快逃往西邊的四艘海滄船全部被擊沉。

此時毛順正帶著兩艘海滄船停在三裡之外,他們負責偵查西邊南澳島的方向。毛鈺則再次命令船隊東行追擊剛纔在近戰中失去大部分水手的海滄船。

海戰打到這個時候毛鈺當然不會放棄全殲海盜的機會,一方麵是為了震懾海盜提振士氣,另一方麵也是為了避免後麵的麻煩,絕對不能讓這些混蛋跑回去報信。

於是南澳島東麵六七十裡的海麵上,三艘西班牙戰船船帆漿齊動,火炮齊鳴全力追逐三艘受傷的海滄船。而兩艘海滄船則得到命令,用弓箭和刀槍清理那些趴在碎木板上的海盜,血水染紅了海麵,也引來了成群的鯊魚。

從開始到結束,大約經曆了一個時辰,毛鈺這一方付出了二十幾人的受傷和上千發大小炮彈的代價全殲了前來堵截的南澳島海盜船隊。所有的船隻都是擊沉,如果從經濟學角度,毛鈺是血虧的。不過從練兵的角度,從他本人到所有的船隊負責人、火炮手都經曆一場殘酷的實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