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俞谘皋自然提出了他此行的最終目的,就是希望毛鈺回去之後與毛文龍商量一番,讓毛鈺率船隊加入福建水師。官職也不高,金門島守備千戶,當然毛鈺的自由程度比許心素還要大,可以參見洞頭島楊六,平日不用常駐金門島,隻管做自己的生意,隻要戰時聽招呼,平日裡護衛好泉州、廈門沿海即可。

對此毛鈺冇有答應,他的根據地隻能在杭州灣,而且自己為了這支小規模的艦隊冒了多大的風險,花費了多少銀子,朝廷無非也是看上了他這三艘西班牙戰船,張嘴就劃過去,除非他俞谘皋是皇帝,開了金口自己不造反就隻能就範。

不過毛鈺也冇有一口拒絕,隻說回去問問父親和母親其實也就是待價而沽了。隻要條件合適,又能夠相對自由他也可以考慮。

俞谘皋也隻能眼巴巴地看著他,畢竟人家毛文龍也不是好惹的。毛鈺與許心素和楊六等人也不一樣,這些人手下都是海盜,船也是普通的船隻能夠成為相對獨立的朝廷的人自然高興。他毛鈺有個當總兵的老爹,還有幾百來自遼東的精兵,關鍵是那三艘戰船,一個千戶似乎是小了點。

被俞谘皋這麼一弄,毛鈺也不敢再泉州多待,辭彆俞谘皋就立即帶人上船,隨後下達了封口令,統一口徑,戰船是租借來的,火炮也是……

與在香山澳海域擔驚受怕不同的是再次離港北上,整個船隊的心氣就好了很多,有了泉州新招募的水手船隊再次進行了調整,劉釗回到了毛鈺船上,舟山號也走在了船隊最前麵。船隊十分順利地通過了南日島海域。洞頭島則是不能錯過的,因為還有幾名兄弟留在那裡養傷。不過船隊剛進入洞頭島海域就感覺到了異常。分彆遇到了洞頭島和南日島的偵察快船。

隻是讓毛鈺意外的是洞頭島的快船居然在更南邊,當得知是毛鈺船隊歸來的時候,那名小頭領便當即將洞頭島海域發生的事情說了一下,並且言辭懇切地邀請毛鈺助戰洞頭島。

隔了一個時辰左右又遇到了南日島的偵察快船。這艘船的到來證明瞭洞頭島和南日島正在為了海域管轄等問題交戰。毛鈺很是無奈,想這種大規模的海戰也不過就是幾日功夫分出勝負,冇想到自己去香山奧再回來中間將近兩個月卻還是湊巧碰到了。

如果冇有兄弟在洞頭島,毛鈺是不想參與這樣的混戰的,楊六之前和諸彩佬同為李旦手下海盜,很難說誰代表正義。

隻是毛鈺不想參戰,南日島的船隊卻冇有放過他的打算,偵察船離開不到半個時辰,毛鈺的西邊就出現了一支十五艘船組成的船隊。雙方發現之後,毛鈺加速向北,對方也加速追了上來。

毛鈺派出一艘海滄船前去交涉,結果卻是不等雙方靠近,對方的佛郎機就密集朝著海滄船開火。那艘海滄船不得已倉皇逃離。遠處的毛鈺皺了皺眉頭,這海盜還真是不講道理,或許就僅僅是因為自己來的時候楊六派船隊護送了自己一程,就被南日島定義為敵人了。

或者南日島並不確定自己和楊六的關係,但為了以防萬一就直接先滅了自己再說。又或者純粹隻是為了自己船隊的貨物而已。

既然對方先開火了,毛鈺自然冇有必要忍讓了。三艘戰船迅速轉舵,側舷對準了南日島海盜船。照例是每艘船一炮先測是距離,然後是十門十八磅炮同時開火。三十發炮彈準確地落進了南日島船隊中,至少有七八發打在了船甲板或者船舷上。

南日島派出來專門對付毛鈺的船隊並冇有當日在南澳島碰到的船隊裝備精良,他們顯然是將毛鈺當成了有一些武裝的商隊。隊伍中十五艘有三艘福船,顯然是為了跳幫戰方便,專門針對的。剩下兩條鳥船,其他的清一色海滄船!或許他們的計劃就是用海滄船上的佛郎機火力包圍毛鈺船隊,然後三艘福船靠近跳幫近戰。

事實上,一開始劇情是按照他們設計的發展,先是毛鈺船隊倉皇北逃,見到無法甩脫追兵就派海滄船前來企圖拖延時間,被識破後滄海船也倉皇逃離。

當三艘西班牙戰船轉舵的時候這些人還冇有意識到危險,等到船舷兩側炮口打開,露出黑黝黝的炮口的時候一些有經驗的海盜連忙叫停,另外一些船上年輕一點的海盜則繼續靠近毛鈺船隊。

第一輪炮火就徹底讓南日島的海盜船隊陷入了混亂。不到三分鐘,第二輪火炮再次砸入船隊中,這一次超過三分之一的炮彈落到了船上,落入水中了的也激起了浪花,將小一些的鳥船衝得跌跌撞撞。

勇敢的海盜冇有選擇退卻,因為一來他們接到的命令是留下毛鈺船隊。二來他們認為自己的船隊近戰肯定占據絕對優勢,隻要再頂住一兩輪炮火,就可以衝過去。所以除了兩艘鳥船,幾乎所有的海滄船全力衝刺,將三艘福船遠遠地拉在後麵。並且開始沿著三艘西班牙戰船散開呈現包圍態勢。

隻是冇有等到他們衝進到千斤佛郎機的射程,三艘船上的九磅火炮也開炮了,這樣一來,一輪炮彈下來就有五六十顆。儘管仍然隻有三分之一的炮彈命中目標。卻讓那些海滄船有點難受了。最讓海盜們無法接受的就是毛鈺船隊的火炮發射速度。他們的佛郎機七八分鐘能發射一次就不錯了,有些慌亂之中十分鐘都不一定能夠裝填好。

如果要規避炮彈必定會影響速度,而不規避炮彈必定會造成嚴重的傷亡。就在南日島的海盜們猶豫不決的時候,三艘西班牙戰船卻開始加速,順利地搶占了上風口出現在海盜船隊的西側,而正北麵兩艘海滄船和一艘福船則和先前三艘西班牙戰船一樣轉舵向西。

海盜船在迎接猛烈炮火的時候逐漸出現了分歧,一些受傷嚴重的海滄船開始停留在原地甚至開始南下,一些繼續北上準備單挑兩艘海滄船,而三艘福船和大部分海滄船還是追著西班牙戰艦而去。